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了空居士修行养生网

了空居士讲《论语》【季氏篇1】

2019-1-28 15:12| 发布者: admin| 查看: 289|

摘要: 孔子曰: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友便辟、友善柔、有便佞,损矣。孔子曰:益者三乐,损者三乐。乐节礼乐、乐道人之善、乐多贤友,益矣;乐骄乐、乐佚游、乐宴乐,损矣。 孔子曰,侍于君子有 ...

时间:2018311

地点:YY语音-80257频道-一方师特训班

主讲:了空居士蔡衍颛

主持:明双鱼

文字整理:明菂(碧莲)

 

 

孔子曰: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友直、友谅、友多闻,益矣;友便辟、友善柔、有便佞,损矣。

了空居士:朋友如果来划分,就可以划三大类型是有益的,三大类型是有害的。

友直,友,就是朋友,直,就是正直,就是正直的朋友。我们交到朋友是正直的,这个就是益友。

友谅,谅,就是原谅的谅,这个谅有不同的解释,如果让我来说,我就觉得是原谅,也就是宽宏大量,也就是心量广大的人,交朋友如果交到那些都是心胸很狭隘的,时间长了,自己也受不了,或者是也学着那个样子了。孔子本来就倡导忠恕嘛,友谅,就是心胸宽广的朋友。

友多闻,多闻,就是见多识广,交朋友交那些见多识广,有智慧的人。这三种就是对人生有帮助的,有益的。正直,不会去乱搞,搞歪门邪道,害人;一个就是宽宏大量,心胸宽广的人;一个是有见识的人。确实这三种就是益友,有益的。

益矣;就是有益的。

友便辟,便辟,这个便,我认真去研究过,一般人就说便辟,就是那些古古怪怪的。便辟,其实这个辟,有时候是通僻,有时候也没有,直接就是这个辟。如果我说另外一个成语给你们听,你们就豁然开朗,另辟蹊径。便辟,便,就是方便,其实说内心话,就信口开河,便辟,如果让我来直译,就是信口开河的人,也就说话不现实,随心所欲,就是便辟。(主持:我以为是怪辟、孤僻。)不是,怪僻、孤僻的朋友不一定是坏朋友,因为他孤僻,所以他就是很有自己的原则,很有自己的个性,那些是怪才。辟,另辟蹊径,便就是方便,就是随手拈来,就是社会上有些说话真的是没依据的,随口说的,我们家乡就说不踏实的人。我这么一说对吧?你问他什么,他有时候都是随口都是忽悠你的,这是便辟。

友善柔,善柔,善就是善于,擅长;柔,温柔,柔和,就是什么都是可以娓娓婉婉,我们就是说没有脊椎骨的那种人。(主持:其实这样的人也很好相处啊。)我们小时候就说那个草啊,东风刮来往西倒,西风刮来往东倒。那你跟他相处你累得要死,等下都被他害死了,这就善柔,够柔了吧。(主持:就那些没有原则的,对吧?)没有原则,没有主见。这个善,不是善良,是善于,擅长,善于很柔的,就是什么都是没主见的。(主持:其实没主见也不是坏事,大家都有主见,那也凝聚不了在一起。)那好了,你跟他说这么做,他说好啊,等下另外一个人说那样做好不好啊?他说好啊。那不就左右为难了吗?

有便佞,便佞这两个字直译是怎么解释?(主持:直译是谄媚,善变。)第一种就便辟,你问什么他都忽悠,第一种可以说就是老是说谎话。第二种就是,我们老家的话就是两头蛇,这边对你说这个话,那边对他说那个话。第三种就是主动的去欺诈别人。第一种就偏于被动,你问他,他随口乱说;最后一种就主动的去花言巧语,油嘴滑舌。一种是被动,最后一种是主动,中间这种是两头摆。确实孔子观察很细,在人群里边有一种你问他,他随口忽悠,本来没有做,跟你说做了,本来不是这样,也说那样,就是说他也不是说主动去骗你,你问他永远问不出一个结论。中间这种就是这边的问他这么说,那边的问他那么说。最后一种就是主动去骗人家。这三种,在人群里边仔细去观察,当然一个不好的人他可能这三种情况同时存在。

主持:现实中有这样一种情况,往往是一个人交往了一段时间之后,才会发现他或者便辟,或者善柔,或者便佞啊,那怎么办呢?

了空居士:那就疏远他啦,但是一定要记住《菜根谭》里边说的,你要疏远他,也不能跟其他人说这个人不好,我要疏远他,你渐渐疏远他就好,不要等下引发他很多莫须有的反击。

主持:这里说三种益友,三种损友,对吧?

了空居士:请大家记得,不是说恰恰就是三种,有时候一个益友,他身上又有正直,又有宽容,又有见多识广,也有可能的,可能三方面的优点都有,有时候可能只有一方面,两方面。损友嘛,也许一个人身上三种情况同时存在,也许是一种,也许是两种,都有的。

主持:师父,你能不能帮我们从相术上跟我们说说哪种是属于损友,我们房间里同修们也就更容易去辨别。

了空居士:损友,孔子说的这三种损友,如果从相术上来说,他主要就是体现在他的眼神,接下来就是他那种气质。这种喜欢说谎话,忽悠人,两头蛇,这些人他们往往都是属于眼神不定的人,最明显就是这一点。

主持:是不是这样的人就是那种三白眼,黑眼珠小,眼白比较多的?

了空居士:不,不,不,那种人比较狠,那种人反而是有比较深的定慧,当然我说定慧就有点说反了,那种人是城府比较深,三白眼的人其实他眼神是很犀利的。这种损友的人的眼神比较柔和,比较贼,贼眉贼眼。三白眼的那些人往往都是城府比较深,比较狠,比较毒;是不一样的,这种是属于贼眉贼眼的。

 

 

孔子曰:益者三乐,损者三乐。乐节礼乐、乐道人之善、乐多贤友,益矣;乐骄乐、乐佚游、乐宴乐,损矣。

了空居士:益,就有益,损,就是无益。三乐(le),三种爱好吧,就是乐趣,趣味。

乐节礼乐,乐,就是喜欢、爱好、乐趣。节礼乐,乐,让我来说是音乐,属于这些乐曲、歌曲啊等等。那么前边就节礼,节,是不是节约的意思?好像有一些是说节约,礼节该怎么节约啊?给人家鞠个躬90度,你就搞成45度,是不是?(主持:有翻译成节制。)节制,就是节制礼节,是不是?不要太客气,是不是?我以师旷的一个故事,就说曾经他听到一首歌曲,师旷说这不行,这是靡靡之音靡靡之音,在历史上让我来追溯,就追溯到师旷,说那个是靡靡之音,就是听了人就会堕落,会贪图享受等等。那么节乐,从孔子这边又有什么说法呢?孔子曾经跟师襄子学弹琴,就所谓的曲、数、志、为人。曲,让我来说就是刚刚学会弹琴,马马虎虎,弹得出来。术嘛,就是弹得比较到位。志,就是知道这个歌曲它所富有的那种感情。为人,就是悟到了作曲者的心态,那这个很高深。那好了,节,好像我们说现在唱那些革命的歌曲,都是正能量,这就是节;礼就是礼貌,礼节,就是那些歌曲所抒发的都是属于忠孝啊,忠义啊等等,这些叫做节礼。喜欢这些正能量音乐的,这就是有益,节,让我来说就是节操。

乐道人之善,就喜欢说别人的善,之善,就是善举,善行,就喜欢表扬别人那些对的,乐道,就是喜欢说。孔子这里说,那些喜欢说别人那些好的地方的,那些阳光的一面的,这些都是益友,就是对人生有益的。

乐多贤友,就喜欢结交那些贤良的人,喜欢这些贤友的人。

益矣;这三方面都是对人生有好处的。

乐骄乐,骄,就是骄傲,骄纵,人家说摆款。这里说乐骄乐(yue)也可以,就是喜欢那些靡靡之音那些。

乐佚游、佚,通假字,通安逸的逸,就是喜欢闲闲散散去外边游游荡荡,不务正业。

乐宴乐,损矣。宴乐,就是天天吃喝玩乐吧,这些都是坏习惯,就是都是损矣,有损人生的。

 

 

 

孔子曰,侍于君子有三愆:言未及之而言谓之躁,言及之而不言谓之隐,未见颜色而言谓之瞽。

了空居士:侍于君子有三愆”,愆,就是过失,就说跟君子在一起,有三种做法是不对的。

言未及之而言谓之躁,言未及之而言,言,就是说话;未及之,还排不到你;而言,就说我们跟君子在一起说话一定要看时机,不该你说的时候你偏偏去说,这叫做躁,就是急躁。很多场合还排不到你发言,你抢着去说,人家那个时候不是说这个事情的时候你拼命要去说,这就是言未及之而言。时机没到嘛,这个时候不是说这个事情,你偏偏要说这个事情,所以这个叫躁。就说跟君子在一起,那跟小人在一起是另外一回事。

主持:这样的人可能是出于一种想自我表现的心理。

了空居士:但是有时候表错情了,那也是不对,言之时也。

言及之而不言谓之隐,隐,就是该你说的,你反而就不说,这叫隐瞒,其实这里就是吞吞吐吐。你们仔细去观察,在一些场合,总是有人,这个事情本来你是知道的,本来大家也知道,这个时候该你说的不说,好像故意扭扭捏捏的,人家其实也很不喜欢的,这就是隐,也就是吞吞吐吐,隐瞒。

主持:有些人可能是一种性格吧,他在公众场合,该他发言的时候,他会面红耳赤说不出来。

了空居士:有些是性格,有些是故意的,装的扭扭捏捏,矫揉造作。

未见颜色而言谓之瞽。未见颜色而言谓之瞽,这里两个词,一个就见,一个就瞽,见,就看见,瞽,舜帝的爸爸叫做瞽是老头的意思,瞽就是瞎眼。未见颜色,你不懂得看别人的脸色。

第一种情况,就是不该说的时候你拼命的说;第二种该说的时候不说;第三种就是中间状态,可以说了,你也想说,但是你也要观察那个场合,那些真正聪明的人有时候说了一半就绕开,就不说了,因为觉得再说下去,气氛不好,可能局面会不好,然后就打个圆场,转个话题,这种人就是有智慧的人。这第三种其实就说,该你说了,你也有说,你也想说,但是你也要看,有时候局面是会变化的,是告诉我们这个事情,前面两种是一种是不该说的时候说,一种是该说的时候不说,最后这种是该说的时候你也要说,但是你一定要注意具体的变化情况,是这个意思。这就是三种情况。

主持:这个察言观色也不一定是看见吧,因为师父你很会说话,你也看不见别人的脸色,但是你很会察言观色。

了空居士:有时会听见别人的某一些表情神态等等,虽然我看不清楚,但会看到一个模糊的影子,甚至你在说话时,周边的人到底对这些事情是否感兴趣啊等等,你也会发现我在某个场合有时候本来想这么说,然后甚至说了一半,赶快将那话题又转到其他地方就过去了嘛,过后也不敢提了,因为觉得没意思。

主持:这种察言观色,我的体会吧,这可能也是一种天赋吧,有的人特别敏感,他就很善于察言观色,但有的人,老大不小了,他就是看不清别人的脸色,也有的。就说还是跟人性格上的敏感度有关系。

了空居士:当然,太敏感的人也是很麻烦的,我们人群里有一种很麻烦的人,就太敏感了,他根本就是判断错了,这种人很吃亏,很累的。所以真的要修定慧,所以我说圣贤没有一个不实修的,儒家正心修身,佛家定慧等等,都是在说这些。

主持:师父,你说什么样的场合就说你不用去管人家是什么样的神情脸色,就直接趟过去,做我想做的,说我想说的,有这样的场合吗?

了空居士:没有。不然你说一个给我听吧,我觉得是没有。

主持:如果在工作场面,当一条指令要下去的时候,有时候可能需要这样。

了空居士:哦,就是下什么命令,如果你保证你的命令百分之百准吗?万一有特殊情况呢?如果你下命令的时候,正好手下有个人说领导这个事情是有这个变故,你说不行,一定要这么做,那不就笑话吗?所以让我来说,如果以我了空居士的人生经验来说,我就觉得没有绝对的权威,我也不敢用这个方法。

主持:就是说任何场合我们都要审时度势,对吧?

了空居士:也许你们会记住我曾经说过一句话:我说的话哪句说错呢,但是我就不敢说我说的话一定是对的,我只能说我有哪句是错的呢,这两句话是不同性质的。我说的一定是对,你们是驳不倒的,我不敢这么说,我只能说你们觉得我哪句话说错呢,是不是?其实这个是两种模式嘛,是不是?

主持:怎么训练自己善于审时度势,察言观色,掌握全局呢?

了空居士:就是你的心要很平静,很客观,这个真正的训练还是要有甚深的定慧的功夫,当然有些人是与生俱来,你说前辈子已经修得好了,这个不敢说。

主持:那是不是说将心比心,同理心这样的品德有助于培养这个功夫?

了空居士:有的,确实有。

主持:师父,我有一个疑问,就是在人群中确实有这样一类人,他确实是懦弱无能到极点,但是他又并不谦虚,这样的人如此矛盾,是为什么呢?

了空居士:你才以为他矛盾呢,那些懦弱又不谦虚的人,其实他们是惰性,他们不愿意做,他们要做的时候就表现出懦弱,不用做的时候又自以为是,他总的根源可以说就是惰性,不要以为他们懦弱,哪会懦弱?(主持:原来根还是在惰性上。)不会懦弱的,他们是惰性,不是懦弱。

主持:明懋请教师父,为什么要做谦虚谨慎要先做宽容?这两者有什么关系?

了空居士:打个比方,你发现这个人做错事了,假如你是一个很谦虚的人,你就不会狠狠地去批评别人。你谦虚了,你必然首先就宽容别人,假如你狠狠地指责别人,那说明你这个人在这个点上也看不出你有谦虚这种品德,是不是?谦虚谦虚,谦就是谦让,虚者,虚怀若谷。

主持:我明白了,就先有一个谦虚的品格才能够去宽容别人。

了空居士:对,能宽容别人的人,很多时候也是比较谦虚的,谦就谦让,虚就虚心嘛,就是不会骄傲嘛,胸怀也宽广了。

主持:就反过来说,不容易宽容别人,不容易原谅别人的人就是内心有一份傲慢,刻薄。

了空居士:心胸狭隘,刻薄,傲慢都有。

主持:明奥请教师父,是不是说话真的非常重要?成功的商人都是极会说话。

了空居士:成功的商人,鼻祖就是子贡,在《列子》里边就说子贡的辩才似乎超过孔子,孔子最后的结论就子贡懂得辩,不懂得讷。其实我们说话也要恰到好处,有一些该说的就应该去说,不该说的就不要说,这就是辩与讷。会说话很重要,但是这个说话其实就好像…打一个比方,一个木匠在做木工,善于说话就是木匠技术高明,哪个地方需要大的材料,哪个地方需要小的材料,哪个地方需要厚,哪个地方需要薄,也要恰到好处,你桌子的腿不能搞得瘦瘦的,那个桌子的板不用搞得很厚很厚,不用吧。

主持:师父,是否意味着你要成为一个成功的商人,就是要很会说话,如果你不会说话就很难成为一个成功的商人?能够这样反过来说吗?

了空居士:不是,很会说话,这一句,让我来分析,还分好坏两种,有一些人太过卖弄口才,其实有时候也是弄巧成拙,那么真正会说话的人,就真的是该说就说,该止就止,要恰到好处。

主持:明奥请教师父,能讲讲饭局上说话的技巧吗?

了空居士:噢,我觉得以我自己的风格吧,假如我是主人,我们就要主动的热情招呼啊,客气啊,假如我是客人,或者是客人里边的一员,我们就不要太过喧宾夺主了,然后就是说尽可能都是让气氛能够融洽啦,千万不要特别去唱什么反调啊等等。我们是主人可以特别的热情招呼,假如我们是客人里边的一员,我一般就不喜欢特别的活跃,不要产生这种喧宾夺主这种现象。

主持:我想我们很多人会有这样的疑问,就说饭桌上,要不要活跃一点,还是说闷头吃?

了空居士:闷头吃也怪怪的,太过活跃,按照我的性格我就不怎么喜欢。(主持:但是总需要有一个人比较活跃,招呼一下,不然整个就会太闷了。)也不会的,让我来说,最主要还是看主人吧。就是主人他自己去打圆场了,让我来说,主人,主人,就是要主动嘛,是不是?那么你说我做主人,不会主动怎么办?你一定也要学学嘛。那么怎么学呢?客气就好了。客客气气劝人家多吃多喝,是不是?不外就是这样了。

主持:是不是这样总结一下,就说你是客人,你参加这个饭局,你的活跃程度不要超过主人。

了空居士:如果以我来说,我就是这个标准,因为你超过了主人,说内心话,这个确实自己要掌握一个分寸。如果有几个客人,你是其中一个,你不怎么活跃,那没什么问题嘛,中等就好了,记得多微笑,多赞赏,随声附和就好了。

主持:但是现实中,在饭局上往往一桌子上有个人会讲个幽默的笑话,也确实是比较受大家欢迎的。

了空居士:不一定,你也要讲的得体,不得体,你肯定是这场饭局的笑料而矣,人家就拿你开玩笑。

主持:那么还是把握刚才说的活跃程度不要超过主人?至少不会出错。

了空居士:按我个人的性格,我会遵循这一点,我会给你们笑脸啊,客气啊,赞美啊,但是我一定不会在客人里边搞得超过主人的活跃度,我不搞这东西。如果我是主人,我会特别客气,甚至带头鼓掌啊,劝酒啊,劝吃啊,我会声音说得比较大声,但是假如我是客人中的一位,我是一定要退到中间的状态。

主持:明鸢请教师父,请问在和朋友坐一起的时间如何找话题呢?

了空居士:饭桌上人那么多,就千万不要说到那些实质性的问题,都是说社会上无关要紧,无关痛痒的就好。千万重要的事情不能在酒桌上说,因为那么多人。除了酒桌,就是两个人,那另外一回事。如果是多人的,就不要说那些实质性的事情,要不然有些事情说开了,有前句就有后句,有些话也不方便很多人知道的。如果没话说,有时候拿个酒杯敬一下酒就没事了,然后吃吃吃。反正客气,因为酒桌上尤其人多了,真的说话也听不清楚的,都是这么呼三喝四。

 

 

 

孔子曰: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

了空居士:佛家有五戒,这里搞个三戒。

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色,如果你们问我,我还是认为这就是好色的色,我们自古说那些少年就是怕轻狂,所以一定要戒除这种好色轻狂这种举动,要好好学习,修心养性,否则以后只是落得一个花花公子之类的,没什么成就。

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到壮年,不仅仅是身体到了壮年,血气方刚,可能事业也略有所成,就是戒之在斗,因为你往往惹出麻烦,一失足成千古恨,一辈子就没有了。青少年的时候太过轻狂,虚度时光,也没成就,中年有所成就了,自以为是,刚愎自用,有时候小事惹成大事,遗憾终生嘛。

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在得,老了,不要贪心了?你发现多少个老人很贪心?有没有?我们每一个人都有父母,你觉得父母很贪心吗?有时候你给钱给他,他还舍不得要你的,我发现老人贪心的人好像很少。那么孔子这句话戒之在得是什么意思呢?得,得到,得到什么东西呢?功德相。我们俗话有一句,倚老卖老,是不是?还有一句,好汉不谈当年勇。老了就不要老是谈你过去怎么能干怎么辉煌,反正你现在也做不到了,不谈也罢。是不是?所以让我来说,戒之在得,以为老人要贪很多东西,很多老人都会说日落西山无久长了,生不带来,死不带去。很多老人往往是有这种感慨,你以为他们得什么呢?要贪很多钱财,很多东西吗?他们要吗?我发现很多老人,其实他到了老年,他往往都是会将很多财产很多东西分给子孙,提前分好。说他们得,就是人老了,不要谈你过去怎么辉煌,怎么能干,有时候被人家反唇相讥,说你现在还行吗,搞得自己很无奈,是不是?是这个意思,所以说不要谈那些以前的成就,以前的什么,让别人去评论吧,是这个意思。所以我用这个好汉不谈当年勇,放在旁边你就明白了。你以为老人真的要得什么东西,得什么呢?

主持:我的疑问,就觉得这个色、斗、得,好像无论是在少之时,壮,老,都应该是戒的。

了空居士:不是,侧重面不一样,你少年真的没办法谈你有什么成就的,往往年轻人很多就比较放荡嘛,你看就是我们现代人,多少青年男女,就是因为年轻的时候在恋爱婚姻方面不谨慎,有时候就一脚踩空,就变成哎…是不是?然后中年人,有些就财大气粗,小事惹成大事,是不是?老年人呢?这个得,我说一句,你就吓死了,很多老人老是在指点他的儿子,儿媳妇,女儿,女婿,老是要去指点别人,有时候人家年轻人搞得烦得要死,是不是?是不是得?开口闭口我吃盐多过你吃米。如果遇到我,我说老前辈,你这辈子吃了多少斤盐?那不被我气死了。倚老卖老,就是这个意思,不要搞这个,否则都会惹很多麻烦事。好像现在有一些爷爷奶奶,公公婆婆老是指责自己的下一辈说你不懂得教小孩,不懂得怎么怎么,老是指责,搞得有时候年轻人左右为难,是不是?这就是得,以为他有经验嘛,得到经验。孔子说的太对了。

主持:刚才师父提到少之时,戒之在色,现在有很多青年男女婚恋情况,因为冲动造成后面很多悲剧,很多后遗症,确实现实中蛮多的。

了空居士:对,那财大气粗的中年人小事引发大事也不少。

主持:这个我倒是觉得不多,因为他既然财大气粗了,其实这种人也是有一定智慧,才能财大。

了空居士:但是气粗就不好了,我们修炼不是说,呼吸最好是深长匀细嘛,你气粗不就是在喘气那个样子了嘛,那不好。

 

 

孔子曰:君子有三畏:畏天命,畏大人,畏圣人之言。小人不知天命而不畏也,狎大人,侮圣人之言。

了空居士:君子有三方面的畏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