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了空居士修行养生网

了空居士讲《论语》【阳货篇1】

2019-1-28 15:1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9|

摘要: 子曰:性相近也,习相远也。子曰:唯上知与下愚不移。子曰:由也,女闻六言六蔽矣乎?对曰:也未。居!吾语女。好仁不好学,其蔽也愚;好知不好学,其蔽也荡;好信不好学,其蔽也贼;好直不好学,其蔽也绞;好勇不好 ...

时间:2018325

地点:YY语音-80257频道-一方师特训班

主讲:了空居士蔡衍颛

主持:明双鱼

文字整理:明菂(碧莲)

 

 

子曰:性相近也,习相远也。

了空居士:性相近,习相远,好像《三字经》里有的,性,这里的性就是本性、天性。习相远,习,习惯、习惯性。孔子就说我们都是人,本来都是人,应该有共同的性质,天性嘛,但是随着慢慢的长大了,表现出来的各种习惯性就不一样了,所以古人一直在思考人之初,性本善呢还是性本恶呢?从这个《中庸》的观点,就说天命之谓性,就是人的本性与生俱来是好的,孔子就说性相近,这句话如果让我来说,人都是人嘛,应该有共同的属性,但是事实上人慢慢长大了,确实习惯特征就不一样,就说人后天会有变化的,就在感慨这些。性相近,习相远,确实,说起来也是是很有道理,当然这个习为什么会相远呢?孟母三迁,结果孟子就成才。很可惜,柳下惠那么贤良,他的弟弟就是臭名昭著的盗

主持:这个性就说是人的本性,是吧?

了空居士:让我来说吧,孔子这句话也没有说那么绝,性,好像我们看那些儿童,尤其是两三岁之内,虽然性格特征有些不一样,但总体来说还是比较天真嘛,这点还是比较相似的,确实,小孩从刚出生,都看得出长相啊,哭的声音啊等等也会有一点不一样,古人就在研究这方面,我觉得还是佛家从三世因果更加透彻一点,一生下来就不一样的。

主持:这句话我是不认同的,因为我觉得性,岂有相近啊,性相差万别呢,因为性不同,所以习相远也。其实后天的种种不同,百分之七十、八十还是因为其性不同的缘故吧。

了空居士:这个严格来说,你说百分之七十,我是觉得是有点执著,我觉得应该与生俱来,性也有点不一样,习也有关系,应该是这先天后天两方面的因素吧。

主持:孔子说这句话,是孔子不懂得三世因果。

了空居士:严格来说孔子就没谈这三世因果,他只不谈怪力乱神嘛。(主持:佛学春秋时期还没有传到东土)就说性相近,这一句如果让我来说,说孔老夫子这个结论我就反而认为是对的,因为人嘛往往平时没有任何利害冲突的时候,一般人的心态还都是有点类似,就好像我们看小孩他们在安静的时候那个心态大方面都还是差不多的,从这方面,因为习相远,往往就是有什么厉害冲突,外界因素啊等等,所以我觉得从这样来说,孔老夫子这句话我还是很赞同的。

主持:明端说,这里的性主要指性格、品味,他举了两个词,一个叫臭气相投,一个叫近朱者赤。

了空居士:也对,这个我也是很赞同,就说你们去任何地方看,有一些坏人,他有时候也会有相对比较好的时候的一面。

主持:孤雁请教师父,人天生是善良的还是恶的?

了空居士:人天生,如果你的心很平静的时候,严格来说还是偏于善良的,如果你受到什么刺激了,有时候恼羞成怒,也会杀气腾腾,也会啊,所以让我来说吧,说到最究竟,其实就佛性非善非恶,你对境就产生善恶了,应该就是这个样子吧。

主持:非善非恶,好像也只能用这样一句话来说,人之初,非善非恶也。

了空居士:当然说人之初,性本善,我觉得也有道理,我们从很小很小的时候,那婴儿刚出世,他肚子饿,或者拉尿拉屎他就会哭,如果没有,他有时候也是躺在那里很安静的。这个男孩没事的时候躺在那里也安静,那个女孩没事躺在那里也很安静,他们安静的状态的时候也确实没什么善恶吧,严格来说还是偏于有点善吧。(主持:这是他的本能啊,也并不是说他的善吧。)那么本能也就他本性吧。

主持:其实两三岁小孩就看得出他性格不一样,就你说的天真,这个天真里也有不一样,有的天真是傻,有的天真是聪明,真的是不一样的天真。

了空居士:对,就好像我们上次讲的陈亢和伯鱼两个人的性格。

 

 

子曰:唯上知与下愚不移。

了空居士:唯上知与下愚不移,移就是移动,上知的人坐在那里也不动,下愚的也坐在那里不动?不是。不移是什么意思呢?立场坚定,是不是?没事也看不出立场啊。那什么意思啊?移,移什么?习惯。不是说他不起来走动,他会走动的,也就上知的人,就是上等智慧的人,大智慧的人他也不会随便去改变他的习惯的。下愚的人,那些特别笨的人,他也很难改变他的习惯。上知的人,你要叫他去改变习惯,也要他听着对啊,如果他觉得不对,你叫他说你要这么改,他一笑了之,他觉得你还不如他,他知道他这么做,他为什么这么做,他很清楚,按照你那么做去改,那就改错了,是不是?他就不会听你的,所以不移。下愚的人,他笨得要死,你说很笨的人不是会听话吗?笨的人会听话就不笨了,笨的人有时候是那些很固执,你说死他都不改,死不悔改,是这种人。你们千万不要看着这个人很老实,你做这个事情,他说好好好,你这么做,他说好好好,这种人其实不笨,他很听话,他知道自己听你的话是对的,那你说有些被人家骗了怎么办?要骗人一般很难的,人这种自我保护心理,再笨的人也懂得自己保护自己的,那个不懂得保护自己的人叫做傻,可能是智力有残缺的,笨的人就是那个老实啊,反应也慢,如果你说话他都愿意听,这个人就不笨了。他聪明在哪里?聪明就懂得听人家这些正确的话。真正下愚,我们说顽劣不化,你说死他都不听你的这种,就叫做不移,那上知的人,你说死他也不听你的,因为你说的他一眼就知道你说的是错的,他怎么敢听你的呢?是不是?所以说明孔子对生活观察得很细。

主持:师父,你今天这样的解读,就说听话的人不是笨的人,对吧?可能我们在习惯性思维里把这种听话的人就视为老实的人,然后老实的人又跟笨的人划上了等号。

了空居士:对,虽然说老实是笨的代名词,但是老实会圈到笨这个行列里面,是老实人又不愿意听人家的话。那么你说,老实听人家的话,那不会被人家骗了?你以后看到老实人你试着去骗一下看,老实人胆小怕事,很谨慎,你骗他不那么容易,往往最容易骗的,就是那些自以为聪明的人,你说话打动他的时候,他刹那间就跟你,而那些老实人很谨慎的。

主持:就说自以为聪明的人其实是笨的人。

了空居士:有时候是笨,聪明反被聪明误嘛。

主持:明端说比如像周利盘陀伽就是师父您说的老实听话但不笨的人,对吗?

了空居士:对呀,其实他不笨,他如果笨,怎么佛陀说什么他就做什么呢。

主持:明奏请教师父,那最容易改变习惯的人,应该是卡在中间的人吧?又不是上知也不是下愚。

了空居士:哦,上知的人也不会随便去改变,下愚的人也不会随便去改变,会改变的人确实就是中间那种人。你说哎呀师父啊,千古以来出了那么多圣贤在教化众生,中间那一段的人又那么容易改变,那不就众生都差不多度完了吗?是不是?明奏,能够改变的人他不仅仅能够从坏改到好,也能够从好改到坏的嘛,是不是?今天听这个说好,行,就这么做。明天听那个也不错,是不是?你要知道能改变的人他是不停的改变的。以前说什么概率,你拿个硬币抛下去,然后掉下来,这是正面,等下抛下去,可能又是反面,你抛几十次之后算一下,按照数学的道理,据说比例是有点接近,就所谓的概率。是不是?所以说那些容易改变的人,他从坏改到好,也容易,从好改到坏也容易啊,就改来改去,就经常在那里晃动,那你说那惨了,那怎么办啦?改也不是,不改也不是,那就提升智慧了,改到对的地方就不要反弹了。

主持:那么教育的意义在哪里呢?上知与下愚是不移的,那无法教育或者教化,那么教化的意义只是针对中间的这一层人,对吗?                                   

了空居士:有道理,那么我知道你内心有一句话,你形成不出来,我帮你形成,这样还要教育吗?是不是?我告诉你,站在教育者的立场上,天啦,我今天教好你,你明天又搞歪,这么累,那我天天这么教怎么办?也只能天天这么教,长期熏修嘛。那从求道者来说,也要告诉你,有一点如果做好了就不会了,尊师重道,老师说的有道理,你就要听嘛。那你说我明天改,从左改到右,从右改到左,其实我都是听了有点道理,那你要比较啊,从右改到左,有什么好处坏处?从左改到右,有什么好处坏处?比较啊,认真比较啊,那你就不怕不识货,只怕货比货嘛。所以说同样的老师教学生,学生的成绩不一样,严格来说,虽然说老师教学方法有时候也要考虑,但是学生的学习态度和天赋也是很重要的。

主持:明端说,上士闻道,勤而行之,中士闻道,若存若亡,下士闻道,大笑之。圣人有教无类。

了空居士:是的,确实是这样。

主持:嗡同修说,下愚的人有什么办法变成中间的人?是不是在不想听别人的时候,就想清楚利害得失,深度广度,一针见血的问清楚别人这样做的原因。

了空居士:对,嗡同修你这么说我是很赞同的,确实这样是对的。

主持:师父,我们的目标是做上知的人。

了空居士:做上知就尊师重道啦。

主持:那怎样从中间这个状态转到上知呢?

了空居士:你不懂就要问懂,老师讲了,你不会动摇,也许也理解不透。问清楚,然后你真的问清楚,觉得无懈可击了,那你要付之行动,去做了,就不要挂在那里不做,要脚踏实地。

主持:明懋请教师父,周利盘陀伽他身处的环境很简单,大体来说也不怎么会改变,所以世尊教他一句话他就一直做就好了,如果他处的环境很复杂,瞬息万变,他请教世尊的速度也比不上环境变化的速度,如果环境变了,他还坚持做之前世尊教他的方法,那不是也会造成很大的悲剧吗?

了空居士:周利盘陀伽已成过去了,不如明懋同修跟我举个例子,说师父你能不能教我一个永不变更的道理?可以,做人就要遵纪守法,到任何场合去要尊敬别人,做事要认真负责,然后你环境怎么变,这三句永远不会变的。

主持:明懋请教师父,别人不遵纪守法,而且影响到自己怎么办?

了空居士:别人不遵纪守法是他的事嘛,柳下惠品德那么好,他弟弟去做盗跖是他的事,是不是?天下人还称颂柳下惠嘛,孔子说弟弟做不对,兄长要去说他,柳下惠说兄长说了,他不听怎么办?盗跖那种不良的形象也不会影响柳下惠的形象嘛,也不会。

主持:明懋可能想请问师父的是别人影响到她,怎么办?

了空居士:那你想办法回避啊,反正就是说别人影响,我们就是寻找最佳的方案嘛,或者是阻止,或者是回避等等,你看当时当地想出最佳的方法。好像我们在路上,尤其是热闹的人行道走路,人来人往,如果你永远不躲闪,大家谁都不躲闪,天天要撞满怀嘛,是不是?肯定有的,不是你拐一下就是人家拐一下嘛,你进一步人家就退一步嘛,我们中堂就没那么热闹,我记得以前去广州,有些人行道特别热闹,真的,大家都是脚步匆匆的,如果大家不避让一下,肯定要撞了。

主持:就是要么进,要么退,就是在进进退退之间寻找最佳的一个位置。

了空居士:对的,就是犹如走路嘛,不是你让一下,就是人家也知道了,让一下嘛。有时候人家也不知道。

主持:其实就是师父你之前讲的那个理论最好了,就是以自己为圆点,摆好跟其他人的距离,就把它处理好,或近或远。

了空居士:你要抓主动权嘛,如果你等人家让你,人家有时候不让你呢,那怎么办呢?那不就麻烦了。

主持:明奏问,是不是所有事情发展到一半都是一个最关键的一环,好了就成功了,失败又下去了。

了空居士:我记得《道德经》好像一句话说“慎终如始,绝无败事。”还是什么?就是说做事情要从头做到尾都是那么认真负责,这样就不会失败,一般就不会失败,如果你做了一半,然后就放松警惕,等下不小心就出差错了,麻烦事就来了,是不是?当然也许你很侥幸没有出麻烦也有的,但有时候也确实不小心麻烦事就来了。

 

 

子曰:由也,女闻六言六蔽矣乎?对曰:也未。居!吾语女。好仁不好学,其蔽也愚;好知不好学,其蔽也荡;好信不好学,其蔽也贼;好直不好学,其蔽也绞;好勇不好学,其蔽也乱;好刚不好学,其蔽也狂。

了空居士:就孔子问,由就是子路,你有没有听过六言六蔽,子路说没有。

居!吾语女。居,就是坐下来,坐啊,我慢慢给你说吧。从这句话就看得出,内容可能比较深奥嘛。坐,我来告诉你。

好仁不好学,其蔽也愚;好仁不好学,仁,就是好心,就是一个人很好心,喜欢做一个好心的人,但是他不好学,也就是没有去好好的广学多闻,哎呀我做个好心人就好了。其蔽也愚,蔽,就是它的弊端,蔽就是遮蔽。他这么做,它带来的不良的方面就是愚。我们说好心的傻瓜,一个人只懂得好心,做好人,但是他没有广学多闻,没有这个辨别能力。只是一味的好心,这个只是偏于好心而不好学,他就会智慧被遮盖,会变成愚蠢,所以说好心的傻瓜。好像农夫和蛇,东郭先生和狼,不是好仁吗?农夫不懂得蛇放在怀里边,等下被它咬死,他不好学,假如对蛇的性质有所了解,东郭先生假如对狼的性质有点了解,他也不会做傻事,狼就很凶狠,蛇也很阴毒的嘛。

好知不好学,其蔽也荡;好知,知,知道,你说知有时候也通知识,这里让我来说,这里是不用通假的,因为好学本来就学知识的,好知,就是什么事情都喜欢去那里听听,但是他又不总结,不好好学习。其蔽也荡,荡,就是摇摇荡荡,荡的意思就是说基础也不牢固,我们这里道听途说,那里也道听途说,你要形成真正的知识体系是很难的,也就是学问嘛就没有根底。

好信不好学,其蔽也贼;好信,就说我这个人很讲信用,但是不好学,有时候你这个讲信用这种好习惯就被人家利用了,被人家骗了,其蔽也贼,它的短板就是会损失,贼就是来偷你东西的,身边就有贼,就是有人要来占你便宜,要来骗你。

好直不好学,其蔽也绞;好直不好学,直就是做事直来直往,就是说脑袋不转弯的。其蔽也绞,绞是什么?以前说处以绞刑,用绳子给绞死,还有一个绞,好像毛巾要搞干,不就旋转嘛,绞的意思就朝着一个方向拧。也就是那些很直很直的人,也就是脑袋不转弯的,他有时候就会变成落入一种框框条条。绞,你说偏激也行,他就偏到一个方向去的,不回头的。就好像子路赌冠,我也跟大家说,那个人说一尺布三个铜板,八尺布就二十四,他老是算成二十三,子路很生气,跟他赌冠,说假如是二十三,我的帽子给你,那个人说假如是二十四,我的头给你。所以他就怒气冲天,然后到孔子这里,孔子一看不对劲,这么闹下去,等下出人命,然后就说子路不对,叫他将帽子给他,其实他就是为了这个事情打个圆场算了嘛。这个传说就看得出子路很耿直,好直不好学,如果他对世俗很多事情比较了解,我当时也讲过,那个时候这个买布的不是遇到子路而遇到我了空居士,我会不会跟他赌冠?我才不会呢,一尺布三个钢板,八尺布,三八二十三,我就说三八二十几我也不懂得算,一尺一尺来好不好?你在地上帮我摆八个摊子,一个摊子摆三个钢板,摆够了,你就拍拍屁股就走,屁股不用拍都可以走,是不是?我就马上回避他,我不会算数,三八二十几不懂,也不要赌头,也不用赌冠,我穷书生,家里才这个帽,输了你我就没得带了,是不是?你头也只有一个,输给我,你等下还有另外一个头吗?没有了。不要赌了,我也是半个傻瓜,一个一个来吧,你一共八尺,摆在地上,摆八份,一份三个钢板,一二三,再一二三,再一二三,一直到八个一二三就行了嘛,然后你就走了嘛,我就绕个弯,我就不会跟他辩论二十四还是二十三,不辩论。所以我就不绞,我就好直而好学吧。就行了嘛,就不会绞了嘛,搞得那个时候子路还很生气,赌气回家去,孔老夫子那个时候也没电话也没手机,搞得很累。是不是?假如我,我就用这个办法就好,不用赌冠。他说跟我赌冠,我说不行,我家里才一个冠,不要赌。

好勇不好学,其蔽也乱;好勇,一个人只是有勇,但是没有谋,有时候会出差错的,孔子不是说那些空手能够跟老虎博斗的,能够游水过大江河的,这些我孔子没那么看好,是不是?所以说好勇,你只有勇气,只有勇武,但是你不好学,没有智慧,肯定有时候就会出乱了,会有勇无谋,变成匹夫之勇。会乱,会做错事,会带来不应该的损失。

好刚不好学,其蔽也狂。这里可能大家有点奇怪,孔老夫子会不会有点重复啊?一个是勇,一个是刚,勇敢,刚强,其实性质不一样,勇敢,我不怕你,打架,来吧,甚至他冲过去,一拳都打过去,这就是属于勇。刚,刚强,刚直不阿,不理你就是不理你。也就是勇偏于攻击性,刚偏于防御性。好刚不好学,其蔽也狂,刚,我用一个词,刚愎自用,自以为是,人家说话不听,就狂,就会有点轻狂,目空一切,人要正直,但是不要刚愎自用,是不是?所以这个六言六蔽真的太好了。

主持:师父,您看,像人之性,直、勇、刚,这些都是非常良好的品性,但是孔老夫子从另外一个角度就指出这六点的一个短板。

了空居士:其实就是不要落入教条主义,不要仁慈,什么都要仁慈,东郭先生对狼也仁慈,农夫先生对蛇也仁慈,那不就惹出麻烦了,是不是?这就是仁,假如是我,我看到那条蛇,我要小心啊,那狼,赵简子打猎,赶快让他杀了算了,因为这个狼在这里是很危险的,这就是仁。第二个是知,很多人都是道听途说嘛,以前毛主席引用一个对联,据说是解缙写的,说“墙上芦苇,头重脚轻根底浅,山间竹笋,嘴尖皮厚腹中空。”所以有些知啊,是一知半解,你没有系统的学习。第三个是信,那个尾生嘛,傻乎乎的抱着梁被水淹死,我不知道那个姑娘后来来了,看到有个死人抱在柱上,一看尾生,不知道她怎么想?(主持:会很感动吧)假如是那个姑娘站在那里看,然后我正好路过去,她说了空师父啊,我的尾生啊为了守这个约,然后淹死,你看他死了还死死抱在这条桥柱这里,师父啊,我用不用终身守寡,以报他这种爱?我说赶快嫁给别人,幸好你没有嫁给他,不然你这辈子肯定麻烦了。尾生在天肯定听了都哭了,我是说假如是我,我就赶快跑到桥上,然后前后左右都看得到,然后姑娘来,我就赶快说下面不能下去,下面水很深啊,妹妹,下去没命了,我就怕你往水里面跑,我才在桥上等你,而且站得高看得远,你老远一来,我就哎呀千万不能下去,不能下去,我在桥上啊,那样做还差不多。抱死在那里,我就挥挥手说算了,幸好你没有嫁给他,不然你以后被他气死,算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