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了空居士修行养生网

了空居士讲《论语》【子张篇1】

2019-1-28 15:20|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26|

摘要: 子夏之门人问交于子张,子张曰:子夏云何?对曰:子夏曰:可者与之,其不可者拒之。子张曰:异乎吾所闻。君子尊贤而容众,嘉善而矜不能。我之大贤与,于人何所不容?于人何所不容?我之不贤与,人将拒我,如之何其拒 ...

时间:201848

地点:YY语音-80257频道-一方师特训班

主讲:了空居士蔡衍颛

主持:明双鱼

文字整理:明菂(碧莲)

 

 

子夏之门人问交于子张,子张曰:子夏云何?对曰:子夏曰:可者与之,其不可者拒之。子张曰:异乎吾所闻。君子尊贤而容众,嘉善而矜不能。我之大贤与,于人何所不容?于人何所不容?我之不贤与,人将拒我,如之何其拒人也?

了空居士:这里关键词就门人,门人差不多就徒弟,学生吧。子夏后来也自己做老师了,孔子可能去世了。子夏、子张这些都是比较著名的弟子。子夏的门人,弟子就去问交于子张,交就交往,社交活动,交朋友,他去请教于子张,说子张老师啊,我们跟别人如何相处?这社交关系要怎么定论啊?

子张曰:子夏云何?对曰:子夏曰:可者与之,其不可者拒之。子张也很有智慧,他说你的老师子夏平时是怎么教啊?就好像《六祖坛经》,那个志诚去问六祖说戒定慧,六祖问你师父平时怎么教?志诚说就按照七佛通偈那样讲的,六祖说我跟你师父讲的不一样,就说心地无非,心地无痴,心地无乱那些。所以你看,这一段落请大家也牢牢记住,以后人家问什么你也可以先问他,其实这样做就能够有的放矢,就围绕着他的答案来看出他哪方面对哪方面错,这么回答就最简单,最直接。所以请大家在这里跟子张学到一招。子夏的门人就说,我师父就说好的就跟他交往,不好的就拒绝。“可者与之,其不可者拒之。”可者,就可以交往,觉得这个人可以,你就跟他交往。不可以的,就拒绝他嘛。那从这点看,是不是子夏讲的不到位,还是他的门人领会的不到位。以前是谁,是不是孔子说的,就说那些不好的人,你想不跟他交往也要慢慢的脱离他,不要招惹来一些意外的什么东西。那句话是谁说的,是孔子还是谁说,我忘记了。

子张曰:异乎吾所闻。异乎吾所闻,就说你现在说的,说你老师这么说,就跟我听到的不一样。你看子张很谦虚,是说我听到的,他不是说我懂的,你看古人很谦虚,很恭敬,人家都知道你子张也是孔子的学生,异乎吾所闻,就是吾所闻跟这个不一样,我听到的不一样,你看子张不敢说我懂,很谦虚。

君子尊贤而容众,君子尊贤,尊敬贤人,自古的君子是尊敬那些贤能的人,对那些比自己能干的贤能的人他很尊敬;容就是包容,宽容。众,就是大众,大众也是指一般的人。君子,那些有修养的人是尊敬那些贤能的人,而包容大众,大众其实是普通的人,就说那些水平一般般的也包容包容,但是他会特别尊敬那些贤能的人,因为大众嘛,总是有一些不足的地方嘛,你不可能像要求跟圣贤一样嘛。

嘉善而矜不能,嘉,嘉就是鼓励啊,表扬啊,对那些做得好的,他会去鼓励表扬;矜,就是同情,怜悯;不能,对那些才能比较差的人,他就同情他们,甚至也就是帮助他们,理解他们。不能,就是那些能力有哪方面欠缺的。

我之大贤与,如果我是一个大贤人,也就是一个很贤明的人。与,语气助词。我不是单独指我子张,就说指当事人,假如我们自己是一个大贤人,大,那有没有小贤人啊?那大贤人就对比小贤人,那大贤人是什么?就是真正的比较完美的。小,那就肯定某方面好,某方面不足,大贤人,就是真正的贤人。假如我们啊,是真正的贤能的人啊。

于人何所不容,就是有什么人我们不能包容呢。大贤人胸怀宽广嘛,别人有什么过错,只要不是恶意的,我们一般都能包容嘛,容人小过嘛。于人何所不容,就有什么没办法包容呢,没办法宽容呢。

我之不贤与,假如我是很差劲的一个人,不贤之人。

人将拒我,如之何其拒人也,就说假如我是一个不贤之人,是一个不肖之人,人家都会不理我啦,拒绝我啦,怎么还要等到我去拒绝别人呢?这句话就是告诉大家,我们不用说去拒绝别人,假如你是一个贤能的人,你是懂得宽容,什么人你都有办法和他和睦相处。假如我们是一个很差劲的人,人家早就不喜欢我们了,还等我们去不喜欢别人,去拒绝别人吗?

这句话关键点,子张他都是从自己来着眼,我们如果很贤能,贤能的人品德好,智慧好,跟普通人在一起,普通的人总是有某一些不足的,那你能够避其短而用其长,也没问题啦。普通的人哪有那么完美,完美就不是普通人。假如我们是一个很差劲的人,别人都讨厌我们了,还需要你去讨厌别人吗?这句话确实有很深的人生哲理,有些人在这里也觉得这个人不好,到那里也觉得那个人不好,天啦,好像天下的人都不好,只有自己好,很可怜,天下就他自己一个人好,然后对这个也看着不顺眼,对那个也看着不顺眼,是不是?然后自己活得很累,这句论语对现实来说,意义太深了。

主持:师父,子夏说“可者与之,其不可者拒之。”也是一个通行的原则吧?

了空居士:是啊,那么你说不可者,又包含了什么呢?如果你说了空居士那找一个小偷跟你做朋友,你要不要?说内心话,如果有个小偷愿意跟我作朋友,甚至他的心是想来我家里偷东西,那我也很谨慎了,我一般会问他,你有什么事?大家需要聊的就聊,不需要聊的,如果我忙我就告诉他我要去忙什么事了,我们改天再聊吧。其实这个现象我们在网络上就很多,不能说小偷,也有一些人喜欢跟我闲聊嘛,有时候我有空也跟他闲聊几句,没空我也跟他客气一下,哎呀我现在正忙着,不就也没事了嘛,也不用说你以后闲聊就不用打电话给我,或者是不要留言给我。我从来没有这么说,是不是?我有时候太忙了,我就跟他们说我现在很忙,我们改天再聊吧,是不是?也不用说拒绝嘛,有时候有空了,我们聊聊也好嘛。那么你说聊聊对你也没什么好处啊,人家也只是跟你说几句闲话解解闷,那也好啊,如果因为我跟你聊几句,你也能够解闷,我也觉得也是一种乐趣嘛,你说我了空居士不觉得累吗?如果我真的累,我告诉他,我现在很累,改天再聊,那不也好嘛。

主持:师父你的意思就说不要一概而拒之,对吧?

了空居士:不是,那么你说一个不好的人,老是缠住你,怎么办?先不要说不好的人,就好像网络上有很多推销什么东西的人,他有时候隔三差五会打电话给你,然后你很客气的说我不用啊,那么他打多几次,他就不会打了,因为他也有目的的嘛,因为他知道你一定不要,可能打三次之后他也不打第四次,不可能天天围着你打,而且你告诉他我不用啊,而且他明天又打过来,他也要电话费,他也要时间,是不是?所以有些人说被人家问得很恼火,我就不会。我甚至有时候还会问他们一些,对他们这事情感兴趣的时候,我还会问他们聊几句,好像有时候你看人家打给我,我还跟他们聊几句,你说师父你怎么会跟他聊?不是,我也想打听一下他们这个行业在干什么嘛。好像他打过来,说句再小气一点,也不用我付电话费,正好我也有空,我也想关心一下这方面的信息,那他陪我聊几句,告诉我一些信息,那不我还要谢谢他嘛。

主持:师父,那您觉得子张他怎么去对待这些不逊与怨的女子与小人呢?

了空居士:那么他也是懂得人家怨的时候你就要想办法化解这个怨,如果他不逊,你就想办法跟他说明一下,人要注意一些礼节,他不逊的时候你跟他讲做人的礼节,他怨的时候你也尽可能解决他的怨,而且也告诉他一些做人的标准,如果他真的是不怨的,也逊,他是真的,那好了,你也不用跟他说。如果他是强压制住自己去假作逊,假作不怨,那你反而没有机会去指导他呢。那他暴露出来,你反而有机会去指导他嘛。是不是?其实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最怕那些情绪压在心里压了很多,有一天突然排山倒海的爆发出来,然后就彻底给崩溃了,那才是最可怕的。如果有一点就暴露出来反而好解决,将麻烦事消灭在萌芽之中。

主持:师父,你这么说给我们很大的启发,从这个角度去看怨和不逊的也不是坏事。但是你要有这个能力去处理好。

了空居士:小事搞不好,大事更难搞啊。

主持:确实,往往有时候不可收拾的就是那种憋闷在心里很久了,那些场面真的是不可收拾。

了空居士:对啊,有时候可能还会产生身心疾病,那很麻烦。

主持:师父您能不能举一个实际的例子,有没有突然爆发的人呢?

了空居士:其实社会上是很多的,尤其是夫妻的关系,有些就是闷在心里,然后到一定程度就爆发出来了,这个很危险的,甚至会引发一些身心疾病,最常见的应该都是夫妻关系,在夫妻关系里这种现象最多。

主持:就说夫妻之间要随时注意出现这种怨,要去把它处理好。夫妻之间不逊不知道是要形容哪种场景?

了空居士:其实出现不逊的妻子,往往就是老公是一个老实而能力比较平常的人,他的老婆可能是比较活泼,外向,有时候就会出现这种不逊的这种情景,如果他老公,这个男人是有一定成就的人,而且品德各方面都比较好,他老婆就会很爱戴他,就不会了。

主持:所以不是说女子就会不逊,男方也要找自己的责任,如果你没出息,那这个不逊就来了,如果你自己有成就,女子就不会不逊,我就觉得孔子这句话只说了一半。

了空居士:是啊,确实是。

主持:其实不是说女子就不逊啊,怨啊。

了空居士:不是,他是提醒这些男人,那儒家不是摆在面上的告诉你正心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嘛,是不是?假如你们能够听我孔老夫子的话都来正心修身,然后都有本事齐家治国平天下,天下都可平,何况女子与小人呢?是不是?那五种小人君子必诛杀之,那你说那老婆也给杀掉?不是,不用的,就是说你真正有成就了,很多人都会佩服你。

主持:这个师父你说到小人的问题,明端之前有这样一个提问,师父您刚才说的条文里的小人多数是指市井小人,明端提出反对,他说孔子提出的要诛杀的五种小人,比如说少正卯,就很厉害啊,他并不是市井小人啊。

了空居士:也是,那就要包括非市井的小人,市井非市井小人,明端这个补充我很赞同。

主持:就孔子说的这五种小人是一个外延更大一点?

了空居士:对,“心达而险,言伪而辩,行辟而坚,记丑而博, 顺非而泽。”这五种小人,厉害。(主持:这些小人都是高配版的,我们说的情绪化都是低配版的。)对,下三流的。

主持:其实想想也是,表现出情绪化的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是很笨的,社交能力属于很差的。

了空居士:有一篇文章叫做《黔之驴》,蹄之,就生气了就用脚去踢一下小老虎。

主持:师父,有的人天生就很敏感,有的人很粗心,真的看不出别人的情绪变化,他根本就不知道的。

了空居士:你小看了别人了,我们东莞的话,他屌都不屌你,我看你脸色,你算老几啊?

主持:我是指那些不会看脸色的人。真的是有这样的人,他不看人家的脸色的,就是很傻的,他为什么看不到呢?

了空居士:两种情况,一种是真的粗心大意,类似傻,一种就是很赖皮,他就觉得瞒天过海,他觉得你知道了,但是他也觉得宁可认为你不知道,是这样。

主持:我觉得还有第三种情况,就是这样的人他往往可能是一种极端自私的人,就是他以自我为中心,所以他不顾及别人的感受,别人的喜怒哀乐他不放在心里,他我行我素惯了。

了空居士:是,就是我刚才说的这种人嘛,他就觉得我就要这样嘛,在你说我之前,我先管我自己再说吧,就是这么自私的人。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