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了空居士修行养生网

元圭授戒(第一讲)

2017-11-8 06:56| 发布者: admin| 查看: 536|

摘要: 了空居士讲禅宗公案——元圭授戒(一) 时间:2017年4月15日 主讲:了空居士蔡衍颛 文字整理:明菂(碧莲) 原文(摘自《五灯会元》: 嵩岳元圭禅师,伊阙人也。姓李氏。幼岁出家,唐永淳二年,受具戒,隶闲居寺, ...

了空居士讲禅宗公案-元圭授戒(第一讲)

 

时间:2017415 20:00-21:30

直播:YY语音-80257频道

主讲:了空居士蔡衍颛

主持:明珏(明双鱼)

文字整理:明菂(碧莲)

文字校对:明树

 

公案原文(摘自《五灯会元》:

嵩岳元圭禅师,伊阙人也。姓李氏。幼岁出家,唐永淳二年,受具戒,隶闲居寺,习毗尼无懈。后谒安国师,顿悟玄旨,遂卜庐于岳之庞坞。一日,有异人峨冠裤褶而至,从者极多。轻步舒徐,称谒大师。师睹其形貌,奇伟非常,乃谕之曰:“善来仁者胡为而至?”彼曰:“师宁识我邪?”师曰:“吾观佛与众生等,吾一目之,岂分别邪?”彼曰:“我此岳神也。能生死于人,师安得一目我哉!”师曰:“吾本不生,汝焉能死?吾视身与空等,视吾与汝等,汝能坏空与汝乎?苟能坏空及汝,吾则不生不灭也。汝尚不能如是,又焉能生死吾邪?”神稽首曰:“我亦聪明正直于余神,讵知师有广大之智辩乎?愿授以正戒,令我度世。”师曰:“汝既乞戒,即既戒也。所以者何?戒外无戒,又何戒哉!”神曰:“此理也我闻茫昧,止求师戒我身为门弟子。”师即为张座,秉炉正几曰:“付汝五戒,若能奉持,即应曰能,不能,即曰否。”曰:“谨受教。”师曰:“汝能不淫乎?”曰:“我亦娶也。”师曰:“非谓此也,谓无罗欲也。”曰:“能。”师曰:“汝能不盗乎?”曰:“何乏我也,焉有盗取哉?”师曰:“非谓此也,谓飨而福淫,不供而祸善也。”曰:“能。”师曰:“汝能不杀乎?”曰:“实司其柄,焉曰不杀?”师曰:“非谓此也,谓有滥误疑混也。”曰:“能。”师曰:“汝能不妄乎?”曰:“我正直,焉有妄乎?”师曰:“非谓此也,谓先后不合天心也。”曰:“能。”师曰:“汝不遭酒败乎?”曰:“能。”师曰:“如上是为佛戒也。”

 

嵩岳元圭禅师,伊阙人也。

嵩岳,就是嵩山,中国有五岳,嵩山是中岳,东岳泰山,很多人都知道。南岳衡山,(有)怀让(禅师)。

姓李氏。

就说元圭大师姓李,是伊阙人,伊阙,就河南洛阳龙门镇。

幼岁出家,

幼岁,就是小时候。按照古代关于幼,就是有十五岁以下和十岁以下,当然,让我来说,十岁以下更加符合。十五岁有时候都长的挺高大了,甚至老一辈的人有的十五六岁都结婚了。幼岁,让我来说,反而比较偏于指十岁以下,就是童年的时候就出家了。

唐永淳二年,受具戒,

受具戒,就是具足戒,也就是比丘戒。男人就受比丘戒,女人就受比丘尼戒,受具足戒。

隶闲居寺,

闲居寺,就是现在的嵩岳寺,其实就相当于他在闲居寺这里受具足戒的。有些人受戒之后有时候也会去外面云游等等,就好像说他在哪里受戒在哪里剃度,剃度是剃度,受戒是更深的了。

习毗尼无懈。

毗尼,就说戒律吧,无懈,就没有懈怠。他研究戒律非常认真,没有松懈,就是严持禁戒吧。

后谒安国师,

谒,就参拜,参访。谒,就表示晚辈对长辈。安国师,安国师也是五祖的一个弟子,十大弟子之一,就是慧安国师。以前香严(公案)那个就(香严祭扫的是)慧忠国师,很厉害,我记得那个是慧忠,这个是慧安。谒安国师,就是去参拜参访慧安国师,其实也就是慧安禅师,曾经有皇帝封他为国师吧。

顿悟玄旨,

顿悟玄旨,其实就是说在那里开悟了。玄旨,就是玄妙的意旨,其实就是明心见性。(主持:从这前后文来看,应该是他在慧安国师座下开悟的吧。)

遂卜庐于岳之庞坞。

遂卜庐,卜,我们有一个成语叫做前途未卜,就是还没有确定。这里的卜严格来说,不完全说是占卜,就是挑选、寻找、找到。卜庐,结个茅庐在庞坞那个地方,也就是在嵩山那里,可能有个地方叫庞坞吧。(主持:师父您看元圭禅师从他受具戒到他后面卜庐于嵩岳,就是他跟嵩山有很大的缘份,在这一段里。)

 

一日,有异人峨冠裤褶而至,

一日,就有一天。有异人,就是有一个很特别的人。异人,就是很特别的人。峨冠裤褶,峨冠,就戴着那个很高的帽子,可能古代一种装饰。好像孔明等等那个帽子也挺高的,峨冠应该是属于那一类的。裤褶,他的装束是属于下面有裤子的,可以分着两条腿的。峨冠裤褶,就说在唐朝那个时候,大概是两个流派,有些人喜欢穿长袍,有些人就喜欢穿着衣和裤,这两种流派吧。(主持:裤褶是当时的生活便服,骑马装。)

从者极多。

从者极多,就跟在身边的随从,一起来的,就跟在身边的人很多。

轻步舒徐,

轻步舒徐,就是脚步很轻快,又是很自在。舒,很舒展,徐,也比较缓慢。其实就说明这个人的气质很从容不迫,气质很自在,要说高雅就还少了一点自在,是一种很自信又是很高雅。有些很高雅的人有点避世,雅而不俗,但是有些人高雅但是很自在,又不一样了。其实从他穿着裤褶,不是穿长袍,就看得出这个人的气度是比较自在的,没有那么拘束的。

称谒大师。

称谒大师,称,就是打个招呼,有称呼。谒,就是拜见。就说大师还是师父什么的,就是有礼貌,古人其实对礼节是很注重的,会真诚的叫一声称呼嘛。称就是称呼,好像我们看见老人,会说老奶奶好或者老爷爷好,古人还要行礼,我们现代人还不怎么说特别行礼。

师睹其形貌,奇伟非常。

师,元圭大师,睹其形貌,就抬头看一下这个人,哇,奇伟非常,奇,就奇特,就说他的相貌长的很好,超凡脱俗。

乃谕之曰:“善来仁者胡为而至?”

乃谕之曰,下对上叫谒,上对下说话又叫作谕。其实这个也是作者,后世的弟子写文章表示一种恭敬,就是行文很有次序。谕之曰,就说“善来仁者胡为而至”,善来,就说你一片好意的来,来者不善,就表示杀气腾腾,善来,这里就表示说你这么很善意的来我这里。仁者,是一种通称,但这种通称也是对人的一种恭敬,称他为仁者。很善良的,很有善意的这位仁者,你来我这里是有什么事啊?胡为而至,是想做什么啊?

彼曰:“师宁识我邪?”

师宁识我邪,就是师父你认识我吗?

师曰:吾观佛与众生等,

这些都是机锋对答,他说师父你认不认识我啊。元圭大师就说我观众生与佛等,就说我看众生和看佛都是一样的看,我没有特别地去分这个是众生,那个是佛。其实这就是普贤行,“一切众生皆是过去父母未来诸佛”。哎呀,我看众生和佛都是一样的看法,都一样的看,我没有说这个高,那个低。

吾一目之,岂分别邪?

吾一目之,我是一视同仁,没有什么分别的

彼曰:我此岳神也。

对方说,我就是这里嵩岳之神。《封神榜》说东岳就是黄飞虎吧,北岳就是黄彪马,中岳就是叫作闻聘,当然,这个人到底是不是闻聘,我就不敢直接这么说,只是《封神榜》这么说。

能生死于人,

就是能够与人生死,就是能够定人生定人死,就说我有很大的威力、权力,能与人生死。

师安得一目我哉!

就说师父啊,你怎么能够一视同仁,将我和普通人也一样看。一目我哉,这人也是很直接,就说我非同一般,师父是将众生和佛都是一视同仁,他反过来就说我是这里的山神,能定人生死,怎么可以将我当作平常人看待呢。当然,如果师父说哎呀,不是,你听错了,我是将你当佛看,那可能也会引出一些笑话,接下来看元圭大师怎么答。

师曰:吾本不生,汝焉能死?

这位师父很有智慧,他没有将他托到佛这个层次上,托了他自己又往何处摆呢?这就是机锋对答,这就是智慧。他说吾本不生,我本来就是无生无灭的,不生,就是不生不灭的意思,不生其实包括了不灭。不生,就是不生不灭的缩写吧。汝焉能死,你怎么能够说定我这种人的生死呢,我本来就是不生,焉能定死呢。譬如说你要将我搞死,你怎么有办法呢,不生的意思就是我已经证得无我了,本来就不生不灭,你怎么搞啊?

吾视身与空等,视吾与汝等,

身与空等,视吾与汝等。就是我的身体犹如虚空,我和你也是不二的,我看我和你是不二的。

汝能坏空与汝乎?

师父很厉害,你能够破坏这个虚空吗?你能够破坏你自己吗?虚空肯定没办法破坏的,然后人也不会破坏自己的,除非自杀、自残。

苟能坏空及汝,

假如,退一步来说,假如你真的能破坏这个虚空和你。

吾则不生不灭也。

我是证得不生不灭的,所以怎么破坏都没所谓的。你怎么来搞我,我都不怕你的,就是这个意思。

汝尚不能如是,又焉能生死吾邪?”

你都没办法破坏虚空,破坏你自己,你怎么能够破坏我呢?焉能生死吾邪,怎么能够主宰我的生死呢?我本来就没有生死的,不生不灭。

 

主持:这是元圭禅师与嵩山山神的第一轮对话,那这轮对话结束,我想先请师父来解答同修们心中的第一个疑惑。就是在讲课前,他们就反馈有这样一个疑惑,就是真的有神吗?有山神吗?师父今天晚上是在讲神话故事吗?

了空居士:哎呀,有没有山神?你们去读《地藏经》,你们去读《华严经》,你们读《维摩诘经》,都会说到他方世界的种种情境,还有一个概念大家都知道,就是六道轮回,也就是佛祖他当时都说有。那么,你们问我了空居士,你觉得有没有呢?我告诉大家,你们跟我修炼到一定程度,大开顶之后,很多人就会激发出天眼通,天眼通的人你们会发现跟以前不一样,你们闭着眼睛会看见一些光,包括一些图像,反正你们以后闭着眼睛都会看到这个光的世界。这个光的世界它有时会变这个东西,那个东西。那么看到这些东西是不是属于六道其它道的现象?我了空居士真诚的告诉大家,我是个凡夫,我是肉眼凡胎,我只是看到这些现象,但是我不敢确认它到底属于什么情况。譬如说我父母也去世了,有时候偶尔有什么重要的事情,我也闭着眼睛看到光中有父母,或者是我妈妈,多数是我妈妈出现,有时候会觉得,哎,她似乎是有什么想法,我脑海里就明白她是什么意思。包括我在讲这些圣贤的经典的时候,《道德经》、《六祖坛经》等等,有时候有些事情想不通,在打坐的时候也会在光的世界里会看到这位大宗师他出现在空中,然后我会感觉到好像有这个意思。当然这是不是属于宇宙信息呢还是什么?我真的我就不懂,我只是知道有这种现象,我们一起研究吧。你们有没有去看《我的经历》?我前边有个序,说我又热爱科学,也爱好这些玄学,所以我一直都在研究,从小我也仿佛好像会看到一些所谓其它道的现象,当然我不敢确认,我在《我的经历》里面也如实的写,这些到底是不是属于佛祖所说的六道轮回的那些情境等等,我真的没有那么高的智慧,所以我不敢给大家下结论,只是说哎呀也有这种现象。谢谢大家!

主持:师父,您以前也多次跟我们说过我们用天眼看到一些光啊什么,是否我们就可以理解为从究竟处来说六道也就是不同层次,不同维度的能量场的叠加。但是这篇公案里的嵩岳山神他是以人道的形象出现,他峨冠裤褶,形貌奇伟,就说这样的形象我们没见过。

了空居士:我就肉眼凡胎,你就以凡夫思维,其实吧,我告诉你,他肯定也是一个形象,不一定是有一个硬梆梆的肉身,其实自古有很多人所谓的去到哪里,见到什么,然后突然间就不见了,就是在那个状态里面,可能会进入那种状态,以后你们功夫深了,甚至闭着眼睛在定中会看到一些动物等等,都有的。

 

神稽首曰:

稽首,就是很恭敬的礼拜,头至地的跪拜礼。

我亦聪明正直于余神,

我比其他的神都聪明而且正直。

讵知师有广大之智辩乎?

讵知,这个讵,好像是有个转折,哪知道师父你广大之智辩乎,哎呀,很感慨,没有想到师父这么厉害,本来我就觉得我比一般的神聪明和正直,没有想到师父你这么有智慧、辩才。你看他走进来那个神情就有点,甚至说句不怎么恰当的话,有点飘飘然的,当然他礼节还很好,但是他流露出那种很自在,很飘飘然的,就是没有将其他放在眼里,不过他礼节还有。这就看的出这个神他自己知道自己很厉害,但是他自己也懂得自己的身份,礼节还是很注重。

愿授以正戒,令我度世。

愿,就是希望,希望师父给我授以正戒,就是授戒,令我度世,度世,我去认真查过,应该是属于出轮回,度这个世间,不是说让他去度众生,让他能够出轮回。因为他聪明正直于余神,他肯定是知道元圭大师真的是有圆满的智慧,所以来拜见,进来也有意来机锋对答,搞两句嘛,不要拜错师父嘛。你看《五灯会元》里有很多人去拜见师父,也会去那里机锋对答几句,结果输了,就好像神会,被六祖用柱杖打了几下,都有。

 

主持:他被元圭禅师的一番话说的马上服帖了,就让他——授以正戒,令我度世,口服心服了,而且他用稽首这个大礼,九拜中最隆重的一个礼节跪拜。元圭禅师怎么回答他,我们先暂停一下,前面第一轮山神与元圭禅师的问答中有同修提出一些问题:

明树师兄请教师父,身与空等,正是说身相是不永恒的,那就有成住坏空,那为何不能坏呢?

了空居士:其实吧,元圭大师从他的对话就看的出,他是一位大彻大悟的人,他已经不是执著这个肉身是身了,他是已经是证法身了,身与空等,他这里不是指自己的肉身,如果指自己的肉身,我是山神,我就说元圭大师啊,你的身体没有生?你不是你妈妈生出来的吗?你今年多少岁了?当然这位神是很正直,他就不会像我这么钻牛角尖,他是真诚来拜见元圭大师,不是来扯皮的,假如让我去扯皮,我说元圭大师,身与空等等,你这么矮,天空那么高,那你肯定就被元圭大师笑了,说我是“破无明,证法身”,法界就是我的身,因为他已经上升到无我相了,没有执着肉身是我,所以他见到山神带了一大帮人,不然我们吓得,以为人家来找什么麻烦了,是不是?也就是山神也不是那种像我这么牛角尖从至高点打到至低点来跟他绕,不是。这里身是指他的法身,身与空等。然后又说视吾与汝等,当然这句话对一般人来说,就会变成像我一样说,师父你的人是1米多少?你体重多重?不是。据说这些所谓的神嘛,他们都有某一程度的五通,不敢说有六通,六通(必须有)漏尽通,有五通,所以在他们的天目看,我们就说好像看见他的气场,就看到他的法身。据说,按照佛经来说,在法界里面这个果位啊,是没得假的,你果位高,你身上那个光芒是很厉害的,据说是其他道的众生看了就自然会佩服的,你看他随便给一个和尚磕头,是不是?我们说和尚被鬼打叫做无法,你看他元圭大师能够摄受这位威力无穷的山神,谈何容易,其实我告诉大家,元圭大师的果位比山神不知高出多少,所以真正功夫高深的人,往往不管去哪里都不会受不良信息干扰的,不会的。所以说这个《楞伽经》卷二也说如来以两种神力建立里面就说,自古求道的人,当然原话我记不住了,都要去拜明师,明师就等于是他的护法,就会避免这些不良东西的干扰,大概有这个意思吧,你们去看《楞伽经》卷二,如来两种神力。所以这里的身是指他的法身。你们详细最好就看《二十五圣圆通章》里面虚空藏菩萨那一段,你们就明白了,就说十方佛刹都在他一心之中。

主持:明树师兄请教师父,吾与汝等,也是从性上说的,并不等于吾与汝就是同一个,也不能说坏吾就是坏汝?

了空居士:噢,吾与汝等,这个等,不是说一样,是我和你不二,观音菩萨在楞严会上也说“一者,上合十方诸佛本妙觉心,与佛如来同一慈力;二者,下合十方一切六道众生,与诸众生同一悲仰。”就说他觉得跟十方诸佛和一切众生都融为一体了,吾与汝等,等,是等量其观,不是简单的相等,也就一体同观了,《金刚经》第18品。

 

师曰:“汝既乞戒,

汝既乞戒,乞,就是乞讨的意思,就说你求我帮你授戒,汝既乞戒,你既然请求我帮你授戒。

即既戒也。

即既戒也,你跟我请求授戒,这个时候你就得授戒了。你真诚的请嘛,你愿意受戒,你现在就是受戒了。你看元圭大师的答话,全部是从究竟处来答,没有一句阿婆的话的。他不会说好啊好啊,我来吧。他说你既然请求我给你授戒,你现在就受戒了。为什么?其实你们也懂得戒的嘛,关键是你愿不愿意遵守而已。你既然说师父啊你帮我授戒,我说好,你现在就受戒了,也就说你以后按照戒律去做就好,从究竟处确实是这样。如果我跟你念,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喝酒,你说好,然后一走出门口,我一边念,你们一边都忘记了,走出门全部都给忘记了,你说有没有受?我真的帮你授了,但是你给忘了,其实我们都白干了。你真诚的要受戒,我说好,就这样做吧,按照戒律去做吧,那才是真授戒。

所以者何?

所以者何?就是为什么我这么说呢?这个都是机锋对答。

戒外无戒,又何戒哉!”

戒外无戒,这个受戒,其实是谁在受啊?是你真心地去执行,这才叫受戒。如果我跟你讲,然后你听了,没有去做,大家都是嘴巴对嘴巴,那就是叫做我找一个戒放在那里,说就按照这么去做吧,或者是跟你说一遍,或者写一遍给你,然后你拿了,放在口袋里面,走出门给忘记了, 这就是戒外有戒了。戒外无戒,就说都是发自内心去遵守。戒,只有你去落实,才叫作戒。你不落实,就等于没有受了,你真的受了,就是要去做,你没有做,就是有授也是没有受。那么你说有去做,没授也是受,是不是?不是,你求的时候就是愿意接受了,这个就不能倒过来说,只要你去做,不用授也是授,不是,你自己都不知道要去持戒,不知道戒你怎么能去做呢?不是。有些话是不能倒过来的,你受了没有做,就等于白授了,就等于没有授,你受了有去做,才是叫做持戒,或者才叫做受戒,有效的受戒,有效的持戒,这个授戒才成立,你不持戒,这个授戒是不成立的,是这个意思。

神曰:此理也我闻茫昧,

神曰,就是山神说。此理也,这句话就说,师父呀,你讲这个道理,我闻茫昧,我听起来一头雾水,听不懂。茫,茫然。昧,就是糊里糊涂的。就听不懂戒外无戒。

止求师戒我身为门弟子。

就是希望师父还是跟我授一下戒吧,对我授一下戒吧,我能够成为你的入门弟子吧,入室弟子吧。

 

主持:这是山神与元圭禅师的第二轮对答,讲到这里,我们还是要暂停一下,因为有些问题请教师父。这里汝既乞戒,即既戒也,这句话出来,虽然也承认元圭禅师说的是究竟处,但是佛门里确实有沙弥戒,有具足戒、菩萨戒,那这些戒律戒条,这种种的现象,因何存在呢?若说佛门不究竟吗?

了空居士:噢,“法无顿渐,人有利钝,迷人渐契,悟人顿修。”你看五祖将衣钵都传给六祖,是什么意思啊?说你为第六代祖师,天啦,你这六祖,连授戒也没有,剃度也没有,你就拿个衣钵,你就变为第六代祖师,是什么意思啊?传佛心印了,你说法就跟佛祖一样了。那怎么五祖这么马虎呢?不是的,他是知道六祖已经大彻大悟了。那你想我们文殊菩萨不是老是小孩打扮嘛,人家是等觉菩萨,是不是?观音菩萨常常现出老太婆的样子,人家是等觉菩萨,还需要穿个袈裟才是佛弟子吗?所以这个受戒要举行个形式,其实严格来说,也是为了让那些根器比较低的人,觉得哎呀我们还要这么去做,这么去做,根器比较低,他不知道你是要发自内心,他又做不到,那做不到,不得已就搞个外在的约束嘛,是不是?也就让他渐契嘛,迷人渐契。假如你能够像六祖那样的根器,那你就悟人顿修嘛,是不是?你就不用了。你看维摩诘居士有没有说他受戒?有没有说他剃度?没有的,没有受戒也没有剃度,但是佛的十大弟子个个都被他指正过,连弥勒菩萨都说哎呀,我不敢去了,是不是?这些做法其实也是度中下根人,六祖就说我度上上根人,你师父神秀是度小根人。我也说句实在话,我当年去我师父那里学习,我师父也没有教我去那里做个皈依,什么都没有,也没有赐一个法名给我,没有,我也很奇怪的发现,我的掌门师兄,他在江湖上的名字是真名,叫做匡如湖,本来他和我同一个辈,我们都是怀辈,我师父是常,“常怀清静意”,我师父当年也没有叫我做怀什么,也没有,他也告诉我,我们这一辈就是怀,就是这么说,就是辈份。我师父也没有特别赐给我什么名,没有,我不骗人。好像六祖也没有,五祖没有给六祖赐什么名的,大迦叶,释迦牟尼佛也没有给他赐什么名。

主持:“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这一句恐怕是所有戒律的一个总纲吧?

了空居士:对,那么你看志诚去拜见六祖,六祖问他你师父怎么接引人?他说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大概是说这样,六祖就说他是接小根器人,我是接上上根人的。其实我们很多人诸恶莫作,都是自己要去常常提醒自己这个不能做,有时在要做和不要做那里犹豫了很久,是不是?所以他是用一定的规范来规范自己。六祖说不是,是发自内心,“心地无非自性戒”发自内心的,他没有一个我在控制自己的意思,没有的,他是自觉的。“心地无痴自性慧,心地无乱自性定,”我是发自内心的,我轮刀上阵也是这个样子,永嘉大师“行亦禅,坐亦禅”嘛,坐禅,盘起腿来叫坐禅,不是的,“外离相为禅,内心不乱为定”,我无论行住坐卧我都是坐禅的标准境界,不是六祖不坐禅,是他一切时一切处都达到坐禅的境界,其实这就是“一行三昧,一相三昧”嘛。所以你们以为受戒,哎呀,我受戒了所以我不能违犯,然后没受戒就可以违犯吗?天啦,我们是不用去受戒都不违犯,那才是真的受戒。因为这五戒,天下很多人都知道嘛,然后你发自内心去做,那不就更好吗?是不是?

主持:听师父一说,就感觉惠能大师这句“心地无非自性戒”,就跟元圭禅师的这句就遥相呼应,同等的一个境界里面。

主持:明端师兄请教师父:有句话说“佛说一切法,为度一切心,我无一切心,何用一切法”。六祖在五祖门下,并没有受戒,但六祖在印宗和尚那里现出家相时,有举行受戒仪式,那就和衣钵一样,只是给世人看的。

了空居士:明端问这个问题非常好,假如六祖当时就跟印宗挥挥手说“哎呀,师父不用授戒,不用授戒,我衣钵都有了,还授什么戒。”那我就说这个六祖境界不好,六祖没有拒绝,授戒就授戒啦,剃度就剃度啦,你们按照你们常规怎么搞,我惠能就怎么搞,是不是?这就看得出“恒顺众生”,说的浅白一点,入乡随俗。他在猎人队伍那里,我跟你们找两个极端,一个极端就说我是衣钵传人,我是第六代祖,所以我一定要吃全素,那也是法执;假如反过来,他说算了,反正入乡随俗,人家吃肉,我也吃肉吧,那也是堕落。他正好是中庸,“但食肉边菜”,那我开个玩笑,说师父呀,你吃肉边菜的时候,菜里边那些水也有肉的味道,那怎么办?他就说哎呀,不得已嘛,只能随缘嘛,我不可能将菜捞起来挤掉那个水,那也太法执了吧,反正我以后有条件就吃全素吧。也不要说哎呀,弟子们我们吃素最好就放个肉在里边煮,然后吃肉边菜,那个菜会更香一点,那也是法执。你看六祖一切都无懈可击,虽然六祖已经圆寂了,但是六祖的言行都是圆满的,他也没有特别说我一定要开小灶,也不会说装疯卖傻连肉都大块大块给吃下去,好像我了空居士有吃肉,我就公开忏悔,我还是根器不好,当然也有一个客观的借口,就是我工作生活还没那么方便;另外还有一个托大一点,哎呀,我也想以后多接引俗家人来学正法,不要一下子搞个门槛,要跟我学,就要吃全素,那人家说等等,我先不学了,以后有机会再说。我说没事的,你学我了空居士,虽然我没有吃全素,但是我也是努力的“诸恶莫作,众善奉行,自净其意”嘛,学的一点算一点,总是种点善根嘛,那跟我学的人就很多,就像在座的各位,也有吃素的,也有不吃素的,我们吃素不吃素是我们个人的事,我们共同的目标都是学习大道之理。学了再说吧,是不是?所以我就三个不怎么完善的理由:一个是我了空居士善根还不好;第二个就是工作生活的不方便;另外一个就是接引大众的方便。两个不,一个是。所以说出来也很好笑,当然你们吃全素,只要你们方便,然后吃全素,我是很赞叹的。不过我就大力地推崇科学的吃素,能够不吃就不吃,能够少吃就少吃嘛,不得已吃一点就吃一点,不过我告诉大家,假如你们是出家人就一定要严持禁戒,因为我是俗家人。

主持:前面第一段对话,还有同修提出疑问,三七同修请教师父,元圭禅师有这样一句话,“苟能坏空及汝,吾则不生不灭也。”这句话里面,吾则不生不灭也,这个则是什么意思呢?并且感觉这句话有点不通顺,想请师父把这句话再详细的说一下。

了空居士:“苟能坏空及汝”,就说山神啊,你可以自杀,可以自残,当然,你说神自杀会不会死?这个我也不懂。自残,坏汝,哎呀,搞点脏东西将身体搞脏一点,也是有点损坏吧,鱼鱼,是不是?所以这个坏是没有一个具体的尺度,只要有一点损害都叫坏。所以山神,你坏你自己还是可以坏的,假如能坏,坏虚空呢?你说师父,什么时候能够将虚空坏掉?你放一把烟嘛,虚空本来是很清澈的,蓝天白云被我搞一个烟烧一下,虚空也搞脏了,也能够坏。如果让我去跟元圭大师狡辩,我也能够这么说,是啊,师父,我不小心碰了一下出了点血,不是坏了我自己嘛,他也只能承认,我就以凡夫着相来跟你搞就好了,然后又说师父啊,我拿一把沙往空中一摔,那空中不就有点灰尘蒙蒙的嘛,被我坏了一点嘛,也是,从相上我来跟你杠,但是元圭大师说苟能坏空及汝,我则不生不灭,就说我是坏不了的,那元圭大师我将你杀死了,元圭大师如果对一个人来说反而难搞,恰恰就对这个神来说,就说如果山神说,我将你给杀死,那不也就将你给坏了吗?山神不会说这句话,因为他本身也是一种能量场的身体,譬如说我们拿把刀去砍下山神,真的是没用的。那好,反过来,山神你一定知道我元圭大师这个肉身就算死了,但是我的这个能量场,我的神识你还灭不了嘛。你说定人生死,你不是说定神生死,所以山神也知道,将你元圭大师给杀死了,这个肉身死了,但是你的神识还在,所以他(元圭)跟他(山神)说假如你将虚空和你自己的身体搞坏了,但是我也是不生不灭的,就算山神没有领略到“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这个境界,他最少也知道神识这一层面不是一刀能够将他杀了的,他知道这个元圭大师也是够厉害的。你们肯定就认为哦,怎么不生不灭?将你元圭大师杀了,那不就是你死了吗?山神他知道另外一个层次的生命状态,刚才三七同修问这个问题肯定就是认为元圭大师后来死了,不是埋在山上吗?不是,这个是肉身。详细请看《法华经》如来寿量品,就知道我们的身体如梦幻泡影,有缘了来到人间,就是人类的共业就有这个肉身,缘尽了,脱下这个肉身,我们又到他方世界去投胎了,是这样的。

主持:师父,我们最初在探讨关于神这个问题,根据师父所说,我们也相信,佛经里也描述过,六道里确实有众神存在,在我们的生活周围有神灵在庇护,有神灵出没,明己请教师父,有一位同修问自己的父亲已经去世了,那怎么跟这些神沟通来知道自己父亲的现状是怎么样的?

了空居士:这个问题问的太好了,我带你去问一个人,那就是去问婆罗门女,《地藏经》里面一个主人公吧,她不是说念觉华定自在王如来嘛,不知不觉去到一个去处,然后一个人出来,无毒鬼王说菩萨你来这里有何贵干?就引出这个,无毒鬼王就告诉她一个道理“若非威神,即需业力”,威神,大愿力,乘佛威神。业力,就善恶业力,就正好有那个缘。譬如说父母去世了,俗话说阳寿享尽,也就是跟这个世缘已尽,他们就往生了。那么儿女跟他的缘到底有多深呢?希望这个不要强求,如果你们真的要强求,也不能强求果,只能强求因,那么你想到去世的长辈,你就天天为他念佛啦,回向啦,也许到一定程度就像婆罗门女一样,哎,遇到哪一位告诉你等等。我只能吚吚阿阿的讲几句,因为我是凡夫,没什么智慧。谢谢大家!

主持:就是说根据师父您所说我们的周围确有神灵存在。

了空居士:天啦,你这句话你就是冤枉我了,说根据我说。

主持:根据佛经根据世尊所说确有神灵。

了空居士:对呀,我是肉眼凡胎,我不敢说有,也不敢说无,我说你明双鱼也是凡夫思维嘛。我没有说有也没有说无,我说有这种现象。但是到底是不是,我不知道,你们不能叫我确认,叫我确认就笑话了。

主持:若非威神,即需业力,若无威神,也无业力,我们恐怕也见不到这些神灵。

了空居士:你又将神灵好像绝对有起来了。

主持:确实有这句话,举头三尺有神灵。

了空居士:那我问你在哪里?我头上神灵三尺,四尺我都还没有看到,不然你叫一个给我看一下。

主持:你无威神也无业力,自然不见。

了空居士:你不能强调说举头三尺有神灵,我说叫人看看你明双鱼头上三尺,上面四尺五尺都看了,好像也没看到吧,那你不是被我气死了。所以这中道之理啊,相反就是养瓶鹅(参见禅宗公案《瓶中养鹅》)。

 

师即为张座,秉炉正几曰:

张座,张,就张罗,就说找张凳子给他坐。秉炉,就是拿一个香炉来。正几,几,我们说茶几,就小桌子,几案。就摆好,就是要摆一点,比较正规一点。

付汝五戒,若能奉持,即应曰能,不能,即曰否。

就说我跟你说五戒,你一条一条来听,如果你能做到,你就说能,做不到就说否,做不到。

曰:“谨受教。”

谨,是一个恭敬词。好像我们写信某某敬上,某某敬呈等等。或者说某某谨记。(主持:感觉山神真的是好恭敬,言语行为处处都体现真诚谦卑的态度,但其实他是一座嵩岳嵩山的山神,看前面描述,从者极多,也是一个有权位的人,也做到这样,感觉山神也是人品很不错)

师曰:“汝能不淫乎?”

就说你能够不淫吗?就是邪淫嘛,不邪淫,不杀生嘛等等。

曰:“我亦娶也。”

说我也有娶老婆。你们就觉得怪事,神也有结婚的?你们去看《楞严经》,在六欲天,第一层天就是四天王天,第二层天就是忉利天,第三层天须焰摩天,第四层天就兜率天,第五层天是化乐天,第六层天是他化自在天。按照佛经,佛经里边《楞严经》里有讲这些,当然里面也没有特别讲到,好像就四天王天这些,就跟我们人间也差不多,也有男女结婚等等这些做法的,不过就是他们就不是我们这种肉身,我还是喜欢说能量场的生命状态吧,像人影一样。(主持:我觉得神仙肯定是有嫁娶,有玉皇大帝,有王母娘娘这样的称呼)

师曰:“非谓此也,谓无罗欲也。”

就是说不是说你娶老婆不娶老婆。罗欲,这个罗欲就是说这个欲望很泛滥嘛,好像说句不文雅的,荒淫放荡之类的。也就说夫妻这个不是叫淫戒,不是的,是那种荒淫无忌惮的那种。

曰:“能。”

山神就说这个能做到。

师曰:“汝能不盗乎?”

你能够不偷盗吗?

曰:“何乏我也,焉有盗取哉?”

何乏我也,就说我会缺什么啊?我很富有,很厉害,怎么会去偷人家东西呢?就不会的,一定不会的。

师曰:“非谓此也,谓飨而福淫,不供而祸善也。”

元圭大师说不是说你去偷东西,就说你做神灵的,就千万不要说人家来祭拜你,东西多的,你就保佑他,人家那些没有来祭拜的,你就去搞他。在《聊斋》故事里边,就有个故事,当然,这都是《聊斋》故事,大家都知道,就很神秘的,不能完全当真。就说有个老头走过一条沟,远处看到有个独木桥,走近一看,哎呀,原来是一尊神的像,被人家横在一条沟上,当作独木桥在走,哇,他就走过去,抱起那尊神像赶快用自己的衣袖擦,古人袖口很长嘛,擦来擦去,擦的很干净,抬头一看,哇,那里有一座庙,将那个神给供在那里龛上,磕了几个响头,然后,那条沟还是比较宽,那老头可能还好,拼命的想办法跳过去,回到家里,人有点不舒服,慢慢就头有点痛,晚上睡觉还做了一个梦,梦见那个神过来教训他,说既然知道我是神,你就磕几个头就走吗?也不搞点贡品,烧几柱香,我就是来惩罚你。当然这个是笑话。就说这个元圭大师就告诉山神,千万不能像贪官一样,人家来祭拜你,祭拜东西多,你就特别去保佑他,没来祭拜,你就搞点麻烦事给他。“飨而福淫,不供而祸善”,就是说那个拜你多的人,你就不管他那个人品德不好的,你也保佑他,那些没有来拜你的,就是很善良的人,你也要去搞他,你看那老头很善良,不能搞这个,不然就变成贪官污吏了,这就是盗。不是要你去偷东西,你就是利用职权谋私(也是盗)。

曰:“能。”

山神就说能。

师曰:“汝能不杀乎?”

你能够不杀生吗?

曰:“实司其柄,焉曰不杀?”

实司其柄,就说我是嵩岳之神,肯定是掌一些事情需要我去搞的,有些生杀之权嘛,有些确实需要杀的,我也是要去杀的。

师曰:“非谓此也,谓有滥误疑混也。”

滥,就是滥杀。误,就误杀,不误杀,就认真调查好,不要滥杀,不要误杀。疑,就是不要觉得这个人看不顺眼,就杀掉他吧。混,这个混又要怎么解释?就滥杀吧。反正就说一定要该杀才杀吧,千万不能凭自己一厢情愿就去滥杀。

曰:“能。”

山神说能。

师曰:“汝能不妄乎?”

就说你能够不妄语吗?

曰:“我正直,焉有妄乎?”

他说我这个人很正直,哪有妄语。

师曰:“非谓此也,谓先后不合天心也。”

先后不合天心,这个就是跟这个天理一个道理,天心就天理了。那天理,如果让我来说,从《道德经》来看就知道,这个“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就说天地是无私的,它对万物是一视同仁。天心,其实就是说大公无私的心,就说我们说话不要前边就大公无私,后边遇到有什么情况,那就没有那么大公无私,或者前边没有大公无私,后边大公无私起来,不过这就是好事了,最怕就前边大公无私,后边一看就徇私舞弊,那就不好,这就是妄语,就先后不合天心,就这个意思。天心,就大公无私,天地无私,天的心就是无私的,其实用天心,就大公无私的心。

曰:“能。”

山神就说能

师曰:“汝不遭酒败乎?”

酒败,就是嗜酒,就喝酒喝到醉醺醺,乱说话乱做事。

曰:“能。”

山神说能。

师曰:“如上是为佛戒也。”

上边讲的是佛的戒,就是根本五戒。

 

主持:这里就是授戒的一段对话,这段对话,当初我第一遍看的时候,我在那里乐了半天,我实在是被山神这个非常率真诙谐幽默这种语言,活活泼泼的这样一个场景,我被感染了,我觉得这是我从全部的《五灯会元》禅宗公案里面看到最活泼最生动也最究竟的一段对话,所以说我就特别安排这样一个专场,请师父详细说一说。

了空居士:第一条,因为山神也是属于在家人,他不是出家人,在家人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人之常情。确实有一些居士,他们一修行,就夫妻分床,分房,甚至离婚,这真的是叫做法执,夫妻之情天经地义,其实天下的夫妻就热恋之后就开始冷却了,甚至到一定程度还夫妻反目呢,如果夫妻一辈子非常有感情,恩恩爱爱,严格来说,是他们的修养好,夫妻反目,分房,离婚,其实都是我执,所以请广大在家修行人,一定要注意,夫妻之爱天经地义,绝对不是邪淫。那出家人就不行,出家人你出家就是出家,说好不能有男女之情的,要不然你就不要出家了,佛祖也不会逼着谁去出家,是不是?愿意出家出家,不愿意出家在家嘛,人家维摩诘居士不是也有老婆孩子嘛,是不是?那个就是关于邪淫,在家和出家的不同。第二个是偷盗,现在很多修行人老是特别勉强人家去做什么法事,去布施什么等等,其实这也是属于偷盗。人家要随缘随愿,我们可以给他们讲解,但是不勉强,然后吧,你就是自己要发希有心去布施,也请记得,你的亲人,你的朋友,也是属于需要布施的人,不是说我可以抛下我的亲人不管,我的钱都拿去布施,积累功德,不是,普贤菩萨说一切众生皆是过去父母,未来诸佛,就从这一点来说,你要去外面布施,也要布施一些在家里,照顾好你的亲人。更何况上报四重恩里面,父母之恩是属于四重恩,不孝顺父母,布施何益?不孝顺父母,你去礼拜诸佛,诸佛也会伤心落泪。不要让父母以为佛祖将他儿子给教坏了,老是跑到佛祖这里来,父母都不要了,那就真的是错了。所以偷盗(真实义)我们要记得。然后就杀生啦,我曾经在微信上(看到)是去年还是前年,在广州某个公园,有一群居士去那里放生,你知道放什么生?放毒蛇,我一看,拍案惊叫,我没什么定力,我说应该归宗斩蛇(参见禅宗公案《归宗斩蛇》),归宗大师来了,将这些蛇给斩掉,归宗大师现在没有来,你们也要见贤思齐,赶快拿锄头去斩蛇嘛,是不是?大家动手斩蛇斩蛇,向归宗大师学习。而且他们邪知邪见,有一句邪话说放的蛇越毒,功德越大。那我想你真的慈悲吗?如果有人在那公共场所放这些有害的东西,我了空居士一定带头告诉大家:归宗斩蛇,虽然我眼睛看不到,我斩不到,如果我眼睛看的到,我肯定都会去斩,只要遇到我,我就将它斩掉,是不是?那你真的慈悲吗?这些放生的人你们真的慈悲吗?真的慈悲,你也要给你所放的这些生灵找个好去处啊,要不然,你拿到动物园,有养蛇的地方给动物园去养,要不然就拿到政府规定的那些自然保护区,你不能随便在野外乱放,等下躲在草地上不小心走过去,哎呀咬一下命都没有了。你没有一个妥当的地方去放生,你就养在家里,好好的关起来,做一个笼子给关好嘛,千万不能让它跑出来,跑到邻居家里。哎呀,两年前我们这个门口有一天晚上也跑来一条蛇,幸好这条蛇是没有毒的,幸好我们隔壁老板他也懂得抓蛇,被他抓了去,看着害怕,好像接近有一米长,我是问师傅的,还拍了相片,吓死了,所以我觉得这位老板也有归宗斩蛇的正义感,抓起来了。所以你知道这些蛇放在公众场所,肯定有人将它打死的,甚至也有一些人抓去给杀了吃了都有,那你不就放生不成立,还是将它给断送了生命嘛,要不然就养在家里,找个妥当的东西装在家里养着,这不就更安全嘛,我相信这些居士自己看到蛇都有点怕,很虚伪,这些就是叫做愚痴。看到这些东西该杀就杀,好像老鼠来到我家里,我都叫大家看到就将它杀掉,打死它,你说了空居士不慈悲?不是,你们这都是来搞破坏的。你说就是因为是你家,才说搞破坏,那我问你,我什么时候去野外老鼠的家那里破坏它呢?没有,你们不要来我家嘛,是不是?要不然老鼠都赶到你们家去,然后你关好,不让它出来,出来打死它,是不是?所以不杀生,你们一定要站在一个整体观上,到底这些东西是来搞破坏的呢还是来搞什么,现在条件越来越好,政府都搞很多自然保护区,譬如说你们偷偷去自然保护区里面打死动物,抓起来是要处罚的,政府这个不是大慈悲吗?不能将老虎给放在我们公路边吧,一方面它饿死,一方面它伤人,是不是?所以你们一定要智慧。所以那些凡是会破坏整个大局的,该杀的就杀掉,包括以前那个日本鬼子侵略中国,天啦,不将你灭了,你就干更多的坏事,我们会告诉你,该滚你就滚,不然将你给灭了,是不是?不然像这些傻瓜,你就开门揖盗,小偷来了,你说兄弟进来进来,我帮你开门,你喜欢什么东西拿走,是不是?所以不杀生一定要看准,我们是肆无忌惮地去乱杀,还是为了整体的和谐,这是两码事,见义勇为和招是惹非是两码事。不妄语,元圭禅师说先后不合天心为妄语,天心我说大公无私的心。喝酒,我们出家人规定不喝酒,你就不要偷偷地买两瓶酒去房间里偷喝,而且还美其言说我没有喝醉,不对。这个山神是俗家人,好像我了空居士我平时不喝酒,逢年过节,有时候大家都是入乡随俗喝点酒,我也会喝,但是我从来不喝醉,也告诉大家喝酒喝得开心就好,不要喝醉,喝醉很难受。而且你要开车或者干其他活,最好不喝酒,不要有什么危险,要是没事,喝完就回家睡觉了,那就可以喝一点,但是不要喝醉,所以这个不喝酒就不要酒败。不要喝了,人家说那个太滥了,喝酒每次都喝到醉熏熏的,乱说话,摔杯子,哎呀,看着都怕,这是酒败,骂人什么。元圭大师这是针对山神其实也是针对我们俗家人。

主持:今天就先讲到这里,后面是元圭禅师对如何奉持五戒的一段非常精妙绝伦,非常究竟的话语,那段话比较长。下周六晚上八点我们请师父来继续解读这个公案。

这个公案的第一讲,今天就到这里结束了。

(明菂根据录音整理,明树校对,未经了空居士本人校对,请以当日录音为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