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了空居士修行养生网

了空居士讲禅宗公案——先以定动 后以智拔

2017-1-20 18:47| 发布者: 明昌| 查看: 622|

摘要: 时间:2016年11月13日 主讲:了空居士蔡衍颛 文字整理:明菂(碧莲) 原文 摘自【五灯会元】 文公又一日白师曰:弟子军州事繁,佛法省要处,乞师一语。 师良久,公罔措。 时三平为侍者,乃敲禅床三下。 师曰:作么 ...


时间:20161113

主讲:了空居士蔡衍颛

文字整理:明菂(碧莲)

 

原文

摘自【五灯会元】

文公又一日白师曰:弟子军州事繁,佛法省要处,乞师一语。

师良久,公罔措。

时三平为侍者,乃敲禅床三下。

师曰:作么?

平曰:先以定动,后以智拔。

公乃曰:和尚门风高峻,弟子于侍者边得个入处。

 

主持:今天为大家介绍师父的老家潮汕地区两位名人,一位是唐朝的大颠大师,一位是唐朝的唐宋八大家之首韩愈,韩退之,大文豪,这两位大师发生了一些公案,我们今天节取其中一个公案,请师父来为大家讲解。

 

文公又一日白师曰:

了空居士:文公就是韩文公,韩文公,韩,就是姓韩,其实韩文公就是韩愈,他死后皇帝给他的谥号“文”,后世尊为韩文公或者叫文公,也就是韩愈。愈,是他的名,他的字就是退之,他的号就是昌黎,昌黎其实就是他家乡的名字,昌黎就是他的地方名,所以有时候人家也称他韩昌黎,古人在礼节上是很注重的,有时候就会直接叫他那个地方名吧。又一日,文公就是韩愈…又一日,就有一天,韩愈去看望大颠祖师(大颠和尚),就对大颠和尚说:

 

弟子军州事繁,

了空居士:弟子军州事繁,你看韩愈多恭敬啊,韩愈当时是我们潮州刺史,他对大颠和尚那么恭敬,自称是弟子。军州事繁,军州,就唐朝有一个时期就将天下划成多少个军州吧,也就划成多少个管理区域一样的,军州事繁,就说哎呀我这里州府这里平时事情很多,繁,就是繁杂,很多。

 

佛法省要处,乞师一语。

了空居士:就是说师父啊,佛法那么博大精深,你能不能挑最简单扼要的最精华最核心的概括成一句话,行不行?乞师一语,就是很真诚的请师父跟我概括一句。

 

师良久,

了空居士:就是大颠和尚很久没有说话,他(韩愈)问他请师父概括一句话,然后大颠和尚也没有说话,甚至会不会闭着眼睛坐在那里,我也不知道,反正就是良久没有说话。

 

公罔措。

了空居士:公,就是韩愈,也就是韩文公,罔,就是很茫然,措,就是手足无措,就坐在那里想我这句话是不是问错了,还是将师父问倒了,还是什么,就是心里很复杂很茫然嘛,觉得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

 

时三平为侍者,

了空居士:时,就是当时,那个时候。三平,是一个人的名字。为侍者,那个时候三平是大颠和尚的侍者,就在旁边侍候着他。你看很多那些师父身边都有另外一个,好像阿难就是释迦牟尼佛的侍者,是这个意思,三平为侍者,就站在大颠和尚旁边吧,侍候着他。

 

乃敲禅床三下。

了空居士:就三平看着大颠和尚坐在那里没有说话,韩愈也有点不知道该怎么办,三平就敲了禅床三下。禅床,其实应该是大颠和尚平时打坐睡觉的那张床吧,就敲了那个床三下。就表示他想要说什么或者是表示他明白了大颠和尚的意思,就敲一下引起大颠和尚的注意和韩愈的注意。

 

师曰:作么?

了空居士:大颠和尚说作么?干嘛,作么就相当于我们现在的干嘛,意思就说你明白吗?你知道吗?

 

平曰:先以定动,后以智拔。

了空居士:三平就说先以定动,后以智拔

 

公乃曰:和尚门风高峻,

了空居士:和尚,据说是印度语,翻译成中国话就是亲近师,就说师父,很恭敬地说师父——你看惠能大师也叫五祖做和尚,忍和尚。是指出家的师父——和尚,就是师父。门风高峻,师父你这个门派,风,就是风格,门风高峻,高,高不可测,高峻就好像这山又高又陡峭一样,就是说不可思议,高不可攀。哎呀,师父你这个传承这个风格很高深莫测。

 

弟子于侍者边得个入处。

了空居士:弟子,就是说我,就韩愈很恭敬的说我在你侍者这里也得到一点启发。得个入处,就是有所领悟,有所明白。刚才我说军州事繁,佛法省要处,乞师一语,那么大颠和尚就闭着眼睛没有说话——闭着眼睛是我说的——结果这个弟子三平就说出了佛法的要旨,军州事繁要怎么去面对这些呀?就“先以定动,后以智拔。”他说完,大颠和尚也没有说什么,其实没有说什么就表示大颠和尚就说他说的是对的。那么你们反过来说那大颠和尚这个人怎么不干脆呢?他弟子既然说的对,你也不说如是如是。鱼鱼,假如你是大颠和尚你会不会说如是如是?(主持:我觉得应该有一个反馈吧,不然韩愈他莫名其妙站在那里。)你才莫名其妙呢,韩愈没有莫名其妙,他说和尚门风高峻。我是说后边,就三平说了“先以定动,后以智拔。”然后大颠和尚也没说话,其实没说话就表示…我们老家有句俗话,不知你们那边有没有?我们说静静算通过。就说你问他什么他就不理你,这差不多就可以过去了,就算是同意了,就算是默许了。所以其实大颠这时也是默许,我就说大颠和尚为什么那么不爽快,也不说如是如是表扬一下三平吗?是不是?他也不表扬,只是默许。其实你们读《金刚经》,世尊对《金刚经》赞叹的那么高“一切诸佛及诸佛阿耨三藐三菩提法皆从此经出。”很厉害,这句话都说绝了。那么大颠祖师是一代大宗师,他是大彻大悟的大宗师,大颠祖师继续推上去,他的师父是谁呀?就是我们广东的石头希迁,我为什么说广东?原来石头希迁大师是广东肇庆高要人,为什么说肇庆高要呢?现在不是肇庆市和高要市?不是,高要以前是属于肇庆管的,后来才分出来,成为两个市的,所以在百度上说肇庆高要人。石头希迁后来应该是住在湖南的什么地方,马祖就在江西,湖南和江西合起来就叫江湖,这江湖的由来据说是因为这两位大宗师,一个在湖南一个在江西,很多人去那里参拜,有时候从湖南去江西,有时候又从江西去湖南,这么跑来跑去,这求道者很热闹的,所以叫走江湖,是有点意思的。石头希迁又是谁呀?石头希迁是行思的弟子,行思也是六祖的得意门徒,行思那里叫青原寺,江西的,青原行思很厉害,与南岳怀让都是齐名的,很厉害,南岳怀让他的著名的弟子叫马祖道一,你看多么厉害。这个马祖道一就跟石头希迁齐名的,当然从历史上看,就好像马祖比石头希迁名气大一点,其实石头希迁也很厉害的,而且石头希迁他座下也出了好几位大宗师,一个就是我们老家那里著名的唐大颠祖师,另外有一位就是很著名的(说)“云在青天水在瓶”的药山禅师,当然还有好几位,我一下子想不起来,大家可以查百度百科吧。马祖就是洪州门下三大士,就是南泉普愿、西堂智藏、百丈怀海,这个都响当当的很厉害。所以这个大颠祖师他是大彻大悟的人,他一言一行都是如理如法的,如果他跟他说如是如是,又怕韩愈着了法执,是有这个奥妙的。

那我们继续反过来,这则公案,我要给大家讲的就是两个事情,一个是讲“先以定动,后以智拔。”;还有就是给大家辟谣,就是说网络上有不少傻乎乎的修行人不知道是听谁在造谣,就说韩愈因为当年谏迎佛骨这个事情罪业很大,他堕落到地狱去。我跟大家说,假如我当年也跟韩愈生在同一时代,假如我也有机会能够向朝廷上表,我也会去谏迎佛骨,我了空居士坐在这里跟大家表明我的态度。其实吧,以《金刚经》来说“若以色见我,以音声求我,是人行邪道,不能见如来。”我就请释迦牟尼佛给大家做个裁判,是不是?你迎佛骨其实就是以色见如来,你不如“于此经中受持乃至四句偈等为他人说”,是不是?皇帝真的对佛祖那么恭敬,你应该好好来译经,甚至鼓励大家好好来修行。当然,迎佛骨这个你可以简单一点,不要那么太过复杂吧,是不是?所以从这点来看,韩愈是正知正见。另外,韩愈自从认识了大颠和尚之后,他被大颠和尚的智慧所折服,堂堂的潮州刺史都以弟子自居,你们也许说了空居士你很傻吧,师是什么意思?就说明这些公案是大颠祖师的弟子们后来写的吧,是不是?你要写韩愈给他磕头都好,没所谓的,韩愈也没得对证,你问我能不能对证,韩愈当年对唐大颠祖师非常恭敬,你能不能找出一个历史的非常有力的证据吗?你可能不懂,我就懂,你要知道,大颠祖师当年曾经住持我的家乡一个镇…我的家乡以前叫做潮阳县,我们的县城就叫做棉城镇,也就潮阳县县政府就设在我们家那里叫做棉城镇,离我们棉城镇有十几公里的地方叫作铜,那里有一个比较大的寺庙灵山寺,以前我们在潮阳县的时候,佛教协会就设在灵山寺,你们要知道,唐大颠祖师的舍利塔就是在灵山寺,现在还是完好无损,那个舍利塔叫做舌镜塔。有一个神奇的传说,就是说大颠祖师当年要圆寂的时候,就交待他弟子先建好这个塔——那个塔是圆形的,我有去看过,上面有一个石碑写舌镜塔——据说大颠祖师圆寂之后,他是事先安排叫他弟子建好这座塔,然后跟他弟子说好,说我圆寂之后将我的肉身就供在里面,供进去的一周年,你们就开出来看一下,然后第二个周年也开出来看一下,然后从此就不能再开,是有这个传说。据说,第一个周年,开出那个塔,弟子们惊讶的发现,祖师的肉身不见了,里面剩下一盆清水,这清水里面有一个舌头,那个舌头非常的鲜活,非常好,就泡在水里边,然后弟子们很恭敬,就将那个门又关上去了,然后第二个周年又打开那个塔来看,那盆水和那个舌头不见了,就看到里面有一面镜子,镜子里面有大颠祖师的形象,一面镜子,应该是玻璃镜,这个形象非常鲜明,弟子们觉得不可思议,然后就将这个塔又封好。据说大颠祖师在民间的影响力很大,就是那个文革期间,那些人都没有去破坏这个塔,这个塔一直是完好无损。我曾经跟知己(注:网名)去过那里,我跟知己严格来说是去了两次,一次我们高中毕业时——我的相册里曾经跟知己合影,还有跟其他同学合影,我还脱了一个衣服披在肩膀上——因为在那里有个留衣亭,在那里有四颗很大的菩提树,这个塔后来就叫作舌镜塔,就是有这个传说。那好了,继续再讲,在灵山寺的门口那里,一条通路旁边,有一个亭叫作留衣亭,就是留下衣服,这个留衣亭中间有一块石头,好像假山石一样。

据说韩愈当年被贬,“一封朝奏九重天,潮阳路八千。”是不是?“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好像据说当时韩愈被贬要来我们潮州的时候,他感慨地写了这首诗,韩愈后来在潮州这里,政治非常好,其中也将韩江的鳄鱼给打跑,灭掉了,或者有些被打跑有些被打死,为当地的老百姓做了一个很大的好事,不然,以前很多鳄鱼跑到韩江来,哎呀老百姓很多被咬伤的,去那里洗衣服什么,再说鳄鱼也会在陆上跑的,很厉害的,所以韩愈指挥好些官兵将鳄鱼打的打灭的灭赶的赶,所以有“鳄溪恶鳄退之退之”,就有这个对联。当时韩愈在潮州这里各方面做的非常好,而且据说韩愈非常重视教育,我们那边,真正的南蛮在三国应该是指云南那一带,是不是?其实我们潮州那一带古代属于很落后的,有点靠海等等,还是有点野蛮一点的,所以以前万科××说我们野蛮民族,肯定说的韩愈来之前的事情吧,其实也不是很野蛮。

(韩愈)就把这里治理得很好,结果皇帝又要诏他到朝廷去,圣旨到了,就要马上走,所以那时他要走的时候,就跑去跟大颠和尚告辞,但是那天大颠和尚正好不在,所以他也很真诚,就脱下他那个长袍挂在那个门口那里一块石头那里,所以后来因为是大颠和尚建的还是谁建的,就建了这个亭叫留衣亭,就纪念这件事情。从韩愈脱下他的长袍,留在那里给大颠和尚作纪念,就可以看得出他对大颠和尚这种感情是很深的,是不是?我们从忏悔业障的角度来说,就算韩愈有业障都被他忏悔掉了,更何况他谏迎佛骨是智慧之行。所以我在这里就借机给大家讲解一下,就辟谣,如果从三世因果来说,韩愈肯定是功德无量的,不会说有什么罪业。

那好,我们继续来讲里面两句很重的话,就“先以定动,后以智拔。”我去查过,这两句话出自《大般涅槃经》。

善男子,菩萨摩诃萨具足二法能大利益:一者、定,二者、智。善男子,如刈菅草,执急则断。菩萨摩诃萨修是二法亦复如是。善男子,如拔坚木,先以手动,后则易出;菩萨定慧亦复如是,先以定动,后以智拔。善男子,如浣垢衣,先以灰汁,后以清水,衣则鲜洁,菩萨定慧亦复如是。善男子,如先读诵,后则解义,菩萨定慧亦复如是。

 

善男子,菩萨摩诃萨具足二法能大利益:

了空居士:世尊讲经,常常称大众为善男子,当然好像《金刚经》里边曾经有说过诸比丘,好像当时全部是出家的比丘吧,如果是很多有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呀,包括还没有特别有什么信念的,只是随喜过来听听的,那对大众来说就常常说善男子善女人,那这个时候都说善男子就可能基本上都是男人吧。菩萨摩诃萨,我们望文生义来说,其实这个是两个层次,一个是菩萨,一个是摩诃萨,一个是菩萨就是说我们真心求道的,一个是发大信愿的,摩诃萨是发大信愿的。具足二法,如果你同时拥有两种法。能大利益,利,就是有好处,益也是有好处,增长什么好处,菩萨如果同时拥有两种法门那就肯定是非常好了。

 

一者、定,二者、智

了空居士:在佛经里边很多时候这个智和慧也真的是没有特别的严格的界限,当然老子在《道德经》里说“知人者智,自知者明。”也有这么说,但是其实没有特别的区别的。一者、定,二者、智。定,就是有定力,心不慌乱; 智,就是能够将事物看清楚。

 

善男子,如刈菅草,执急则断。

了空居士:刈,就是割断的意思,就是说譬如你要去割那个杂草,野草,菅草就是野草,佛祖说就好像是要去割掉那些野草一样。执急,其实是两个意思,一个是执,我们小时候看农民在割稻谷,一个手要抓住这把稻谷,一个手用镰刀这么快的拉,就断了,如果你不抓紧它,那些稻谷是软的,你拿那个刀慢慢的割慢慢的割,那就割的很慢,如果你抓紧它,因为它下面有个头,上面被你抓住就拉紧了,然后那个大刀猛的一割,急,那就是快,那么草就马上被你割断了,执急则断。

 

菩萨摩诃萨修是二法亦复如是。

了空居士:菩萨摩诃萨修是二法,就是修定修智,也就是修慧,就说你遇到什么事情,你首先这个心要定下来,当然对内是你自己的心要定下来,对外你尽可能使那个局面不要混乱。你们如果经常在外面见过事多的,有时候在一些场合,人家有什么事情起哄等等,那些会办事的人首先是不是要说哎呀大家先不要这么吵闹,安静下来,听我说听我说,很常见就这样,是不是?不会一过去就气势汹汹,不是,叫大家先安静下来,其实他首先自己的心也安定,然后也让外边这些局面安静点,然后你再用智慧认真看看可以从哪个角度来化解这个局面,所有人都是这样,所以菩萨定慧亦复如是。

 

善男子,如拔坚木,先以手动,后则易出;

了空居士:佛祖真的是深入生活,他说善男子,譬如说你要拔一条木棍,一条木棍钉在泥土里边,你要将它拔起来,先以手动,就是你要先以手去摇动它,左右前后给摇摇,摇动它,或者用个什么东西敲敲,好像我们拔铁钉常常也是左敲一下右敲一下前敲一下后敲一下,它就松掉了拔就容易。就先以手动,后则易出,你先摇动摇动,摇的松动了,然后你要拔它出来就容易了,后则易出就容易拔出来了,易,就是容易的意思。

 

菩萨定慧亦复如是,先以定动,后以智拔。

了空居士:对,菩萨的定和智其实就是配对的,不能单独来用。

 

善男子,如浣垢衣,先以灰汁,后以清水,衣则鲜洁,菩萨定慧亦复如是。

了空居士:佛祖真的很慈悲,说的很周到,他说善男子,如浣垢衣,浣,就用水洗东西,浣垢衣,就是洗脏衣服嘛,先以灰汁,灰汁,这里解释一下,古代没有洗衣粉,也许可能连这个我们叫苏打,一块一块的你们是不是叫做苏打?小苏打就可以做馒头的,普通的苏打就一块一块的,后来才有洗衣粉,古代可能连那些都没有,所以他们就是用那个灰,灰是什么?可能是我们烧木或者是烧糠,大米那些皮,烧之后产生那些灰,据说这个有点碱性,所以就将这个灰搞在水里边,将脏衣服泡进去,利用这种碱性除掉一些污垢吧。他说先以这种灰汁来泡,再以清水来洗,其实我们现在就先以洗衣粉来洗,然后再用清水来洗多一两次,就是这个意思。所以这两种要配合起来,这样衣服才洗的干净。衣则鲜洁,就鲜艳干净。菩萨定慧亦复如是,菩萨定慧就是这么配对起来,有定无慧也没用,有慧无定,那这心是乱的变成小聪明了,也不好。

 

善男子,如先读诵,后则解义,菩萨定慧亦复如是。

了空居士:就说读书吧,或者读佛经吧,你肯定要读,你一句一句读其实就看嘛,默读或出声朗读都可以,就你要读下来才知道书里边写什么,不然如果我拿一本书往桌子一摆说鱼鱼你知道里面讲什么吗?除了这本书你看过,要不然肯定不知道,你肯定要翻开说师父我看一下吧。是不是?你看了,我说里面说什么?大概是这个意思,其实说是分开,其实没办法绝对拆开的。就像六祖说的定是慧之本,慧是定之用。看起来是有分,其实没办法分,定慧是不二。

那么回头来讲,韩愈问大颠祖师说弟子军州事繁,佛法省要处,乞师一语。就说哎呀师父呀,我每天事情也很忙很多事情也很复杂,他这句话让我来说有两重的含义,一重就说我如何去处理好那么多纷繁复杂的事情?另外一个就是说师父能不能搞一个高效一点的让我能够快点领略。一个是学,一个是用,严格来说这句话让我来说就包含了学,我如何将佛法的精要一下子掌握核心,然后我又如何用这个去对治我每天那么繁忙的事务。让我来说我就宁可理解两边,我就不会说我学这个然后哎师父我那么忙,你教我一句我怎么去干才好,你没有学好,怎么能用呢?那大颠祖师是不是回答不出来?怎么坐在那里就不说话,搞的韩愈很尴尬的。不是的,大彻大悟的大宗师一切时一切处他都是不离智慧,坐在那里没有说话,当然有没有闭着眼睛我也不知道,让我来说,如果是我,我连眼睛都闭上,是不是?那更加彻底一点,不要睁开眼睛,老是瞪着韩愈也怪,瞪着其他地方也怪,让我来说我肯定是闭着眼睛的,为什么?佛家不是一个很著名的公案就是“拈花微笑”吗?灵山会上释迦牟尼佛拈花,大迦叶微笑嘛。这个是什么?就是当年不是有大梵天王问佛祖说世尊啊你有没有最上大法没有讲的,就请你讲讲嘛,他供养一朵很漂亮的花,叫做“三千大千世界成就之根,妙法莲金光明大婆罗花。”反正非常漂亮非常稀有的一朵花吧,供养释迦牟尼佛,释迦牟尼佛接过来拿在手上,然后就闭着眼睛也没有说话,大颠祖师今天也是闭着眼睛(我相信他眼睛应该是闭着的,眼睛瞪着就觉得怪怪的),其实不就又重复了灵山会上释迦牟尼佛拈花吗?那释迦牟尼佛当年拈花,没有说话,不是在向大梵天王示现最上一乘吗?佛法省要处概括一语,大颠祖师也就跟你概括了,就是跟灵山会一样嘛。那么你们可能说,大颠祖师是不是当年读了灵山公案,然后依样画葫芦,哎呀,师父好做,以后你们谁问最上一乘,你们就闭上眼睛不说话就好了,是不是?这个也不是那么好办,等下遇到类似临济义玄,或者德山,打你一棒那才麻烦,因为有些东西不能这么学的。因为在大颠祖师的公案里边有韩愈问问题,大颠祖师叩齿三下,他弟子也学着叩齿三下,结果一进来,被大颠祖师拿着棒打了出去,所以有些东西不能学的。譬如说德山去拜见灵佑大师,走过来有有有(德山说有有有),走过去没有没有(德山说无无无),然后灵佑大师不理他,哎,他等一下又放下包袱进来,灵佑大师坐在那里没有说话,他一下子将他(灵佑)翻倒,那也厉害,如果我们有时候人家问你最上一乘,你闭着眼睛,被一个人过去一下子翻倒了,那不是将屁股都摔痛了,也都有这个可能的。所以当时大颠祖师,让我来说,我就继续来勘过大颠祖师有真本事还是没本事,恰恰就是他弟子敲禅床三下,然后大颠祖师说作么,干嘛,敲床干嘛,这个也厉害,这个床不是随便敲的,然后说“先以定动,后以智拔。”他(三平)这个回答正确了,大颠祖师就没说话,这师徒之间一问一答,恰恰第一看得出大颠祖师他自己是知道的,他是圆满的,也看得出他的弟子也是开悟的,很正确。那好了,“先以定动,后以智拔”,恰恰就是刚才《大般涅槃经》里释迦牟尼佛说的具足二法嘛,那就好了,就这么简单。其实这具足二法呢,跟大颠祖师坐在那里闭着眼睛又是怎么联系呢?虽然大颠祖师知道他弟子说的是对的,但是你们可能继续钻一下牛角尖,那大颠祖师是不懂还是学一下灵山会上拈花?会不会是因为弟子答了使他触动了,哎呀,你这回答是对的,我刚才还不懂得回答,有没有这么想,鱼鱼?(主持:不会,不会)你是口头上说不会不会,那我继续问你,你为什么说不会?等一下我变大颠学着大颠的样子,你学三平,搞不好就变二平了,是不是?那你(大颠)刚才为什么不直接跟韩愈说“先以定动,后以智拔”,军州事繁,就“先以定动,后以智拔”,你跟韩愈说了就好了,你为什么不说呢?不说我就有个嫌疑,也许你大颠和尚可能不懂吧,是不是?这个很有趣吧,大家听了也是很有趣,我还请一位大宗师出来给大颠和尚印证一下,那就是六祖惠能大师,你说天啦,不要那么惊讶,六祖和大颠祖师都是唐朝时代的,你说虽是同一时代,但是差的远啦,是不是?你看,你算起来,大颠和尚是六祖的…六祖传行思,行思就传希迁,希迁就传大颠,这四代了,是不是?行思是六祖的徒弟,希迁是徒孙,那是徒弟的徒孙了,差很远了。那么六祖怎么来给他印证?其实,这个大道是不二的,我们以六祖当年在五祖那里五个何期里面抓出一个就好了嘛,“何期自性,能生万法。”只要你能够明白了法相,又回到灵山会上了,佛祖说“七佛世尊授法象然,七佛弟子传法象尔。”默而不言,这就是法相。法相的启用就是定慧圆满,不要以为大颠和尚不懂,定慧圆满就能生万法了,本自具足了。所以这么绕了一圈,大颠和尚我看得出他是大彻大悟的,三平也是大彻大悟的,韩愈也开悟了,他都明白了。所以绕这么一圈,其实吧,哎呀,讲这禅宗公案最有趣就他们都是圆满的,所以绕个圈,从这边绕过来,顺也圆逆也圆。那好,大家有什么疑惑可以提出来。

问:今天晚上我们要讲的主题就是集中在这八个字“先以定动,后以智拔。”那么联系到我们现代生活实际,就说三平也说了“先以定动,后以智拔”,韩愈明白了,但是针对我们现代人可能仅仅这八个字还不是会非常明白,那我举一个例子,譬如说蓝太阳来找师父说哎呀财务科事繁,佛法省要处讫师一语,然后师父你肯定不能闭着眼睛良久,对吧?但你也不能说八个字“先以定动,后以智拔”那肯定不行,那你肯定要跟蓝太阳好好的说一说。

了空居士:我就说认真工作也是修定修慧,因为认真工作就需要有耐心和细心,耐心是定,细心是慧。光有耐心,糊里糊涂的耐心挨日子,也不好,光有智慧卖弄小聪明,没有耐烦心也不行,那我就这么讲就好了嘛。

问:这八个字还是说了一个“先”说了一个“后”,那是否在操作中也有这样一个先后呢?

了空居士:对,看起来是有先后,其实就是说先要面对现实,然后好好地去做,打个比方,我说鱼鱼这里很脏,你想办法怎么收拾一下吧,那你肯定要走进那个房间嘛,然后你才开始收拾嘛,看起来是有点先后,好像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你要先喝进口里边,你才知道冷和暖,也确实有一点点先后,也确实是有。

问:比如说处理上下级的关系,我如何以耐心和细心去处理与上级的关系和与下属的关系呢?

了空居士:其实吧,我们要学会换位思维,有时候作领导是很难做的,你不要以为人家在你的高处,什么都能压,尤其是现代人,不是以前的奴隶社会了,不是老上海的包身工了,所以有时候也不是那么好压的,压不好,人家也会反感甚至反对呀,我就觉得一个人如果常常能够换位思维,所以先以定动,不要一件事情一来,就哎呀怎么怎么,负面情绪一大堆,那不好。

问:如果三平当时不在大颠祖师身边,那么大颠祖师还会那样许久都不说话吗?

了空居士:哎呀,你帮我想一下假如天上当年没有个太阳或者被后羿都给射下来,那我们现在日子怎么过啊?这个我就搞不懂了,因为有些东西是不能假设的。那人家俱胝禅师竖一指也有很多人开悟了,我就不知道如果三平不在身边,大颠祖师会怎么讲?因为这真的是没办法假设的。是不是?天上假如没太阳了,很幽默的,连月亮都没有了,那我们就黑乎乎的。因为这假设让我来说就没办法假设,是不是?如果我们人类当年只有一条腿,不知我们大家怎么走?如果我们只有一条腿,那我们走路怎么走,有些假设真的没办法假设的。

问:师父,所有的弟子请教您,您从来没有沉默良久不说话的,都是反复非常耐心的谆谆教导我们,是不是我们现代人对机而言,师父你不得不开口?不能沉默以待?

了空居士:如果是正面提出问题的,确实没有。你看六祖当年也没有这种沉默不说话的,佛陀一生也就搞了一次灵山会“拈花微笑”而矣,当然我不敢说我有智慧,我是告诉大家那些有大智慧的人,他们懂得观机,该沉默就沉默,该竖一指就竖一指,你说俱胝禅师不是天天竖一指吗?不一定吧,也有些时候他可能没竖吧,不可能整天竖吧,是不是?因为释迦牟尼佛也不是天天拈花嘛。如果我来说吧,我就知道我没什么智慧,所以我就不厌其烦吧,种种譬喻,种种解释吧。

问:三平祖师他为什么敲禅床三下而不是敲一下或者两下?

了空居士:这个问题问的非常好,其实这个三下,包括二十多年前,有一个习惯,二十多年前我们在饭桌上有人帮我们倒茶,常常会用两个手指头在桌子上自然就会敲三下,很少人敲一下,敲三下觉得比较温和一样,据说还有个来历的,据说用手指头敲三下,当然三平是唐朝人,我讲的是清朝人,据说乾隆皇帝当年游江南,微服私访,他有一次在吃饭的时候,大家很习惯地在朝廷要给他磕头嘛,但是在这里没有磕头,有一个大臣就用两个手指头在桌上轻轻敲三下,表示恭敬,表示磕三个头,因为在外边不能给人家知道这是皇帝嘛,所以据说后来帮人家倒茶,手指头敲三下,当然有些时候忘记了多敲几下也有表示客气敲个五六下,所以敲三下。其实不相信(你们留意下)你们很多时候有时敲什么事情的时候,譬如敲门,除非你很生气就咣咣咣就很多下,要不然就很自然的就是三下,很多时候常常是这样的,应该来说这也是一种习惯性的动作吧,让我来说,三平这样敲三下,为什么不敲一下?敲一下敲的轻,怕别人不知道,敲的重,又怕不礼貌,往往就是敲门也很多时候就敲三下,很奇怪的,让我来说,是一种约定俗成的一种习惯性的作法,因为我也觉得好像去哪里要敲门,我也不知不觉会敲三下,然后等一下又敲三下,就好像人家搬重的东西,人家说一二三,没有说一二三四,没有,那些搬重物(就喊)一二三;照像(时)也说一二三,都没有说一二三四五,等下上山打老虎了。

问:大颠和尚良久都不说话,我们好像只能看出大颠祖师的定,但看不出智吧?

了空居士:你要知道,一切大宗师,你们去看禅宗公案——所以我说我这辈子一定要用大量的时间给大家讲著名的经典和讲禅宗公案,不然我以后死了也会遗憾,不敢说以后人家不怎么懂,只是我个人遗憾,也许是执著吧——你们看南泉普愿曾经也有一个公案说夜来好风,然后有一个弟子说是什么风,一个弟子就跟他说夜来好风,然后说吹折门口一棵松,一个弟子也说吹折门口一棵松,一个就是什么松,一个就跟着他学一遍,一个就是老是反问,什么风,什么松,然后南泉普愿就感慨的说“一得一失”,其实是一个着有一个落空,那老是问什么风什么松,这是着有,一个只是你说什么就傻乎乎地跟着说一遍,这变成落空。那假如说句内心话,假如我当年在南泉普愿大师身边,那他说夜来好风,我肯定他们两个人在说话,我就不说话,然后他说吹折门口一棵松,我就马上就走了,你知道我走去哪里吗?就要赶快去处理这个事情。这就是最中道的,最正确的。你要知道师者所以传道授业解惑者也,真正为人师不是那么容易的,你要教出一位有成就的弟子也不容易,你从这大颠祖师闭着眼睛不说话,其实他第一是考验他的弟子,第二是考验韩愈,乘着这机会检查一下作业,看看三平怎么样,真正的大宗师,他是希望教出很多有成就的弟子,不是说让他老是在那里扫地倒茶,不是的,他为他们负责的。所以他这么一搞,其实他最重要还是考验一下三平,他有没有在他和韩愈之间悟到了什么事情?结果三平就明白了。你看很多禅宗公案就有很多大宗师说的一句话,或者做一个什么事,然后下面的弟子就起来,表示他明白了,然后师父才会检验他到底是明白了没有,是这个意思。百丈禅师也有一个公案,说马祖有一天就告诉大家他要到法堂还是禅堂那里讲法了,所以百丈禅师也拿了一个坐垫,跟着大家一起走到禅堂里边去,然后当马祖走上讲台的时候,百丈禅师将他的坐垫卷起来然后又离开了,接下来,马祖又从讲台上走下来也走了,离开了,大家觉得怪怪的,然后马祖就回到他自己的方丈室,一会儿百丈就来了,当然后边还有一些细节,我记得不是很清楚了。你们一般人就觉得这个百丈太没礼貌了,师父要来讲经,你不是接到通知吗,师父要来讲法要来说法吗,你也带着坐垫来了,而且就摆在那里,坐在那里等师父来,然而师父一走到讲台你又卷起坐垫走了,这个家伙到底搞什么鬼?你不来就不来嘛,也不要说来了,等一下师父还没讲你就走,气的师父都不讲了,一般人可能这么说,让我来说,这是什么意思?以《金刚经》来印证“说法者无法可说”,这是马祖从讲台上又走了,这个百丈禅师呢?“如来于燃灯佛所有所得法耶?”差不多是这个意思,但是假如百丈卷起坐垫然后又回自己房间去了(就不是这个意思),他没有,可能马祖的方丈室是离讲坛比较近,然后百丈可能等师父回去了,他就跟在师父后面,到师父方丈室到师父那里去,让师父明白他卷起坐垫走其实是明白“无一法可得”,不是没礼貌。就好像野鸭子这个事情,他被马祖捏了鼻子回去放声大哭,哎呀师父捏我鼻子痛不彻,捏的不够痛。 如果他回去不说话,那马祖也不知道他心中的见解,所以你们要知道培养一个弟子真正要培养到他大彻大悟,很难的很难的,确实师父也是要有大智慧去观机的,不是那么简单的,所以我师父当年也感慨的说了一句话“拜一位好师父难,收一个好弟子更难”。所有的大宗师都是非常慈悲的,他都是巴不得将一生所学都传给他的弟子,绝对没在说留一手,那就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什么都执著了。

问:一般我们认为定是静,而这里说定动,那如何定动呢?

了空居士:先以定动,我给大家分析,我喜欢说的比较全面,定动,首先你要定住你的心,你不要乱,然后也尽量定住外面的局面,使不要乱,我刚才举例说有些人吵架有些场合比较混乱,那些要来化解的人个个都会说哎呀大家安静,安静下来,先听我说,当然他自己也尽量使自己的心安静下来,不要乱了,然后也叫大家的心不要乱了,先以定动,所有都是这么处理的,除非是能够带一帮打手军队围起来,那就另外一个了,一般来说善意的处理的都是大家先安静下来,听我说吧,听我说。先以定动,将动的局面给定住,让它不要乱起来。

问:这个公案究竟告诉了我们什么?

了空居士:这个公案告诉我们,让我来理解就是两个方面,一个佛法是实用的,“佛法在世间,不离世间觉。”佛法不是教你避世的,是教你如何去面对现实,你看韩愈都说军州事繁,佛法省要处,乞师一语,是不是?你看韩愈也是来请教大颠祖师佛法有什么好办法来帮助我做好平时的事情,也就是佛法是实用的,而不是避世的,这是第一;第二个,是告诉我们具体怎么做?如果你今天晚上能够第一,理解佛法是帮助我们如何去面对现实,第二,你明白了以后该怎么做,嗡同修你今天晚上也就言下大悟了。

问:“先以定动,后以智拔”这八个字是不是能够成为我们每一个人为人处世的一个原则?

了空居士:对,也就是遇到事情,不要马上就风风火火,心很乱,要先冷静下来,从容镇定,然后再去面对现实嘛。

问:佛经里面没有提及到怎样去生活,还是跟实际联系不起来。

了空居士:佛经里怎么去生活?有啊,《观无量寿经》净业三福嘛,不是说“孝养父母,奉侍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嘛,是不是?你有没有孝养父母?现在父母养你呢还是你养父母?奉侍师长,你对这些长辈等等,你有没有很真诚恭敬对待他们?去听他们指点?慈心不杀,先不要说那么深。然后“受持三皈,具足众戒,不犯威仪”, 这个也不要说那么深,只要行为端正就好了,然后就“发菩提心,深信因果,读诵大乘”,这个先不要说,你首先搞个“孝养父母,奉侍师长”就好了,这个《观无量寿经》净业三福,六祖也特别说“恩则孝养父母,义则上下相怜,让则尊卑和睦,忍则众恶无喧。”有没有?佛法教的这么清楚,你还说佛法没提到。

主持:没有其他问题了,师父您还有什么要说的吗?

了空居士:还是六祖一句话,我们口上说的还是作用不大,一定要发自内心地去做,“口说心不行,如梦如幻”,要口说心行,就知行合一,行愿相应那就好了,“日用常行饶益,成道非由施钱,菩提只向心觅,何劳向外求玄。”《无相颂》里面的。

了空居士修行养生网 ( 粤ICP备16101106号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