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了空居士修行养生网

明亭的修炼体会

2014-5-15 12:07| 发布者: 明炼| 查看: 555| |原作者: 明炼

摘要: 网名:青莲(明亭)性别:女年龄:34岁文化:本科地址:山东威海 写在前面 跟随了空师父修行如今已经是第六个年头了。结缘了空师父是在我感觉我的人生陷入无可置疑的绝境的时候。我尝试了当时条件下可能尽到的一 ...
网名:青莲(明亭)
性别:女
年龄:34岁
文化:本科
地址:山东威海

写在前面

    跟随了空师父修行如今已经是第六个年头了。结缘了空师父是在我感觉我的人生陷入无可置疑的绝境的时候。我尝试了当时条件下可能尽到的一切努力,渴望着重拾健康,出现奇迹。我曾经有段失败的人生,我也丧失过我的健康。幸运地找到师父时,我像个溺水的人想着拼命抓住最后一根稻草,狼狈至极。
   人活着,不是那么简单的。我这么说并不是因为活着是一件多么复杂的事,而是大多数人都在复杂地活着,所以,能体会到活着不要太复杂,是一件并不简单的事。也许,这也算对“三界唯心,万法唯识”的一种理解吧。生活同样是“唯心所现,唯识所变”。如果我们能简单直接地去面对生活,命运也许就不会和我们周旋了。永远不要说放弃,永远不要说自己已经很努力。其实,我们还可以再努力些,那些打不倒我们的终将使我们更坚强。要感恩地活着,永远。
   关于修行,点点滴滴,我把纷繁的思绪梳理了几天,仍旧觉得不好表达。日常的工作、学习和生活,忙碌而充实,我努力按师父讲的要求自己。我的所有可以称得上正确的言论,无一不是来自于师父和其他古圣先贤,不正确的那些又是需要不断检点、纠正的。其实,我本想用有人在诗人里尔克书信末尾所作的评注来概括我的修行:“一个伟大的人、旷百世而一遇的人说话的地方,小人物必须沉默”。是的,我本该保持沉默。这次我破例要打破沉默,同大家分享些我的体会。

忏悔无门

    带着一颗审视过去和感恩一切的心回顾这些年,我惭愧地感到曾经的我也是幸福的。幸福是靠人的主动感知,而不是有什么特定的标准。我的当初之于幸福,有些太不经意了。恰恰在那些悔恨和抱怨中,很多宝贵的东西开始从我身边流失。而今幸福满满时再看看当初曾苦苦挣扎的我,我的内心会生起深深的羞愧和惋惜,也为当初的我终于未放弃而感到欣慰。
在遇到师父之前,我曾苦苦地问自己,前世究竟造了多少恶业以致我要用尽这一生去偿还?很多像我这样曾经饱受命运打击的小人物,也许都曾天真地企盼过有一天能得到上帝的救赎。多年以后我开始明白,这世间如果真有上帝,那上帝就该是我们自己。如果说有一天我们变得走投无路,那我们其实还未完全努力,不然,总会有出路。
    从中学时代开始的亚健康,使我很多年都是在修修补补中度过人生。学业、工作、生活所遭遇的几次挫折,人生大好机遇的错失,又到生孩子后的雪上加霜,让我不知道生活到底该如何继续。祷告、诵经、忏悔、寻医找药……直到后来的万念俱灰。但必须活着。也许,生逢绝境的时候,没有什么比选择活下去更让人感到恐惧。那时候,我对未知的将来感到无力和惊恐。我还有我未完成的责任和使命。我日渐老迈的父母,我尚在襁褓的儿子,我那同样无助的丈夫,我的亲人、朋友……巨大的痛苦压在心头,我是早已没有了眼泪。哭已经不能表达那种情感,而时下任何形式的叙述相对多年以来的那些苦难而言都似乎有些浅薄。我当时是个生活不能自理的累赘。重重地,我像是掉进了深渊。病后的很长时期,我置身在另一个陌生的空间里,一切都那么坚硬、冰冷、黑暗、模糊。在极度绝望的日子里,一天,孩子的啼哭使我挣扎着过去照看,在拿东西的霎那我突然感到一切知觉又回来了。我环顾四下,打量了下那个熟悉的房间,耳畔传来楼下大院里孩子们的打闹嬉戏声,听到的、看到的、触摸到的,都是那种曾经久违了的真实感,世界在我眼前一下子又开始明亮清晰。这样的情形大约持续了两三分钟。当我被一个疑问的念头牵引时,我又重新跌落进病后的世界里。我很奇怪我究竟是怎么了,我似乎正在经历着一场奇遇。在此后求医的一段时间里,我向每一位给我看病的医生描述我的经历。很多医生对我的诊断耸人听闻,康复似乎变得遥遥无期。我的各种努力没有取得理想的治愈效果,我也没有为我这次的病情找到合理的解释。直到后来见到师父,我又把这段经历告诉师父,师父幽默地说我坐月子坐出了个禅定来。我当下豁然。也许,我是注定要修行的。

离乱弦歌忆旧游

    重拾过去,任何不恰当的描述对曾经经历过苦难的心灵都是一种亵渎。在这里我尽量客观地讲述那段往事。
    幸福的家庭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我没有必要在这里细数自己曾经的烦恼。对于经历过更大的痛苦或尚处在苦难中的人们来说,我把一些感受说出来是一种无病呻吟。虽然事实上,每个人的命运并没有可比性。我相信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部壮丽恢宏的史诗。不好说很多在当初算作痛苦的经历,而今还能不能再说是痛苦。至少,那些痛苦在产生的当初曾经啮食过我的心灵,让我痛不欲生。回头看看来时的路,我不想过多陈述那些已经乏然无味的所谓痛苦,因为,如今它们已经不能再令我生起苦闷。那是我个人成长必须经由的一段历史,也是我当初尚且不成熟的标志。那些由此带来的疤痕,而今也是我身体和心灵上美丽的点缀,不再刺眼。对于过去的困苦,我不知道该感到遗憾还是庆幸。遗憾曾经错失了人生那么多美丽的风景,或者庆幸正因为那些困苦终于历练了我的心灵。无论如何,感恩那些人和事。
    九十年代气功风行的时候,我陆续接触过几门国内传功的功法。因为是跟风行动,并没有坚持。大学时候开始打太极,这个习惯像做操一样被我坚持了几年。在又一次被逼到命运的悬崖边时,渴望出现奇迹的我又想到了气功。经历过起初求医治疗无门,我也是在找到了有功法的道医后才依稀看到问题解决的希望。但我当时的情况也只是理论上的可能恢复,现实却是疗效不能持久或者治疗仍不能触及病症的根本。气功修炼作为中国古老的一种健身方法,曾经流传下来种种神话,或医或道或佛门,都是现代人看来神秘又向往的。但是,这世间如果真有神佛,神佛会眷顾我吗?
    这个时候,我的内心生出极大的忏悔。我忏悔过去的身在福中不知福,一些曾经觉得纠结计较的问题我这时候都认为当时确实是在浪费精力。而今,当一切看穿蓦然惊醒的时候,我却已经面临着更加悲惨的境地。我只能深深叹息逝者已逝,忏悔无门。如果当初……然而已经不可能再有什么如果。
    我试着在网上搜索有关的信息。感谢上天的悲悯,让我今生遇到了师父。这是我重生的开始。
    先找到养生修行论坛,而后加了修行的qq群。当时的修行群叫做“随缘悟道”。第一次来到随缘悟道群,一位师兄得知我的情况后,热心地号召群里有时间的师兄一起为我助功。我抱着试试看的态度在电脑前闭目坐下来,感到一种热热的气流从手心转动、传入我的身体,头有些晕晕地,脚底也热乎乎地,浑身都有了发热的感觉。当我把这些情况在群里告诉师兄们时,大家都兴奋地鼓励我坚持下去。某天晚上,我忐忑地给师父拨了第一通电话。电话的彩铃音乐是《月亮河》。我听着这悠扬婉转的乐曲声,有些恍惚。师父的声音也像那段彩铃一样抑扬顿挫、婉转动听。我那慈悲、善解人意的师父,在那段阴霾的日子里让不知所措、焦虑的我感受到了世间的清凉。师父听了我的情况后告诉我,这些症状不是问题,只是经络不通,打通经络症状就没有了。我也在心里安慰自己说,也许就像做一场噩梦,醒来会好的。闭目看到眼前有温暖的亮光,但愿那光越来越广大,把我引领向没有苦恼的乐土。
     那时刚刚找到师父的我还没有完全清楚我有多么幸运,在又四处求医寻访了些日子后我才辗转成行来到广东。终于到了东莞。那时候的我,落魄、无助、精神恍惚,加之身体的各种问题,算得上烂命一条。赶了一天的路,第一次见到师父是在那天傍晚。我带着些许紧张地朝师父那边端详,师父朴实、随和,同屋里人交谈起来随意闲适,看不出有什么特别的地方。我看着和蔼的师父,觉得心中的距离感一下子消失了。伴着黄昏时候街道不远处的人声喧沸,师父开始给我带功。在这个陌生的南方镇子上,我却感到从未有过的踏实。有些疲惫。由于身体的紊乱,我又有两个多月没有合眼了。迷迷糊糊中我有种要睡去的感觉。那天下午,我懒懒地坐着,空气里似乎隐隐嗅到一些奇异的芬芳。无心插柳。我的睡眠居然开始改善。第二天练功临近中午的时候,我在闭目静坐中觉得自己突然像个充气的气球,变得无限大,同时眼前闪动着耀眼的金光,脑中也一阵嘈杂,我整个人好像发生了爆炸。而后,世界仍旧寂静,我感到大片能量从头顶压下来,并源源不断进入体内,在手脚的指(趾)端流淌,同时有阴阴的风从我的指(趾)尖吹出来(有时候也从皮肤的某个地方跑出来)。我似乎被一种力量提升着,那个曾经变形伛偻的我终于能不再吃力地直起身子。我闭着眼,看着那些温暖、明亮的光,内心变得非常安定。在一天和师父的交流中,我说起了我新近的一些变化,师父说我的情况是开顶了。之前我还不知道有开顶这种现象。确切地说,我在找到师父的时候只是凭着直觉的确信,却尚未看过师父有关修行的文字。对于跟随师父修行该如何做,会有哪些次第,那时的我尚不清楚。此后很多天,我仍旧对着那团光念佛号,想烦恼,想身体好了以后的事,或者只是为了保持精力集中而数数字。我也开始有了一个变化,就是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没有界限、无限大,心也变得非常宽广(觅心了不可得,但体察万物时又能感到心的存在),似乎可以容纳世间一切。这种状态下,很多事情都很容易想通了。
这次在师父身边待了一段日子,期间师父受邀北上浙江,我也有幸随师父到那里继续修行。生活中的师父是个善良、率性、质朴的人,不仅丝毫没有做师父的架子,反倒对身边的人,包括对弟子都会很谦恭。师父的博学和幽默总是让人感到意外和赞叹。师父有时为了向大家阐明一个道理,常常旁征博引,经史子集、古今中外、天文地理,各个方面都能找到恰当的例子。并且,为了配合论据的生动,师父还会深入浅出地用一些贴切的比喻或者生活中的例子。每到弟子们有什么困惑或者疑问的时候,师父会鼓励大家把这些问题说出来,然后非常耐心地帮大家分析。睿智的师父可以透过层层现象,一眼就看透整个事件的本质或发展趋势,为向他求教的人指出一条最明晰、有利的出路。师父有着丰富的人生经历,他本人是一位不受命运摆布、坚忍不拔地同一切厄运做斗争的勇士。饱尝人世艰辛、冷暖的师父,如今平静地坐在我们面前,用他的智慧和经验毫无保留地指点我们这些后来的人。师父是我这一生的良师,一生的益友,也是我修行的榜样。
     跟随师父修行使我的身心都得到了很大利益。在身体一天天恢复的同时,我的性格和为人处世的观念也发生着变化。因为小时候的成长经历,我是个表面坚强开朗而内心孤独脆弱的人。儿时包括青春期的某些特殊成长经历,使得我压抑、苦闷。原先的我是个完美主义者,做事精益求精,遇人委曲求全,内心充满着矛盾。随着年龄的增长,我的苦恼似乎越来越多。那时候的我很执着。很多时候,我是朋友们可依靠的肩膀,自己却不愿向谁敞开心扉。我曾经并不排斥孤独。错信了易卜生的话。他说,那个最孤独的人,就是世界上最有力量的人。至少今天看来,他说的是片面的。我不止一次想,当初我如果能克服自我,再往前走一步就好了。有多少年,我都是怀揣着内心巨大的痛苦,匍匐地活在人间。所以,孤独是不被原谅的。
     刚回到单位工作的时候,我看起来由于气血的问题仍旧模样走形比较大,并且因为接受过一些中医治疗而留下几处明显的疤痕。我克服了在当时看不小的心理压力,每天都鼓励自己要积极面对工作和生活。那段日子,会有同事来对我表示关心、问候,有时候也免不了有对我看起来样子的变化表示好奇。我对这种情况感到很不适应,不愿意自己的不幸又被提及。于我来说每次问起就像有人在不时掀开自己正在恢复的伤口。逃避并不可取。既然不能逃避,索性敞开胸怀去痛快交流吧。融入人群,善意地理解他人的念头,看淡他人对你的看法,不过分关注一己的感受。经历了这段破除我执的过程后,我又得到了一次成长,人也变得更加豁达。可喜的是,自从修行,很多事情都开始变得顺畅起来。走出了迈向新生活的第一步,后面的日子我感到越来越得心应手了。
    从此乐观积极地面对人生,我的生活也有了好的拐点。整个世界都开始对我笑脸相向,做事顺利,遇人也都沟通顺畅。无论身体还是心灵,我个人最根本的问题得到了解决。而今,我一边积极生活,一边努力继续恢复身体。尤其去年经历的一次误诊误治对身体有些损伤,使得我对时下有些医学方法又谨慎起来。偶尔还会外出治疗,在开顶后的体质下,经络变得敏感并且容易疏通,恢复效果也更理想。我永远忘不了曾经帮我走出至关重要的第一步并且始终伴随着我的恩师。如果没有师父,我不敢想象我的生活。

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在这次经历中得到真正解脱的不止是我,还有我的家人。后来我的父母也曾和我一起到东莞与师父结缘,在那里度过了一段难忘的时光。可以说不仅我的父母,还有我的丈夫、儿子,乃至我的很多亲人都受益良多。古人说“大恩不言谢”,我确实无法用语言或文字来表达出对师父的感激之情。
    现在我每天的修行就是生活。因为目前日常生活安排的时间冲突和我的家庭的实际,我很少有机会晚上去yy参加师徒的网上答疑共修。吕祖百字碑的修炼时间对我来说还是现实的,我可以在孩子睡下后再来参加,或者中午时段到房间里来。很多时候,我都是在下载师父的答疑录音。有时候也会记得给师父去个电话。感恩师父的不厌其烦、谆谆善诱,也感恩师兄将录音材料的分享。平时的交流中,我看到很多修行人往往容易被功景、气感等一些超自然现象所迷惑,而忘记了修行的初衷。师父说,修行是为了修定慧。任何时候,没有定慧的修持都是虚妄的,因为神通敌不过业力。我的感受是,定慧来源于正确积极的人生态度,恰当地处理日常事务可以体现和提高一个人的定慧。定者,如如不动;慧者,自得心开。跟随师父修行的这些年,深深感到师父苦口婆心、不厌其烦地传授给我们的是智慧清凉的方便法门。
    闲暇时候,有时候我会读佛经。有段时间,我眼前会出现一些景象。荷塘、慢慢绽放的莲花、荷塘上空绚烂七彩的光、古式的亭台楼榭、遒劲洒脱的书法碑帖、佛像、不认识的面目模糊的人……每次的看到都如亲临,也更加让我相信经书上描述的世界。我沉下心,用我最恭敬的态度默念佛号,回向给这一切,回向给法界虚空。有几次在静坐中,我似乎打坐着飘了起来,身子轻盈地挂在半空。我闭着眼用脚试探一下,感觉到自己又仍在原地。一段时间的昏沉过后,我开始了一种不知疲倦的状态。比如,我可以仍旧用少量的睡眠维持高强度的一天,头脑清醒,劳累的时候稍事休息就很容易调整过来。这样,我做事的效率比原先一下子提升不少。
    师父曾说,开悟其实很容易,但是悟后迷更容易。所以,修行这件事非常紧要,懈怠不得。通过不断地修行,我们才能始终保持智慧、超然的状态,才能更好地利益生活、利益工作、利益人生。如果说“如救头燃”地去修行是精进标准的话,我离这个标准还差得远。
    人不是孤立的。师父常说的“无缘大慈,同体大悲”就是提醒我们要有博爱之心。日常修行工作生活中,能力范围内我一直也在坚持做些善事,比如去照顾和帮助需要帮助的外地学生或者同事亲友、给周围身体有问题的朋友提供些帮助、也会给予一些需要帮助的有缘人以财力或心理方面的援助……在做这些事的过程中,我强烈感到付出带给我的快乐和充实,并因此意外收获了更多朋友。和很多善良的人们交流,并能对他们有点帮助,我感到非常荣幸。我感到悄悄做好事只求心安是一种低调、稳定的状态。一颗心沉静、自在、淡泊、精进,也许就是师父讲的当下就在极乐的境地。去年添加进师父现在的养生修行群,很赞叹群里很多同修的精进和相互扶持。我还有很长的路要去努力践行,那种稳定的心灵状态是我尚在不断追求的。现在,我对人、对事又有了深层次的感悟。现在我感觉做事情更加自信、认真、耐心、有条理,对人更加恭敬、包容、感恩、谦和。偶尔几次也曾尝试用师父教的方法为网络上的朋友远距离助功,也曾在身边的人不舒服的时候用师父教的方法给他们进行治疗。大家也都有感应,还有过比较明显的治疗收效的例子。感恩师父教会了我这些方法,我不光可以利益自己,还可以帮助别人。
    师父说他是一名中国传统文化的爱好者。跟随师父修行,可以说使我在各个方面都得到了提升。我从原先对国学的一知半解、泛泛而论,到如今真正开始了解到它的精髓和核心,这其中师父深厚的国学造诣和深邃、独特的学科视角对我起了很大作用。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从学术角度来评判,师父的国学见地都是大师级的。从师父解读经典的角度,我们往往更容易并且更正确地理解那些古圣先贤们的高尚情操和心理世界,更容易抓住他们思想的精髓。
    在没有见过别人是如何坚强地活着的时候,我曾经以为我是最坚强的。当初被淹没在痛苦中时,我曾经认为自己是最不幸的那一个。有时候,我真的想结束这一切。但是,生活是应该好好地继续。如今放眼望去,这个世界上每天都有善良无助的人在渴望阳光。很多事情岂能尽如人意?只要我们努力过后问心无愧便无怨无悔。师父常说:因上精进,果上随缘。确实,这句话做到了,做人做事就会坦坦荡荡。当人的注意力从关注结果转而关注过程,那做事情会做到全力以赴,而最终事情的结果如何也都会很容易做到坦然面对。当我们背对着太阳的时候,眼前看到的就是阴影。一切的改变都在于给生命的一次转身。虽说烦恼即菩提,但不应沉浸在烦恼里。师父曾经不止一次告诉弟子们,要用智慧去对治烦恼。师父还告诫弟子要定慧等持,这样就不会徘徊不前,执着于一念了。


    听到鲍勃·迪伦在唱:一个人要抬头多少次,才能望见天空……
    不知道这已是我第几次的抬头,但是很高兴我终于能看到那方湛蓝光明的天空。回想这些年,我由衷感到我的幸运。平常日子里,我仍然有时候会给师父打个电话,有的是为了生活中遇到的问题征求师父的意见,有的是为了能和师父拉拉家常、顺便汇报一下这阵子的情况。
     学着爱自己,也学着欣赏他人,这个世界简单而又美好。很多东西,往往等到失去了才想起去珍惜。历尽坎坷才终于明白,人生没有彩排。我们永远没有机会去改变已经发生过的什么,能把握的只有现在。师父用最朴实的话语把很多宇宙和人生的真理讲述给了大家。大家如果真的爱戴师父,就请严格按师父说的尽量要求自己,把日常遇到的各项事情处理好。我个人感觉这是最现实的礼敬师父的形式。
     跌跌撞撞一路走来,在人生的长河流到我几近遭遇冰封的那一年,我遇到了我今生的师父,从此我那条河开始日渐奔涌。(完)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