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了空居士修行养生网

机缘品第七 (五)

2017-10-7 10:05| 发布者: admin| 查看: 362|

摘要: 玄觉方具威仪礼拜。须臾告辞。 这个时候玄觉大师具威仪,就是很认真很恭敬地给六祖磕头,礼拜,就是磕头下拜。他明白了。那么这个时候玄觉大师反而具威仪礼拜呢?为什么不就走了呢?为什么还要很认真很恭敬地给六祖 ...

玄觉方具威仪礼拜。须臾告辞。

这个时候玄觉大师具威仪,就是很认真很恭敬地给六祖磕头,礼拜,就是磕头下拜。他明白了。那么这个时候玄觉大师反而具威仪礼拜呢?为什么不就走了呢?为什么还要很认真很恭敬地给六祖叩头?前面刚来就不叩头,现在要走了反而叩头?现在他已经了生死了,无常迅速对他不相干,所以他不用紧张了。不用紧张了,你给六祖叩头不是有我相人相吗?这就是我们很难理解的地方。那么事实上是什么原因啊?一个开悟的人是将一切众生都看做过去父母,未来诸佛。正如普贤十愿之礼敬诸佛,所以永嘉大师非常恭敬地给六祖行礼。这是普贤行,这是恭敬心。礼本折慢幢,如果他不行礼就走了,反而说明永嘉大师这个开悟还不深,也许只是一点很浅的解悟,所以你们要学这个东西,千万不要学错了。方具威仪礼拜,然后马上又说他要走了,他这么说是什么意思?就是他这个开悟啊,不是简单的解悟而是大彻大悟,他对自己的境界和六祖的印证有不可思议的信心,他觉得以后不会错的了。六祖印证和他自己证悟对的。所以他可以马上就走,不用在这里,像惠明说“上来密语密意外,还更有密意否。”那惠明就没有玄觉大师悟得这么彻底。以为哎呀就这么简单吗?还有没有其他补充的?玄觉大师就大彻大悟,他没再问了,他就知道这样就全部都搞懂了。所以他马上走,这点就体现出他和惠明的对比,惠明那个悟就没有玄觉这么深。

师曰:返太速乎?

六祖就问他,怎么走得这么快啊?回去回得这么快啊?

曰:本自非动,岂有速耶?

哎呀,这个玄觉大师很厉害。玄觉大师这种根器啊真的跟六祖很相似。我怎么这么说啊?以前五祖送六祖下山然后就上船,五祖摇橹,六祖就说迷时师度,悟了自度,度名虽一,用处不同。所以五祖很高兴,说他真的大彻大悟。所以六祖说你回去怎么走得这么快啊,走得这么匆忙啊。永嘉大师还是从究竟处来回答,本来就是如如不动,哪有什么快和不快啊,师父。他这么回答,如果他愣着愣着就说明他的境界还不好。

师曰:谁知非动?

六祖就再考验他。六祖第一句话就说你回去怎么这么匆忙啊,这句话就是以一个很平常的话来试探,这句就进一步逼问他,看他是不是真的大彻大悟。说是谁在知道不是在动啊?谁在知道啊?

曰:仁者自生分别。

仁者在古代是比较恭敬的话。师父啊,这是你在分别啊。我自己就没有觉得回得那么快,我也没有觉得来了或者去了。这就和文殊菩萨和维摩诘居士对话——不来相而来:我的心是清清净净的,没有来去的执着。我只是从形式上我是来了,也就是说我来的时候心也是那么平静,我没有来的时候也是这么平静。我的心没有执着来回,该来的我就来,不该来的,我也随缘。没有那么执着。所以不来相而来跟他们的对答是一致的。师父是你自己在分别这个事情嘛。

师曰:汝甚得无生之意。

他就说师父是你自己分别,我自己的心是如如不动的。所以六祖听了很高兴,就告诉他,甚是程度很深的意思,你证得无生的境界啊证的很好很好。故意这么说。你们不能说六祖不开悟啊,六祖是真正认证大彻大悟的人,是故意说一些话,绕来绕去看你怎么回答。

曰:无生岂有意耶?

六祖说你得到无生的道理啊很深很深。所以永嘉大师说师父啊,无生这个也有意境可以执着的吗? 就是无一法可取,无一法可舍,这就是无生。无生也就是《般若波罗密多心经》的“究竟涅槃”。无生也是《金刚经》的“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所以说无生有什么意思啊?有什么东西可以执着的吗?

师曰:无意谁当分别?

无意,没有什么意思,你的心什么都没有了。六祖就怕他堕入顽空,就是再检查一下。没有什么念头,没有什么境界那谁在分别这个“无生岂有意耶”,也就是说这句谁当分别是前面这些话的总结,那你说无意了,那刚才我问来问去等等这些事情是谁在分别啊?我问你,你跟我对答的,你说无意。这句话很关键!

曰:分别亦非意。

哎呀,这句话是最关键的。这句话就是,分别亦非意,就说分别的时候我也不是特别有什么意思的去分别,也就是我是用清净心坦坦荡荡自自然然地去看对还是错,这就是纯一直心,不动道场,这就是不思善不思恶,返照汝边。你千万不要说有意还是无意,其实这个分别亦非意的正确解释就是我没有自己的执着去分别,我是以清净心自然地去分别,也就是以最客观的心态去分别,也就是一行三昧一相三昧,也就是应无所住而生其心,也就是以大公无私光明磊落的心态去看待一切。分别亦非意,就是这样,就是以大公无私,光明磊落的心态去看待一切事情,这就是分别亦非意。

师曰:善哉!少留一宿。

六祖说你真的是很好,很好。就在这里住一个晚上再回去吧。六祖也是以这个大慈大悲的心,因为他真的也很高兴吧。哎呀大家坐坐吧,喝喝茶吧。大概是这个意思。不要以为大彻大悟的人就像木头一样哦。来过我家的同修也都知道,我常常说哎呀,多住几天吧,下次再来啊。跟六祖一样的哦,多住几天。是这个意思。

时谓“一宿觉”,后著《证道歌》盛行于世。

当时就称永嘉大师住一个晚上就大彻大悟,这么一种赞叹。所以很多人要去拜师修行。其实永嘉大师确实是得无师智,严格来说也不能说是无师智,他也是看《维摩诘经》而大彻大悟的。所以大家是很赞叹,因为当年去跟六祖学习的人,也不少人在六祖那住很长时间。怀让都住十五年吧,还有谁啊一直都在六祖那里住到圆寂都有,只是这个玄觉大师比较特别,他住了一个晚上就回去了。然后玄觉大师就做了那个《证道歌》,“君不见,绝学无为闲道人,不除妄想不求真”。

禅者智隍,初参五祖,自谓已得正受。

禅者,就是修禅的人。有个修禅的人叫做智隍。初参五祖,就是从前曾经去参拜五祖。自谓已得正受,就是自己认为已经得了正受。正受是什么啊?就是三昧嘛、大定嘛、明心见性,是指这个意思。就是自己觉得自己已经明心见性了,证三昧了。其实正受是中国的词语,印度那边就叫做三昧。三昧翻译成中国的话就叫做正受,也叫大定。

庵居长坐,积二十年。

他自己有一个修行的地方。庵一般是指小庙、草堂。修禅的人自己搞一个茅屋,在山里面居住。他就自己住在一个小茅房里面。长就是长时间,就是有空就常常静坐,坐禅。

师弟子玄策,游方至河朔

六祖惠能大师的弟子玄策,玄策这个人也很潇洒,到处去外面云游。游方至河朔,河朔是一个地方的名字。智隍就住在河朔那个地方吧。游方就是去外面云游。

闻隍之名,造庵问云汝在此作什么?

听人家讲到智隍禅师,人家可能讲到我们这里有个智隍禅师很厉害啊,天天坐禅。长坐,就是坐的时间很长。所以玄策就去拜访他。造就是到,去那个智隍居住的地方去探望他。就说你在这里做什么?你们要知道啊,你们看起来好像一点礼貌都没有,其实不是。这个是法海他写书的时候一种简略。古人都很恭敬的,肯定是和他行一下礼啊等等。所以他这里写得简单,就说你在这里做什么?你天天在这里静坐干什么?就好像怀让问那个马祖道一你在这里静坐干什么?同一个道理。

隍曰:"入定。"

他看他在那里坐嘛,就问他你坐在那里干什么?他说我在这里入定啊。

策云:汝云入定,为有心入耶?无心入耶?

玄策就说你说入定,那你入定是有心入还是无心入啊?就说你有意要入就能够入的是不是?还是说不用有意就自然会入啊。有心入还是无心入啊,就是问他你在这里入定是有心就是有意识的想我要入定了,就在那里入定,还是说不用呐,随随便便都会入定的。

若无心入者,一切无情草木瓦石,应合得定。

他说如果你那个定不需要有意的去入,那么瓦石木头等等他们都是没有心的啦,都能够入这个定,都跟你一样啦,都入你刚才那个定啦,是不是?

若有心入者,一切有情含识之流,亦应得定。

如果说有心想要入,我要入定啦那就能入。那么一切有情含识,有情含识都是指有情众生,含识就是说有意识的东西。其实就是我们佛经常常说有色无色,非有色非无色,有想无想,非有想非无想。为什么有色无色又搞个有想和无想呢?有色是指我们有身体的,不一定是肉身。譬如说欲界天、色界天他们都有明显的存在感,有自我的存在感。到无色界天,他的身体就比较深层次的虚无,就会变成无色了。但是他们虽然无色,但还是有想啊,或者是无所有处,他好像非有想非无想,是这个区别的。含识严格来说是泛指一切有情众生都包括在里面。当然含识严格来说是泛指那些意识的活动已经很淡薄很淡薄。从好的方面来说类似无色界天,从不好来说就是那些很低等低等的,比如细菌等等那些看起来还是属于有情但是它的思维活动力已经很微弱很微弱,但是它还算是有一种思维的,但是它就没有我们这些畜生啦人类啦这么感情比较丰富。所以说叫做有情,它们差不多已经接近无情了。但是它们还是有一点的思维活动,所以叫做含识。就说那些东西,想进就能进的话,那些人只要告诉怎么想,那不是刹那间就能进入定吗?那你这个定也没什么了不起啊。只要想进的人就能进,那也容易啦,是不是啊?

隍曰:我正入定时,不见有有无之心。

智隍就说我在入定的时候确实是很自然的,坐在那里就自然进入一种境界,并不是说我有意进或无意进。严格来说是很自然的。其实他这句话“我正入定时,不见有有无之心”也是说实话,他坐着自然就进去了。

策云:不见有有无之心,即是常定。何有出入?

玄策就告诉他,既然你不用有心也不用无心,他就自然的一坐就进入状态,那为什么还有出入啊?为什么说你在入定啊,你为什么不说你在跟我聊天也在定中啊?这个智隍禅师说内心话,他当时在跟玄策对话的时候的境界就比我现在差了。我以前告诉大家,我真诚地告诉大家,我在吃西瓜也好就是在上厕所也好,我们都永远是在定中啊,我们已经是时时处处都在那个定境里面,而没有说什么什么时候出来。但是我们会很自然地不断地深入,就会。但是说退出来就没有。所以我们深入也是自然的,不用特别地,直接将心中的烦恼去掉,我们就会觉得很自然的身心越来越虚无越来越虚无,是这个意思

若有出入,即非大定。

玄策就继续跟他说,如果你有空就坐在那里就入定,没空就收功就出定,那你就不能说是大定了,就说明你还不是得正受啊。

隍无对。良久,问曰:师嗣谁耶?

智隍被他这么一说,就说我得了正受,得了正受又说你在那里入定,真正的正受是你坐在那里也在定中,跟我聊天也在定中才对,怎么说你刚才在入定,现在没有入定。所以被玄策这么一问,他想了很久觉得真的是没有办法回答这个问题,所以就问玄策说:你的师父是谁啊?“师嗣谁耶?”,就说你是跟谁学习的,就是你是谁的传承?师就是学习,嗣就是继承,后嗣就指后代嘛。智隍问他“师嗣谁耶?”就说你是跟谁学习的,你是跟哪位学习的。

策云:我师曹溪六祖。

玄策告诉他我的师父就是曹溪六祖。

隍云:六祖以何为禅定?

智隍就说六祖讲禅定是怎么讲的?什么才叫做禅定啊? 就外离相为禅,内不乱为定嘛。在坐禅品里讲的。

策云:我师所说,妙湛圆寂,体用如如,五阴本空,六尘非有,不出不入,不定不乱。

他说我的师父就讲啊,一切都是自然的。体用,体就是本体,用就是起用。他说真正在大定之中得大定的人呐,他永远是如如不动的,也就是他的心永远是那么清净的,他虽然在对境起用,他在做事,言语行为,他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但他的心还是很平静的。也就是他的心永远都是那么清清净净,用最客观的心态去为人处世,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他不会有那么患得患失。

禅性无住,离住禅寂。

他说真正大定的人那颗心,我们说禅的境界就是没有什么执着。禅性无住,禅的本性也就是禅的境界,禅就是无住,没有执着。不执着外,不执着内,不执着过去,不执着未来。他的心犹如一面明镜。离住禅寂,不会沉空守寂,在那里天天打坐入定入静,排除念头,不会的。

禅性无生,离生禅想。

禅的境界禅的性质就是无生,就是没有去生出什么方法来。离生禅想,不要以为我要去修禅了,得什么正受,不是。一切处一切时心里坦坦荡荡,该怎么做就怎么做,这就是禅的境界。也就是以最客观的心态去实事求是,去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这就是禅的境界。

心如虚空,亦无虚空之量。

心量广大犹如虚空,但是又没有一种虚空的执着。也就是我们的心就是那么坦坦荡荡但是也没有执着我的心有多大。不执着这些。量就是数量,也就是虚空多大,虚空在干什么,不执着这些。也就是坦坦荡荡,君子坦坦荡荡。

隍闻是说,径来谒师。

智隍听到玄策这么说,径来谒师。径,直接。原来六祖这么厉害。径本来是小路,也是走直线,就是直接,马上就收拾就过来拜见六祖了。没有说我顺路才来,不是不是!是直接来的。

师问云:仁者何来?

六祖就说你从哪里来啊?

隍具述前缘。

智隍就跟六祖说玄策去我那里,跟我说到坐禅的事等等,讲到这个因缘,讲到和玄策认识一起探讨这些事情。缘就是一些过程,缘故、原因,因缘的缘,就是怎样的一个过程。

师云:诚如所言,汝但心如虚空,不著空见,应用无碍,动静无心。

六祖说确实确实,玄策说的是对的。他那么说确实是的。你尽管心如虚空,心量广大,万物都在你里面。你尽管心如虚空,但你不能说什么都不要啦,着空相,不要落空了。虚空是包含万物的,你不要误解虚空是什么都没有。不著空见,不要落入沉空守寂,认为什么都没有,那就是空见了。应用无碍就是该怎么做,日常生活行住坐卧、为人处世,该怎么做你就很客观地去做,应用无碍。真正大彻大悟的人,做什么事情都没有障碍的,都不用老是去执着这个,执着那个。以最客观的方法去做就好了,不要患得患失的。这就是应用无碍。动静无心,动就是你做事的过程,静就是安静的时候。动静无心你说是不是糊里糊涂的?不是!我加一个字,动静无私心,或者是动静无执着的心,该动就动该静就静。所谓的肚子饿了该吃饭就吃饭,人困了,该睡觉就睡觉,就是那么的自然,一切都是最客观地去做就对了。这就是动静无心,千万不要糊里糊涂,以为动静无心,无心是糊里糊涂那就变成傻瓜蛋一个了。

凡圣情忘,

你不要落入教条主义,不要以为这个一定是对的,那个一定是不对的,这个是圣人说的,那个不是圣人说的。我怎么知道啊?六祖以前不是在写那首本来无一物那个时候,江州别驾说奇哉奇哉,你也会做偈。六祖说下下人有上上智,上上人有无意智,你不能轻慢这个末学,有无量罪啊,小心。所以说凡圣情忘就是这个意思。你看什么事情你不要想看别人是什么人,然后再来认为他是对的还是错的。不对的!你一定要以最清净的心去面对一切,这就是凡圣情忘。

能所具泯,

能就是我能,所就是我要去做什么。也就是做什么事情你一定很投入,不要老是觉得我做得很了不起,或者我很不行。你一定要以自他不二的心态,这就是能所具泯。还有你的心永远面对着周边的一切,你都是要以整体观,我和万物都是一个整体,从这个状态下来认识,来做你需要做的事情,这就是能所具泯。泯就是泯灭,就是没有了。永远是一个整体,很自然的流露,这就是无缘大慈同体大悲。

性相如如,

性是我们的自性,相是指内外一切形象。所谓的外不着相,内心不乱。性相如如,不是说我有心在观察什么事情,还是什么事情影响我的心。你要认为一切的情景和我的心是一个整体。我永远是以清净的心来看待一切。也就是顺境我的心也不贪着,逆境我的心也不嗔恚,我的心永远是那么如如不动,外景和我的心事没有什么互相影响。这个状态就是我们常说的心如明镜。照到好看的,照到不好看的,明镜都是没有什么变化的,只是如实地反映出来,这就是性相如如。

无不定时也,

达到这个境界,你永远就在大定之中,也就是你的心永远不会波动。那是不是真的达到永远不波动呢?那我们请出一个人,释迦牟尼佛当年听波旬说末法时期他要让他的魔子魔孙披上袈裟,然后去破坏正法,释迦牟尼佛不是流下眼泪吗?释迦牟尼佛的心没有如如不动,也有不定时?不是!我告诉大家,就算流泪,释迦牟尼佛的心也是平静的。那我怎么看得出啊?他不是因此说出了四依法吗?依法不依人、依义不依语、依了义不依不了义、依智不依识。如果他心乱了还会说这些吗?所以如如不动不等于是说形同草木,没有一丝感情,而是虽有感情但是不会乱了方寸。

隍于是大悟,二十年所得心,都无影响。

智隍听了六祖的话,言下大悟。智隍打坐入定这个功夫搞了二十年,他那个入定那个心态,天天入静,天天静坐,屁股疼了都坚持啊,二十年苦修啊,二十年所得心啊。都无影响,他二十年修的那个入静入定那个,现在都没有影响了,影就是影子,阳光一照后面有个背影。响就是响声,都无影响就是一下子无影无踪。了居士说的这么大声这么有信心?肯定有信心啦,那有没有人来印证一下?有啊,我请出一个人来给你们印证,那就是法达。经诵三千遍,曹溪一句亡。本来他还指着二十年所证得那个境界,六祖一说全部不见了,现在不用去那里入定啦,是不是啊?性相如如,无不定时也。都无影响是一下子无影无踪了。那里面不是还有一个是谁啊,因守无常心,佛说有常性。还有很多个都是说原来那些执着都一下子没了,都无影响。二十年所得心,都无影响,不是说他二十年修的那个心的境界那个心法对开悟没有影响,不是!他那种执着,那种心法全部没有了,影响就是影子响声,也就是引申为无影无踪。

其夜河北士庶闻空中有声云:"隍禅师今日得道。"

有时候这个真的是不可思议。那天晚上,河北士庶,士就是读书人包括做官人,庶就是老百姓,平头百姓。听到空中有个声音这么说:“智隍禅师今日得道。”

隍后礼辞,复归河北,开化四众。

后,可能也是在那里住一段时间吧,可能不是住一个晚上了。住一个晚上就变成一宿觉。有可能在六祖那里住一段时间,然后就很恭敬地和六祖告辞,回河北去了。开化四众就是去那里给大家教化众生,传授正法了。

你们要明心见性者希望你们要好好听我讲解的录音,哪里听不懂要提出来,你们一定要问我,我一定给你们讲清楚。祝大家个个都变成智隍,变成惠明、法达等等。当然我不敢说大家变成永嘉玄觉,玄觉其实他已经是大彻大悟,六祖给他印证一下,根本就不用给他怎么指导,是印证。这个玄觉是很厉害的。当然智隍这些人大彻大悟之后,同样是很厉害的,大彻大悟的就厉害,只不过是玄觉大师是属于他自己来的时候就是大彻大悟的了。

有一童子,名神会,襄阳高氏子,

有一个“童子”,就是小孩。“襄阳高氏子”,就是襄阳人,襄阳应该是湖北那边。“高氏子”,就是他俗姓高。佛门有个规矩,就是出家了,大家都姓“释某某”。道家就不一样,他出家了还是按照他原来的姓,好像张三丰,我们还是叫他张三丰、张道长,如果张三丰当年出家到佛门,那就变成释三丰了,有这个区别。

年十三,自玉泉来参礼。

就说他十三岁是从玉泉寺“来参礼”,玉泉寺是神秀后来的道场,就从“玉泉”,也就从神秀那边过来,“参”就是参访,“礼”就是礼拜,“参礼”就是来拜见六祖。

师曰:知识远来艰辛,

“知识”就是“善知识”的略称。“善知识”这个名词其实是很不简单的,称的上是“善知识”的人就必须是开悟的人,不过这个是用来尊称。请大家记得六祖也是很恭敬的,也是很有礼貌的,虽然这个小沙弥才十三岁,也叫他知识,“知识远来艰辛”。

他可能有告诉六祖他从玉泉而来,玉泉在湖北那边,从湖北那边来到我广东,“远来艰辛”。以前,尤其是出家人,根本是没有骑马坐车的,可以说都是走路的。我们看六祖当年去黄梅,都是走路的,我相信来回都是走路的。所以说“远来艰辛”,艰难辛苦。

“还将得本来否?”

六祖这句话是一语双关:你从远方来啊这么辛苦,“还将得本来否?”,你还准备回原来的地方吗?就说你还想回去吗?走这么远来找我,“还将得本来否?”,“本”就是原,“来”就是来,就说,善知识,你远道而来这么艰难辛苦,你还准备回原来的地方吗?“还将得”,就是你准备要回去吗。

若有本则合识主,试说看。

“若有本”,如果你心中还记得你的根本,也就是记得你原来的地方,那么就说明你认识主人,也就是说对主人还记得。

会曰:以无住为本,见即是主。

这个神会也确实很聪明,当然这个聪明,如果玄觉大师就说“外道聪明无智慧”,虽然这个小沙弥还是属于佛门弟子,所以他还没有开悟之前,以玄觉大师的标准,也是只能说他聪明,而不能说他智慧。我就用玄觉大师的标准说,这个小沙弥很聪明,他也听出六祖话中有话。“以无住为本”,我们古代那些僧道寺人不是四海为家吗?云游吗?所以说我随遇而安,到哪里就住到哪里,走到哪里就住到哪里,“以无住为本”,我去到哪里就到哪里,那个地方就是我的根本,也就是说我没有执着什么地方,无论到哪里去,随遇而安。

“见即是主”,我去到哪个地方,那个地方就是我的主人,所以他也很狡猾,很聪明。“无住为本”,你问我回不回去。这句话其实回答得很好,我以后回到玉泉,我还是以玉泉为本,我现在来到你六祖这里,我也以你这里为本,我没有执着啊。他可能对《金刚经》很熟悉,“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所以这两句话严格来说是——“以无住为本,见即是主”,这两句话——严格来说尤其是第一句是很正确的,确实符合《金刚经》“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其实第一句和第二句连在一起,也看得出,只要这两句连在一起,这第二句也是正确的,“见即是主”,你们千万不要以为这“见即是主”就是执着这个“主”的相了,不会的,他不断地见,不断地以为主,其实他也是如梦如幻,他没有执着啊。你以为他执着啊?执着了就必须有个固定的“主”,见到什么就觉得就是“主”,所以这两句“以无住为本,见即是主”,这两句话连起来确实是明心见性的状态,所以六祖被他这么一搞,就要来试探了,到底你这个小沙弥……你看那个玄觉大师,六祖与他机锋对答,他全部答对,他就觉得这个小沙弥“哦,这么厉害啊?”六祖就要进一步观察了。

师曰:这沙弥争合取次语。

六祖就说,你这个沙弥,“沙弥”就是出家的小童,你这个小沙弥来到这里,“争”,争论,有点嘴皮硬,“争合取次语”是什么?以前人家说过的话,你这个嘴巴这么硬,你虽然这么说,说的这么理直气壮,但是我知道你这个话是捡别人的。所以六祖这么火力侦察一下嘛,就好像当初那个时候他侦察玄觉大师一样,“何不体取无生,了无速乎?”所以玄觉大师真的是大彻大悟,“体即无生,了本无速”。哇,六祖觉得不错。所以六祖这句“这沙弥争合取次语”,这个就是一种火力侦察,看他答得对不对。

会乃问曰:和尚坐禅,还见不见?

真正大彻大悟的人,他们的定力不是有心无心而产生的定力,而是“何期自性本自清净,何期自性本无动摇”,也就是“心地无乱自性定”,自然的,你怎么激将法他都是自然的。正如我以前告诉大家,我跟那些找我辩论的人,我为什么每次都能够将对方辩倒?其实我跟人家辩论的时候,我心里是没有辩论这种想法的,我是将对方当做是佛菩萨,我认为是佛菩萨来给我考试,所以我很真诚的回答。我这么一真诚的回答,答案就如理如法,如理如法,他马上就不攻自破,所以老子也说“大辩若讷”,是这个意思。他不用口若悬河,只要我如实地告诉对方:你错在什么地方,而且引经据典,古圣先贤是这么说的,我就是那么心平气和就好了,如果我有冲动,那就会说过头的话,那就落入边见,那也就输了。所以神会真的大彻大悟的话,很简单,假如我是神会,我就很恭敬地给六祖磕头说“请师父指点,我刚才说的哪里错了”就好了,你就不要反逼他。你就问师父“我刚才这两句话哪里错了”就好了,如果六祖说不出我哪里错了,那就要拉着我的手坐在身边。所以他就定慧不够,确实是“争合取次语”,他是学来的。所以被六祖这么一逼问,他就有点骄傲,就问六祖“和尚坐禅,还见不见?”就是说师父啊你坐禅还见不见啊?也就是说你还明心见性吗?他也故意说一半,他也不说明心见性,他就说你“和尚坐禅,还见不见?”所以麻烦了,露出马脚了。

师以柱杖打三下,云:吾打汝是痛不痛?

师就是六祖,“师以柱杖打三下”,所以六祖就拿出他的柱杖打了神会三下,就问他:我打你痛不痛?

对曰:亦痛亦不痛。

这神会嘴巴还挺硬的。他说“亦痛亦不痛”,就说也痛也不痛,什么叫做“亦痛亦不痛”?痛就是痛,不痛就是不痛。怎么“也痛也不痛”。你说有一点点痛,那好了,有一点点痛也是痛啊,是不是啊?或者打得轻一点有一点痛,打得很痛和有一点痛和马马虎虎有一点痛都是痛,都是属于有痛的范围。如果打得一点感觉都没有,那就不痛啊。幸好是六祖很有修养,假如换做我这个凡夫,那我就说要不要再打几下?是不是啊?那他要被我气死了,我就问他要不要再打几下,他如果问我说:“师父啊你为什么还要打?”“我是要让你认真地观察一下到底是痛还是不痛,我再用力打一下哈”,那神会就被我气死,不过六祖还是很慈悲的。

师曰:吾亦见亦不见。

六祖就告诉他,刚才你问我“和尚坐禅,还见不见?”我告诉你我也是“亦见亦不见”,那神会可能以为六祖搞不过他。

神会问:如何是亦见亦不见?

神会就很奇怪,以为他答对了,所以说怎么,“如何”就是怎么样啊,怎么才叫做“亦见亦不见”啊?

师云:吾之所见,常见自心过愆,

他说我所见的,“亦见亦不见”,“亦见”的是见什么?我是常常观照自己,看看自己哪方面做不好,做不好的我就改正,“常自见己过,与道即相当”,这么一说出来,其实就是六祖教那个惠明“汝若返照,密在汝边”,六祖自己也是这么做的,不要以为是教惠明做的,他自己不做,他本来就是这么做的。

不见他人是非好恶,是以亦见亦不见。

我就是没有去“见”别人的是非好恶,其实这个“见”就是我努力管好自己,对别人还是比较宽,我不会去执着,不会去忌恨别人“是非好恶”。所以我说“亦见亦不见”,就是“亦见”的是见我自己的过错,然后我自己去改好它,“不见”的是我对别人是很宽容的,别人做错了,差不多过得去就算了,这个是我刚才回答你“亦见亦不见”的道理。

汝言亦痛亦不痛如何?

“汝言”,你说,你刚才跟我说的“亦痛亦不痛”是什么意思啊?我说神会很幸运,如果遇到我,我就再打几下,打到他怕。

汝若不痛,同其木石;

六祖这么一问,其实神会是答不出来的,所以六祖就给他分析:如果你不痛,那就同木头石头一样,那就跟无情众生一样。

若痛,则同凡夫,即起恚恨。

如果你痛了,就同一般人、凡夫一样,你痛了你内心就会生气。

汝向前见不见是二边;

你刚才问我“见不见”那是“二边”,就是著“有”著“空”,就是“二边”。

痛不痛是生灭。

“痛不痛”,“痛”是“生”,“不痛”是“灭”。“痛不痛是生灭”。

汝自性且不见,敢尔弄人?

你自己都没有明心见性,还来这里想捉弄我,“敢尔弄人”,你还敢来这里戏弄我。

神会礼拜悔谢。

神会很恭敬的,“礼”就是很有礼貌的很恭敬的;“拜”就是磕头跪拜;“悔”就是后悔,忏悔;“谢”谢罪。师父啊,真的对不起,我错了。

师又曰:汝若心迷不见,问善知识觅路

“师又曰”就是接下来六祖又跟他说, “汝若心迷不见”,那不见什么?“心迷不见”什么?不见本性。“汝若心迷不见”,其实这古文有时候是句子的整齐,其实是“汝若心迷不见本性”。“问善知识觅路”,就是要请问善知识,“觅路”,就是好像我们要找一条路,“问善知识”,就是请教善知识,寻找正确的道路,也就是寻找正确的修行方法。

汝若心悟,即自见性,依法修行。

“汝若心悟”,“汝”就是你,“若”就是如果。你如果“心悟”,你如果开悟了,为什么不说“身心悟”了?其实开悟不开悟主要是我们的“心”,其实活人是身心不二的,但是我们都知道这个起心动念主要是属于“心”的范畴。“心悟”,开悟了。“即自见性”,“即”即是,也就是你如果悟了,你自己就明心见性了,“依法修行”,依什么法啊?依正道之理修行,那怎么修行啊?其实就是行八正道啊,“依法修行”就是行八正道就对了,你们不要搞得很复杂。

汝自迷不见自心,却来问吾见与不见。

    “汝自迷不见自心”,你们可能吓一跳,这个会不会这个文字版搞错了?“见自性”还是“见自心”啊?让我来鉴别:“见自心”是对的。“常自见己过,与道即相当”,你要知道自己的起心动念是“对的还是不对的”,那如如不动的就是自性嘛。那“不思善不思恶”,“返照汝边”是哪边啊?身口意嘛,所以“见自心”,我们的自心,我们的意,心是属于意,意业清净,言行就会端正,当然意业有时候还没有绝对清净的时候,只要他有自制力,言行还是端正的。

     所以说“汝自迷不见自心”,如果悟了,你“自心”了了分明。“却来问吾见与不见”,你还来问我,你自己都不明心见性,还来问我有没有明心见性。

吾见自知,岂代汝迷?

“吾见自知”,我“见不见”,也就是说我是否明心见性,我自己知道。这句话很重要。真正大彻大悟的人,他自己是知道的。玄策说的“威音王已前即得,威音王已后,无师自悟,尽是天然外道”,其实玄策这个人他是希望玄觉大师得到六祖的印证,那么他以后去弘法利生就更有影响力,严格来说不是说一定要大德印证。如果要印证,我帮你们请一位大德的大德来印证,那就是释迦牟尼佛。我们可以以佛经来印证嘛,如果你能够通达,明白“如来真实义”,那就可以了,那《金刚经》不是说“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吗?如果你的一切境界与《金刚经》一致,那也没错啦,而且自己的行为不落边见,也就一致啦。不过那是很难很难的。其实维摩诘居士在佛经里面也没有说他请谁印证啊。我说请佛祖来印证以经论来印证,另外一个也可以请大众来印证嘛,你的行为跟佛菩萨彻底一致,你的境界就是佛菩萨的境界啦,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群众也可以印证的。不怕不识货,只怕货比货,怎么货比货啊?如果你的言行跟佛经里面的大菩萨是一致的,群众就用佛经大菩萨的智慧和德行来和你对比,如果你是一样的,那你也是菩萨。可以这两方面来印证,就是以佛经和群众。

汝若自见,亦不代吾迷。

我自己明心见性了,我自己知道,哪会代替你迷惑?你迷惑是你的事,我明心见性是我的事。我不会因为你迷惑搞得我也迷惑,不会的。

何不自知自见,乃问吾见与不见?

“何不自知自见”,就说你何不自知之明,自己没有明心见性你就来请教明心见性的人嘛,还来问我。也就是这句话其实六祖的意思是说:你这个小孩,你不知道我惠能是谁吗?你还想来戏弄我,你自己都没有明心见性,你自己不懂嘛,你如果懂了要来找我干什么?你明心见性了还来找我干什么?“自知自见”。“乃问吾见与不见”真的是找麻烦是不是啊,你为什么不自知之明啊。“自知自见”,自己了解自己啊,我们老家的一句不好听的话,叫做“尿缸里面照照自己长的什么样”,还敢来我这里搞什么。

神会再礼百余拜,求谢过愆。

    这个神会非常了不起。你们吓一跳,他怎么了不起啊?你看,他一来就那么好像就是自信心膨胀,真的是贡高我慢到极点,你这个小家伙算老几啊,才十三岁,我六祖多少岁啊,而且我是“传佛心印”,你还敢当面跟我这么辩论。

但是你看,他一听到六祖的话他很震撼,也就说这个小孩啊确实是一个是非分明的人。我从哪里看出来的?“再礼百余拜”,天哪,在那里拜了百余遍!我曾经也因为什么事情也去礼拜了一百拜还是一百二十拜吧,我都觉得很累。哇,这童子又“远来艰辛”,走那么多路来,走得累死了,还搞个了“百余拜”,我相信这个“百余拜”是拜到他自己累得不能再拜了!你看,他这个真诚心非同一般,这些人啊才会真的有这个大精进力,太厉害了,“百余拜”,大精进!他确实是很真诚。他原来还以为我的智慧也不差啊,六祖你虽然年纪那么大,“传佛心印”,我也觉得我不差啊。但是他认错之后就这么虔诚。虔诚、虔诚,而且可以说虔诚到极点。

服勤给侍,不离左右。

当时就“礼百余拜”,而且“服勤给侍,不离左右”,“服”就是服务;“勤”,我们说勤务兵嘛,就是旁边帮六祖做事打扫卫生冲茶什么。“给侍”,“侍”就是侍候,就是一直跟在六祖身边,做六祖的勤务兵,六祖有什么杂事他就做。你看这么真诚,他不是说当时三分钟热度,磕磕头明天又忘记了,拍拍屁股走了。哎呀神会确实是神会,那我这句话是不是病句?不是,神会后来确实是非常厉害。

了空居士修行养生网 ( 粤ICP备16101106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