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了空居士修行养生网

了空居士讲禅宗公案——杨歧方会(上)

2017-12-5 21:4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648|

摘要: 了空居士讲禅宗公案——杨歧方会 时间:2016年10月23日 主讲:了空居士蔡衍颛 文字整理:明菂(碧莲) 原文: 袁州杨歧方会禅师,郡之宜春冷氏子。少警敏,及冠,不事笔砚,系名征商,课最坐不职。乃宵遁入瑞州九 ...

了空居士讲禅宗公案——杨歧方会

 

时间:20161023

主讲:了空居士蔡衍颛

文字整理:明菂(碧莲)

 

原文

袁州杨歧方会禅师,郡之宜春冷氏子。少警敏,及冠,不事笔砚,系名征商,课最坐不职。乃宵遁入瑞州九峰,恍若旧游,眷不忍去,遂落发。每阅经,心融神会,能折节扣参老宿。慈明自南源徙道吾石霜,师皆佐之,总院事。依之虽久,然未有省发。每咨参,明曰:“库司事繁,且去。”他日又问。明曰:“监寺异时儿孙遍天下在,何用忙为?”一日,明适出,雨忽作。师侦之小径,既见,遂zou住曰:“这老汉今日须与我说。不说打你去。”明曰:“监寺知是般事便休。”语未卒,师大悟,即拜于泥途。问曰:“狭路相逢时如何?”明曰:“你且躲避,我要去那里去。”师归。来日,具威仪,诣方丈礼谢。明呵曰:“未在。”摘自《五灯会元》

 

 

了空居士:我们今天讲的就是杨岐方会大师悟道的过程,这个公案是明双鱼找的,这个公案是很有代表性的,也就是说我们在讲包括《六祖坛经》这个机缘品,包括赵州禅师的一些传道的故事等等,他们都有言下大悟,当然杨岐方会大师也有言下大悟的时候,但是,其实楚圆大师反而就没有给他特别的什么开示等等,只是很平常的叫他去好好工作,就这么简单,这个实在太有代表性了。那我们下边就来开始。

 

袁州杨歧方会禅师,郡之宜春冷氏子。

了空居士:郡之宜春,其实这句话是属于古文的一种习惯吧,其实就是宜春郡,方会大师是宜春郡人。冷氏子,就是他姓冷。这个姓比较少,我以前在哪部武侠小说看到有一个大侠也是姓冷,叫做冷无情,在哪个武侠小说就给忘记了,我长这么大,就是看到这两个人姓冷。冷,寒冷的冷,冷氏子,就是说他姓冷,是姓冷家的儿子。

 

少警敏

了空居士:少警敏,少,就是少年时期,少年一般是指几岁到十来岁,这个叫少年,我们说青少年时期就已经显示出他很机警,警就是机警,敏就是灵敏,就是人很聪明,很有灵性,机警灵敏,少警敏。

 

及冠,不事笔砚,

了空居士:及冠,及,考试及格的及,及冠,到了弱冠,冠,就弱冠,一般古人是指二十岁吧,也就对比前边说的少,少年,到了及冠,古人说到了二十岁就可以戴上帽子了,就表示你是进入了成年人的行列。及冠,就是到了二十岁,开始进入青年时代,成年了。不事笔砚,就是不怎么喜欢从事…笔砚是什么意思?笔,就是写字的笔,古人写字的笔,就指毛笔,砚,就是我们磨墨水——中国最著名的就是端砚,一块石头雕刻,然后用块墨在上面磨,其实端砚原来是出自我们广东肇庆,那里还有一个端州吧,以前连环画里有说到端砚的故事,我们小时候还以为在哪里,哎呀,现在才知道原来就在肇庆,挖那个石头据说就在西江那里面挖的,叫做端砚。当然很多地方都有砚,说文房四宝,笔墨纸砚——不事笔砚,也就说他不怎么喜欢从事这些文案的工作。

 

系名征商,课最坐不职。

了空居士:系名征商,也就说他去参加的工作就是为政府征税收,征商就是跟商人收税,征商,商业收税,就好像现在类似税局这种工作吧。当然以前我们小时候工商局他们也会到市场那些档口收管理费,大概就是类似从事这种工作,就是在政府这些税务部门管理部门从事征商,就是向商人征收一些税,管理费等等工作。系名,就是说他的名字就是挂在这里面,其实就是说在这种部门工作就是了。课最坐不职,课最,古人将交税叫做课税,那么课最,就是说从事这些工作做的最好的人就叫作课最,最就是最好的意思了,做的非常好。坐不职,就是工作干的不怎么好,不怎么称职,做的不怎么好。

  

乃宵遁入瑞州九峰

了空居士:这句话会不会是古代那个时候吧,就说工作做不好,有时会被处罚等等,可能会的,因为封建社会吧,有些苛捐杂税,是不是?好像柳宗元在《捕蛇者说》那篇文章说“苛政猛于虎”,那苛政猛于虎,可能收的税很高等等,这些办事人也可能很难完成得好,如果完成不好,可能官府也会给予比较严厉的处罚,可能是会这样,所以他才需要宵遁,半夜跑掉,可能要不然重打多少板之类的,会不会?所以受不了,半夜跑掉。宵遁入瑞州九峰,九峰,就九峰山,瑞州,也就是江西宜春附近吧,瑞州,宜春隔壁,跑到隔壁瑞州九峰山里面去了,怕被处罚。

 

恍若旧游,眷不忍去,遂落发。

了空居士:恍若旧游,他去到九峰山,仿佛之间觉得以前是来过这里,恍若旧游,旧地重游,旧游,让我来理解就旧地重游,哎呀,觉得那里多么熟悉的景色,啊,好像旧地重游一样。眷不忍去,眷,就是眷恋,依依不舍,舍不得离开。遂落发,古代落发,叫做削发出家,就将头发剃光,落发,就是剃光头发去出家的意思。我们现代有些年青人,有时候是流行呢还是什么这个就不叫落发了。因为他没有出家,古代的落发是代表出家的意思,也就相当于剃度了。遂落发,遂,就是转折的意思,觉得那里很好,不愿意离开,就干脆在九峰山这里找个地方出家吧,是这个意思。

 

每阅经,心融神会。

了空居士:每次读佛经,阅经,就阅读佛经,心融神会,好像一看就懂一样,心神融会,心融神会也就是心领神会,一读好像就明白,一读就明白。

 

能折节扣参老宿。

了空居士:也就是说方会大师他出家之后很好学,而且善根深厚,佛经一读就明白了,甚至读一遍就明白了,这很厉害。然后能折节扣参老宿,折节,折,就是我们说的不为五斗米折腰那个陶渊明,折,就是弯腰,折节,这个节,在这里让我来说是可以理解为礼节,折节,或者是直观说这个节,也是我们身体关节的意思,也就是说他能够很恭敬,弯下腰还是什么,其实就是古人的一种表达,折节,其实就是说他能够很虔诚很礼貌的扣参,扣,就是叩头,参,就是参礼,折节扣参,这四个字连起来,就是说他能够很谦虚很恭敬地去请教谁呀?老宿。老,就是老前辈,宿,也是老前辈,在某方面有成就的人,叫老宿,也就说他能够虚心地向前辈学习。

 

慈明自南源徙道吾石霜

了空居士:慈明,慈明是谁呀?慈明,就是大名鼎鼎的楚圆大师,杨岐方会大师严格来说他主要是得法于楚圆大师,慈明,是他圆寂之后,朝廷给他的谥号,后世往往就称他为慈明大师。我们顺便讲一下六祖惠能大师有没有谥号?也有的,好像叫做大鉴,不过人家很少叫,可能惠能大师,这惠能两个字家喻户晓了,所以叫惠能大师,再加上在《坛经》里,因为是门人法海记录,都是按照当年六祖当年自己说的话 “惠能无技俩,能断百思想”等等,都是这么记录下来的,所以在《坛经》里面,惠能这两个字出现的机会多了,所以大家反而就很熟悉惠能大师这个名字,所以是有一种客观因素。慈明自南源徙道吾石霜,这里就是说慈明大师,也就是楚圆大师,他自就从南源,南源就南源山,南源好像也是在江西,南源山,应该是在那里的广利禅院——因为楚圆大师一生据说住持过五个寺院,可能是种种原因,调他去那里还是人家邀请他去那里——他就从南源广利寺(广利禅寺)要搬到道吾寺,后来又搬到石霜寺,他经历这三个寺,楚圆大师都是被邀请到那里去做方丈吧,应该是方丈,方会大师都是一直跟着楚圆大师。

 

师皆佐之

了空居士:师皆佐之,这里的师是指方会大师,因为这些都是他的弟子记录,所以称方会大师为师,师皆佐之,就是楚圆大师去哪里做方丈,方会大师都跟着去,佐,就是去做他的助手,就是辅佐楚圆大师,师皆佐之。

 

总院事。

了空居士:总院事,简单三个字,其实分两部分,一个总字,一个是院事,院,就是寺院的院,事,就事情的事,院事,就是寺院的这种管理工作,在有些地方也叫做监院,监院其实很复杂,从保安工作到财物的管理等等很多事情的,包括生活起居的各方面,粮食、蜡烛等等,所有的财物,都是属于院事这方面的事情,其实就是整个寺庙的这些管理工作。总院事,这个总字,我也推敲了很久,这个总字我们也许说方会大师总是在管理寺院的工作,可以说总是,在南源寺也管理寺庙,在道吾寺也管院事,在石霜寺同样是管院事,这个总字是总是,这个也很通。另外,我又想一下,我也去查,那当时管这个院事的人,有没有其他多几个人分配分流这工作?没有,我查了没有,就是他一个人,所以这个总在这里又多了一层意思,就是全部的院事都是他一个人在管。就是说可以看得出他很能干,也任劳任怨,所以这个总院事,就是一直他都是总管寺院全部的事务。哎呀,这个工作量很大。

 

依之虽久,然未有省发。

了空居士:依之虽久,依之,依谁呀?就是依楚圆大师,也就是慈明大师,依之,就是一直追随着楚圆大师虽然很久了,连续跟着他搬过三个地方,依之虽久,然未有省发,然,然而,未有省发,就是没有什么感悟,没有什么言下大悟,跟着师父那么久,我本来就是来跟你修行,希望能够大彻大悟,哎呀,我任劳任怨,是不是?都是在做这些又复杂又累的事情,跟着师父那么久,很可惜,但是我出来不是来找活干的,我是要来求道的,我这么任劳任怨,但很可惜,我从来没有开悟,然未有省发,省,就省悟,发,就发明心地嘛——我们在禅宗,他们说明心见性,就发明心地——很可惜,我这么任劳任怨,追随着楚圆大师,哎呀累死累活跟了那么久,我从来没有觉得自己有开悟,这句话是太有意思了,太有代表性了。

 

每咨参

了空居士:每咨参,咨,就咨询,参,就是去那里参拜,参礼,他也有很多次去拜见楚圆大师,想去请教,我们禅宗上如何是某甲本来面目等等,他可能也有去问楚圆大师。

 

明曰:“库司事繁,且去。”

了空居士:明曰,那是不是还有暗曰?不是,这里的明,就是慈明大师的明,慈明大师,库司事繁,就是仓库等等很多事情很忙,且去,先去干活,他可能说师父我什么时候才开悟?什么时候能开悟?什么是本来面目?慈明大师就挥挥手,说哎呀那边工作很多,你先去干活吧。且去,先去吧,不要问这些。

 

他日又问。明曰:“监寺异时儿孙遍天下在,何用忙为?”

了空居士:他日又问,每咨参,不是说他单独去,有时有早晚课什么汾阳晚参(注:此为另一则公案),就是以前有一些集体的功课,他就常常请教师父,师父就说先不要问,你先去干活吧,甚至可能别人还在那里参,就叫他先去干活了。他日又问,他日,有一天,可能他特别的做好准备,可能要找个机会特别地去问一下,不要每次都被师父说先去干活,被他忽悠了。他日又问,可能有一天,他又特别地去问师父,问楚圆大师。明曰,明,这里是慈明大师,“监寺异时儿孙遍天下在,何用忙为?”监寺,就是他是监院,监寺异时,他日对异时,异时,就是其它时候,就是他日,有一天,总有一天吧,异时,就是以后吧,某一个时间吧,是这个意思。异时,在这里换成他日也是对的,只是说就变成重复了,从文采方面就没那么好。以后吧,总有一天,你会儿孙遍天下在,就说你的儿孙在天下有很多很多,那么同修会说,方会大师不是出家了?儿孙遍天下在,是不是娶了老婆生了很多个儿女?不是,出家人的儿孙是指徒子徒孙。何用忙为?你不要这么急急忙忙的老是问这问那,为,这里是属于语气助词,当然,你们不认为是语气助词也说的通,哎呀,就不用这么急急忙忙的来问,没事的,你以后一定会有成就的,你很厉害的,你以后徒子徒孙都是满天下的,桃李满天下,不用这么紧张来问我,你先去吧,干活吧。也就是没有给他回答,只是告诉他一个安心。没事的,以后徒子徒孙很多的,先回去吧。

 

一日,明适出。

了空居士:一日,有一天,明,就慈明大师,适出,就是正好,适,差不多就正好,碰巧,适出,就外出,要出去外面。

 

雨忽作

了空居士:雨忽作,就是忽然下雨了。

 

师侦之小径

了空居士:方会大师求道心切,他就是觉得师父在这里也不问,那里也不问,是不是师父在忽悠我,还是什么?我要找一个偏僻的地方,找一个机会,好好地去追问一下,师侦之小径,小径,就小路,侦,就侦查的侦,侦之小径,就是说他抄了小路,侦就是观察,侦查,找到一条小路,抄一条小路赶上去,小径,就小路。径,径是比路还要小了,小路,就很小很小的路。

 

既见

了空居士:既见,既,就既然的意思,就是差不多既见,就是即见的意思,正好他从小路赶上去就被他遇到了。

 

zou住曰:“这老汉今日须与我说。不说打你去。”

了空居士:差不多就是说拉住这个楚圆大师的手还是拉住他的衣袖等等,拉住他,抓住他,当然用抓还是有点过分一点,拉住他,说这老汉,当然这句话看起来就有点不礼貌了,说你这个老人——当然老汉,严格来说也没有太没礼貌——就是你这个老人,你今天必须告诉我,须,须就必须,就说你这老人你今天必须告诉我怎样才能开悟,如果不告诉我,我就打你。他就觉得这师父怎么老是忽悠我,我也不是做的不好,我真的是问心无愧的,我也是一片诚心地跟着你,从南源跟到道吾,从道吾跟到石霜,我都是任劳任怨,然后师父我每次恭恭敬敬地请教你,你都是叫我去干活,我真的是有点(被)忽悠了,今日我堵在这里——他也怕其他师兄弟看到不好,所以今日堵在半路上,别人看不见,又下雨,所以别人看不见了,所以恐吓一下师父——你今天如果不告诉我,我就打你。就说我也不干了,我累死累活跟这么久,师父你太没良心了,也不教我,我哪里做不好你告诉我,但是我一片诚心来求道你,你都不愿意教我,老是忽悠我,你叫我去干活,我都去干,我都听你的,你为什么不教我,这也是人之常情。

 

明曰:“监寺知是般事便休。”

了空居士:你看这个表达,明曰,看的出楚圆大师是不慌不忙,他也不会吓到哎呀赶快逃,他很平静。“监寺知是般事便休。”这句话就说监寺呀,你以为开悟有什么奥妙,开悟不过就是认真做人,认真做工作,脚踏实地,这就是开悟的人,其实只有开悟的人才会事事认真去做,事事脚踏实地,不开悟的人总是会打妄想,开悟的人就是这样,我叫你去做,你这样做了,你这个状态就是开悟的状态,你以为开悟还有另外一个开悟啊,你说这个楚圆大师会不会说妄语呀?那么,鱼鱼,你会不会说师父你是会钻牛角尖的,我们也觉得开悟就这么容易,认真做事然后就会开悟吗?其实不是认真做事就开悟,是开悟的人就是会这么认真做事。那么你说以何为证?六祖为证,六祖说了什么话?

心平何劳持戒

行直何用修禅

你们觉得太抽象了,六祖又继续说

恩则孝养父母

义则上下相怜

让则尊卑和睦

忍则众恶无喧

看起来就这么简单,就真的这么简单吗?你们不相信,请佛祖来,净心行善分(出自《金刚经》),我说了大家都会背诵的,大家虽然会背诵,可能没有留意,

是法平等,无有高下,是名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是什么?无上正等正觉!无上正等正觉是什么?就是大彻大悟。那(如果)搞不清楚,后面还有,世尊强调,

以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修一切善法,即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库司事繁,且去。你愿意去吗?事繁,你有没有做好?都做好了,那不是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修一切善法嘛。“监寺知是般事便休。”就没错啊,说监院啊,你平时那种为人处世就是开悟的状态,你以为还有一个开悟吗?我请六祖和世尊印证一下,你们也相信楚圆大师没有说错吧。

 

语未卒,师大悟,即拜于泥途。

了空居士:语未卒是什么意思?话音还没有落下,我们一般人说话音刚落。未卒,就说他说话话音还没有说完,方会大师真的是言下大悟了,你说天啦,那你本来就没有言下大悟,今天搞个言下大悟,其实他才知道我平时那么做已经是开悟了,开悟的人才那么做,那么做的人就是开悟。拜于泥途什么意思?那个时候在下雨,古代那些山路就没有人铺砖头的,因为古代也没有水泥的,都是泥土路,泥土路一下雨就变成泥泞路,哎呀,那叫做乱泥,他拜于泥途,都是乱泥,他就跪下去磕头,哎呀你看多真诚呀。

 

问曰:“狭路相逢时如何?”

了空居士:从这句话就看得出方会大师真的是明白了,你说你平时做事那不就是开悟嘛,开悟的人就是那样做事的,那么方会大师突然就找出一个疑惑,他就说我平时做事各方面我带好头很顺利的,狭路相逢时如何?如果遇到有一些人来踢馆的,来跟我对着干的,狭路相逢,我们说冤家路窄,狭路就是那条路很窄,遇到一些故意来找茬的,来跟我对着干的,来惹麻烦的,有敌对面的,那怎么办?

 

明曰:“你且躲避,我要去那里去。”

了空居士:这个楚圆大师真的是又幽默又很有智慧,他说你先让开一点,躲避躲开一点,我要到那边去。那这句话,我们一般会说师父呀,你怎么答非所问呀,我问你如果碰到对头的时候怎么办?哎呀,你走开吧,好像说他没有回答他,我们一般人就说哎呀说一句脏一点的话就是妈的问你都不回答叫我走开,说我要去那里,我知道你要去那里,但是我是要问你问题呀,你走开点,我要去那里,天啦,这是什么公案啊。其实吧,叫你走开,我要去那里去,也就说我们现在两个人在这条小路上,你如果跪在我面前或者站在我面前,我就走不过去,那好了,你方会站在我楚圆面前,你在干什么呢?你是在问我问题,我们两个人在狭路上相逢堵住了怎么办?楚圆就说你让开点,我要去那里,这是什么意思?我说出一个名词,大家就会言下大悟——整体观。我们现在两个人站在这条小道上,不是你让我,就是我让你,那好了,我们要很客观地看谁重要啊,我要去那里办事,你说我要问问题呀,其实我只要告诉你我要真的去办事,你先让开,让我过,我这个答案你看起来怪怪的,好像在说我自己的事情,其实不是,是告诉你如果你做事遇到有对立面的时候,你必须从整体观出发,抓主要矛盾,看哪方是重要的,你就必须按照那方面去处理,那你说有没有印证呀?有啊,我们还是以六祖来印证,当时那个慧明要来抢衣钵,六祖说衣钵你要可以来抢啊,那就给你了,我就放在路边,如果六祖是一个没有彻底开悟的人就会苦苦地守住他这个衣钵,而不会将衣钵放在路边,躲起来,衣钵就是表示信,使人家相信的一个东西,它不是重要的,你看遇安禅师不是对他的弟子说了一首偈:“不是岭头携得事,岂从鸡足付将来。自古圣贤皆若此,非吾今日与君裁。”你们不要以为提在手上的衣钵就是传法,不是,那只不过一个信物而已,最主要的是我心中已悟到了圆满的境界才是最重要的,所以他说人与人之间如果正好有对立面的时候,你必须抓主要矛盾,如果你重要,你还是要大义凛然地去做,如果人家重要,你必须让别人,就好像我要去办事,你先让开我吧。那如果你们反过来说那我是要问问题呀,其实你只要一让,你就明白,你问这个问题的答案就是你让开,让我先走,狭路相逢就是抓主要矛盾,看整体 。我这么讲,鱼鱼,你能不能听清楚?(主持人:我能听清楚)狭路相逢,无论是在家庭还是在工作单位乃至社会常常有遇到这种狭路相逢,好像我昨天晚上讲到我们在鲘门停车的时候,有个人从我后边冲过去,我们两个人重重的撞了一下,我就赶紧说哎呀不好意思,而且我还觉得我踩了他的脚,我就赶快说不好意思,其实是他不对,我知道的,但是这个时候不是在讨论对不对,最主要是大家不要恶性冲突嘛,因为打起架,我们两个人肯定打得过他一个人,当然他等下召来一帮人,连车都砸坏了也说不定,那能够没有恶性冲突就最好了,所以我赶快给他赔礼,哎呀对不起,不好意思,那个人也随声附和呃呃,就加快步伐走了。所以这个时候狭路相逢,我们并不是想打架嘛,最主要是既然撞了,彼此也没有出什么事,就不要继续恶化下去就好了,所以我就赶快给他说哎呀不好意思,也就说我抓主要矛盾,就是最主要我们两个人不要吵架更不要打架,虽然说我们当时两兄弟一定能打过他一个人的,但是不必要啦,将人打伤了,一个小事情等下弄成大事情,甚至他等下去找一帮人继续打,那不就累了,所以我就狭路相逢怎么办,就是抓主要矛盾,最主要是看哪个方向最好,我就客气一下,没事,大家都好,他也走了,脚步挺快的。所以楚圆大师这句话有很深的寓意,甚至也可以说有很深的哲理,你先让开吧,我要去那里去,我要到那里去,因为我有事情,你先让我,这个意思就说很多时候就是小事不忍到大事,就是不愿意去看别人的重要,就好像唾面自干,也就是体现出楚圆大师的智慧,你先让一让,我要到那里去,就是这个道理。你吐我一口痰,不过就出一口气,我不跟你对抗,大家擦肩而过也就算了,你的气也消了,我也没有太大的损失,这不就好了吗?这就是整体观。所以你不要看楚圆大师的一些轻描淡写的话,当然,哎呀,楚圆大师很有智慧,方会大师也很有悟性啊。如果有同修说如果我们去求道,遇到楚圆大师这么说,我们听不懂,怎么办啊?听不懂,师父有智慧,他会从另一个侧面跟你讲,所以关键是你是否有求道的真诚心,不要担忧以后会不会碰到楚圆大师这样的师父,说哎呀请让开,我要到那里去,然后你在后边说妈的,这么不当我做人。那不成为冤家。(主持:我理解是他这样说是因为知道方会能听明白。如果不是方会,而是我明双鱼,楚圆就不会这样说了。)对,他知道。我刚才这么说,我也不是楚圆,我小小的了空居士这么说你都听懂了,那不错了。

 

师归

了空居士:师归,这里的师归,是指方会大师回去的意思,因为这些是他后来的弟子记录的。

 

来日,具威仪。

了空居士:来日,应该是说第二天,因为楚圆大师出去办事了,所以他第二天回来。具威仪是什么意思?就是衣冠端正,出家人所谓的三衣,有些衣服是平时休息睡觉的时候穿的,就相当于我们的睡衣,有些是在某一些场合穿的,譬如说袈裟就是最庄严的,就是在比较大众比较重要的场合穿的,具威仪,他就是穿上端正的衣冠吧,具威仪就是表示礼节,很恭敬,衣冠端正。

 

诣方丈礼谢。

了空居士:诣,就是去。去方丈礼谢,礼就是去那里磕头,行礼,谢,这里的谢也是有多层意思,一方面可以说是谢罪,说师父呀,弟子鲁莽了,另外一方面也是感谢你给我开示,我明白了。让我来说去那里磕头行礼,就是有这两重意思,因为他刚开始抓住说你这老汉,今日须说,要不然我打你,这句是没礼貌。

 

明呵曰:“未在。

了空居士:明,就是楚圆大师,也就是慈明大师,呵就大呵一声。他去那里磕头,师父呀非常感谢你,请你原谅我,非常感谢你,我现在明白了,按照一般人可能就会扶起他,哎,没事没事,懂了就好,懂了就好,是不是?一般人是这样,扶他起来,哎好了,你懂了我就放心了,但是慈明大师很奇怪,呵一声,哎,又说“未在”,这未在是什么意思?他在给楚圆大师磕头行礼,楚圆大师意思说我不在,行礼,未在,我不在,他也没有个我字,“未在”,如果有个我字,又不一样了,开悟的人一言一行,当然悟后迷不要说,我这里应该说彻悟的人,他一言一行都是圆满的,他呵一声,“未在”,意思你在给谁磕头,这里楚圆没有在这里,那你们说楚圆大师怎么这么怪,是精神有问题还是喜欢开玩笑?请大家记得,大彻大悟的人精神都非常正常的,大彻大悟的人也不会说妄语去开玩笑,他就是开玩笑也不是我们普通的开玩笑,是智慧体现的流露。“未在”,他去那里礼谢,师父呀,感谢你,师父对不起呀,我现在懂了,非常感谢你,“未在”,没有说我字,如果说我字,还有个我执,简单地说“未在”,没有在,是什么意思?就是第一,用“未在”他是告诉方会,我不会恨你的,虽然你昨天拉住我说我不说你会打我的,但是我不会去记恨这件事情的,因为我楚圆已经是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了,我也知道你不会打我的,我不会执著这东西,你给我磕头,我告诉你我是没有我相人相的,你磕可以磕的,但是我不会执著这些的,所以说“未在”。这句话,含义很深。那可能鱼鱼你有没有钻一下牛角尖,我了空居士在很多场合也有一些很真诚的同修一定要给我磕头,我往往都坐在那里闭着眼睛,甚至双手合掌,人家磕我也很真诚地接受人家磕头,那这个对比楚圆大师,那我这个境界就太差了。(主持:可能是师父你和楚圆摆的位置不一样)我有什么位置可摆的,你以为我有位置,其实吧,我多次告诉大家,大家给我磕头,不是在礼拜我这个了空居士,是在礼拜我脑海里边的圣贤,因为我嘴巴说出的道理都是圣贤所讲的道理,大家礼拜的恭敬的佩服的是圣贤的真理,而不是我了空居士这个肉身的,何以故?我没有讲国学之前,没有人给我礼拜,就是我出来讲国学了,才有一些同修会给我礼拜,那过去的我和现在的我都同样是这个人,只是说过去年轻一点,现在年纪大一点,但是还是我这个人,为什么过去不礼拜,现在有同修礼拜,其实是礼拜我脑海里边的圣贤之理,而不是礼拜我这个人。是这样,所以我真诚地去成就同修的真诚心,就是这个尊师重道的真诚心,而不是说我斗胆敢接受,不是的,我不敢接受的,我是在成就大家的恭敬心,不是说我斗胆我值得让大家礼拜,不是的,我这个凡夫,无德无能,是我讲出的圣贤之礼感动了大家,大家是在礼拜圣贤。我只是作为一个代表成就大家尊师重道之心愿,所以我和楚圆大师是异曲同工之妙。楚圆大师说“未在”,是说楚圆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所以我们是异曲同工之妙,所以希望大家不要读到这里就反过来指责我。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