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了空居士修行养生网

了空居士讲禅宗公案——石头与大颠(一)

2017-1-20 18:39| 发布者: 明昌| 查看: 592|

摘要: 时间:2016年12月11日 主讲:了空居士蔡衍颛 文字整理:明菂(碧莲) 原文(摘自《五灯会元》): 南岳石头希迁禅师,端州高要陈氏子。母初怀娠,不喜荤茹。师虽在孩提,不烦保母。既冠,然诺自许。乡洞獠民畏鬼神 ...

时间:20161211

主讲:了空居士蔡衍颛

文字整理:明菂(碧莲)

 

原文(摘自《五灯会元》):

南岳石头希迁禅师,端州高要陈氏子。母初怀娠,不喜荤茹。师虽在孩提,不烦保母。既冠,然诺自许。乡洞獠民畏鬼神,多淫祀,杀牛酾酒,习以为常。师辄往毁丛祠,夺牛而归,岁盈数十,乡老不能禁。后直造曹溪,得度未具戒。属祖圆寂,禀遗命谒青原,乃摄衣从之。

 

潮州灵山大颠宝通禅师,初参石头。头问:“那个是汝心?”师曰:“见言语者是。”头便喝出。经旬日,师却问:“前者既不是,除此外何者是心?”头曰:“除却扬眉瞬目,将心来。”师曰:“无心可将来。”头曰:“元来有心,何言无心?无心尽同谤。”师于言下大悟。

 

异日侍立次,头问:“汝是参禅僧?是州县白蹋僧?”师曰:“是参禅僧。”头曰:“何者是禅?”师曰:“扬眉瞬目。”头曰:“除却扬眉瞬目外,将你本来面目呈看。”师曰:“请和尚除却扬眉瞬目外鉴。”头曰:“我除竟。”师曰:“将呈了也。”头曰:“汝既将呈我心如何?”师曰:“不异和尚。”头曰:“不关汝事。”师曰:“本无物。”头曰:“汝亦无物。”师曰:“既无物,即真物。”头曰:“真物不可得,汝心见量,意旨如此,也大须护持。”师住后,学者四集。

 

大颠问:“古人云,道有道无俱是谤。请师除。”师曰:“一物亦无,除个甚么?”师却问:“并却咽喉唇吻,道将来?”颠曰:“无这个。”师曰:“若恁么,汝即得入门。

  

主持:今天公案的两位主人公都是鼎鼎大名的,都是广东人氏,一位是广东肇庆高要人氏,石头希迁大师,一位是石头希迁大师的弟子,出生于师父的老家汕头潮阳区的大颠禅师。

了空居士:大颠禅师是住在我们那边,是他呢还是他的父母是河北还是河南?

主持:大颠祖籍河南,出生于汕头潮阳。

了空居士:他出生在我们那里,那很有缘。

主持:他后来住持潮州灵山寺,又称为灵山大颠禅师。

了空居士:写是写潮州灵山,古代的潮州是覆盖面很广的,其实他是在我们潮阳的灵山,好像叫做盂镇还是哪里,离我家可能十几公里,我们以前还踩单车去,以前那个相片留衣亭(了空居士年轻时在留衣亭前拍的照片)就是了。

主持:唐代潮州的概念更广,现在潮州是小小的一个市。

了空居士:是。大颠祖师的那个塔叫做舌镜塔,到现在还完好无损,就说他圆寂之后,这个肉身就供在这个塔里边的。

主持:今天我们就请师父来开示一下这对师徒之间的一些对话,那我们先把石头希迁大师的大概的一个情况介绍下,摘自《五灯会元》有这样一段文字:

南岳石头希迁禅师,端州高要陈氏子。母初怀娠,不喜荤茹。师虽在孩提,不烦保母。既冠,然诺自许。乡洞獠民畏鬼神,多淫祀,杀牛酾酒,习以为常。师辄往毁丛祠,夺牛而归,岁盈数十,乡老不能禁。后直造曹溪,得度未具戒。属祖圆寂,禀遗命谒青原,乃摄衣从之。

 

南岳石头希迁禅师,端州高要陈氏子。

了空居士:端州、高要,都是在肇庆,以前这个高要也是属于肇庆地区的,后来又划出高要市了,端州,大名鼎鼎的端砚就是出自端州,那些砚台,那些石头就出自端州那里的西江,包公都去过肇庆,在那里做过官,那里有很多遗址。[主持:说到端砚,大名鼎鼎,文房四宝,就是宣纸、湖笔、端砚、徵墨。了空居士:徵墨是哪里?主持:徵墨是哪里我还真不知道,我知道有这样一个说法吧,毛笔我知道,湖笔,就是湖州出产,曾经看过一个记录片正宗的湖笔怎么制作的,真的是一根一根的毛用放大镜挑选出来的。]

母初怀妊,不喜荤茹.

了空居士:他妈妈怀着石头希迁的时候,初怀妊,就刚刚怀孕,不喜荤茹,荤茹其实倒过来就茹荤,含辛茹苦的茹,就不怎么喜欢吃荤的。

 

师虽在孩提,不烦保母。

了空居士:孩提,就两三岁吧,就说石头希迁他从小就很懂事,他两三岁的时候就很听话。不烦保母,保母跟我们现代的保姆有点不一样,古代有一些保母可能是乳母这样带起来的都有,当然孩提就不用吃奶了,就带小孩的那些女人吧。(主持:就说明石头希迁大师他很小的时候就很安静。我以前在托幼机构工作过一段时间,确实孩子的个体差异很大,有的孩子真的很安静的,没事也不来麻烦老师,自己能够管理好自己,有的孩子确实就比较调皮捣蛋一些。那是天性吧?了空居士:我从小也很安静,妈妈说我小时候身上会生很多水痘,慢慢大了就好了,三四岁时我大腿上还有一个没有好,我妈妈就买了一个药膏,我妈妈说药膏是我自己涂好的,我有空就自己涂。就很小就懂得自己涂,因为我从小也很安静。主持:是不是从小气质比较沉静,长大后就更能够成才呢?这有没有必然性呢?了空居士:这应该也没有,因为有些人就说小孩很老实,太安静的有些就怕他比较笨。主持:我看神会就蛮调皮的。了空居士:对。)

 

既冠,然诺自许。

了空居士:这个既冠,是不是说二十弱冠的意思呢?如果是按照儒家的二十弱冠、三十而立,那就是二十岁左右。然诺自许,然,就是答应人家事,诺,就是承诺。自许,就是以讲信用而自许,就自己认为过的去,就说我这个人在讲信用这方面是过的去的,很讲信用,自己觉得可以的。就自许,就过得去啦,就很讲信用啦。(主持:既冠,刚才百度了一下,是指古代男子行加冠礼,指已成年,一般年龄为二十岁,也可能更早。他很年轻就有很好的一个品行了。)

 

乡洞獠民畏鬼神,多淫祀。

了空居士:乡洞獠民,乡洞,让我来说就古代比较贫穷,一些乡洞都用来住的,有一些是住在乡村里边吧,獠民,獦獠吧,也就是说那些比较落后的,没什么文化素养的,荒野之处的人。(主持:上次跟随师父去肇庆,城市周围就是四面环山,我想山洞里边也许以前是居住了一些山民。)畏鬼神,就是害怕鬼神。多淫祀,这里淫的意思是过度的意思,我喜欢说《岳阳楼记》“若非淫雨霏霏,连月不开”,淫,就多,过分。多淫祀,就是他们太迷信了,很夸张的去拜神拜鬼。

 

杀牛酾酒,

了空居士:杀牛酾酒,其实古代这个牛是很宝贵的,它是一个劳动力,它帮我们耕田拉车之类,退一万步不得已,也是不能将牛杀掉的。酾酒,我们老家老人就说(祭祀)表示最恭敬的有全猪全羊,当然这全牛就更厉害了,所以杀牛酾酒,就是说杀牛,用牛啊酒啊供奉他们心目这中的这些鬼神。

 

习以为常。

了空居士:就常常是这样做的,动不动就杀牛来祭祀,表示最恭敬吧。全猪全羊都够厉害了,牛就更厉害了。

 

师辄往毁丛祠,

了空居士:师,就是石头希迁。他年轻的时候就有这个勇气,个个都怕鬼神,他就不怕,他发现村民要去杀牛去拜鬼神的时候,有时就将那些丛祠,丛,就是在丛林里边树林里边搞一点什么祠,一点小建筑,这就是哪位神哪位神,然后就要杀牛倒酒,就在那里拜,石头希迁大师,他年轻的时候就很有勇气,他很反对这么迷信,而且这么铺张浪费,而且是将重要的农民的劳动力——牛给杀了来拜神,真的是太浪费太过分了,所以他就常常将那些供鬼神的那些祠那些建筑物给摧毁掉给打掉,人家要杀牛,他将牛给抢回来,不给乡民这么搞。那么你们说石头希迁大师怎么这么厉害,人家拜关你什么事?其实不是,以前都是一个乡村一起去拜的,可以说个个都有关的,所以他走出来制止,有时候确实人家也很无奈吧。

夺牛而归,

了空居士:夺牛而归,人家要杀牛,他就将牛给拉回来,不让人家杀,看的出他从小很有勇气很有魄力。

 

岁盈数十,

了空居士:每一年这种现象可能会超过几十次以上,他不准人去拜神,将牛给抢回来,就说明他们的村民这种杀牛拜神一年都超过几十次,因为他有时他不一定会知道,差不多三天两天就要杀头牛去拜神,这太荒唐了。

 

乡老不能禁。

了空居士:就说明他很勇敢,可能也很有力气吧,很威猛吧,乡老,乡村里边那些老人吧,就是说长者吧,那些人要禁止也没办法,他不怕他们。肯定他也很有勇气和力量吧,很威严。(主持,师父您说到这里,石头希迁大师他肯定不是一个文弱书生,他身体素质很好,夺牛而归。了空居士:对,将牛给拉回来,抢回来,别人是挡不住的,就被他推开了。主持:那些乡洞獠民应该也不是一个两个,有好几个,如果大家围攻一下也蛮厉害的,这样他还敢这样去做,真的是大智大勇。了空居士:对,很厉害的。)

 

后直造曹溪,

了空居士:可能是他后来听到曹溪六祖惠能大师的大名,就觉得跟这些獠民真的是很无聊吧,干脆去拜访名师吧,有这种求道之心,造,造访,就是说去拜见六祖吧。

 

得度未具戒。

了空居士:这里度就是剃度,就是收他出家,剃度。未具戒,具戒,就是受戒律,好像五戒,具足戒等等,未具戒就是还没有给他受戒。(主持:我记得上次讲公案,我查了一下,说受具足戒一定要年满二十岁,有可能他这时候还未到二十岁,或者刚刚到二十岁,很年轻。)

 

属祖圆寂,

了空居士:这里的祖是指六祖惠能大师,属,就是正好遇到,正值。正好遇到那个时候六祖正要圆寂了。

 

禀遗命谒青原,

了空居士:禀遗命,我们上次说了,希迁就问六祖说师父你百年后我该怎么办啊?六祖就说寻思去,就是那个公案(参见了空居士讲禅宗公案——希迁寻思)。禀遗命,就说六祖叫他寻思去吧,去找行思吧。(主持:之前我们讲过这个公案,非常精彩。)

 

乃摄衣从之。

了空居士:摄衣,将衣服搞端正,其实就说他很恭敬地跟随行思大师。

主持:其实他跟青原行思大师一见面,就得到印证了,那他后面还跟随着,好像也不需要跟随着了,我觉得。

了空居士:其实吧,这个往往有时候也是一种恭敬心,或者是暂时也不知道要去哪里,机缘还没成熟,你们可能说那玄觉大师一宿觉,其实他原来是也有一个庵还是什么,他就回来了。

主持:这一段内容就是石头希迁大师最初的一段经历,我们就介绍到这里,下面我们就讲一讲师父您老家这位唐代高僧大颠禅师他参见石头希迁大师的一段对话。

 

潮州灵山大颠宝通禅师,

了空居士:宝通,是大颠祖师的俗家名字,他姓陈,叫陈宝通,出家的法号叫大颠,这些大家都知道的,不用解释。

 

初参石头。

了空居士:就是刚开始去参拜石头希迁大师,去见他。

 

头问:“那个是汝心?”

了空居士:头就石头希迁大师,问大颠说:“那个是汝心?”就是说哪个是你的心啦?你的心在哪里?

 

师曰:“见言语者是。”

了空居士:见,听见,看见都叫作见,在听你说话的这个就是我的心。

 

头便喝出。

了空居士:一般人就很沮丧,说师父呀我千里迢迢来拜见你,我答的对不对,你也不要一下子将我赶出去嘛,就觉得大宗师脾气怪怪的,其实不是,有时这么一喝,如果你懂了就懂了。那么你说师父那么好做,人家问什么,答了,你就喝出去或者是一棒打出去,天啦,这么蛮不讲理,不是的,这都是有玄机的。我们也不能这么搞,不懂不能乱搞。

 

经旬日,

了空居士:旬日,一个月分三旬,上、中、下旬,旬日,就十天。大颠禅师很认真,也在想,我这么答师父怎么将我喝出去?他可能想了十天,这些人求道之心我真的佩服,觉得这些人的求道之心的真诚别人就会说妈的,你到底懂不懂啊?会不会徒有虚名,我答的对不对,错你说个答案给我,对你不能骂我是不是?(主持:但凡有玻璃心就不行了,哪还会折腾十天。了空居士:是,马上就走了,吐口水就走了,你在这里摆什么款?)

 

师却问:“前者既不是,除此外何者是心?”

了空居士:师,就是大颠祖师,大颠就问石头希迁大师说:“前者既不是”,我原来说的见言语者即是,你说那个不对,那么除此外何者是心?他就来问,我原来说见言语者即是我的心,你将我赶出去,就说明我答的不对,那除这个外,何者是心啊?什么是心?心在哪里呀?他就来问个明白,很有求道的勇气,很难得。(主持:问这句话不用想十天吧,当场就可以问的吧?了空居士:不是,如果这样的话,就说明你要不然太厉害了,要不然太不厉害了。为什么太厉害了?就说明你刹那间就想除了这个确实没有别的了,如果说你太不厉害,就说你很鲁莽,如果你没有思想准备,就说明你很鲁莽。他回去好好地从不同侧面想心就这个样子,我还是回去跟师父问一下吧。十天就说明大颠祖师他求学是很认真的,不是随口就答对和不对。)

 

头曰:“除却扬眉瞬目,将心来。”

了空居士:头,就石头希迁,他说“除却扬眉瞬目,将心来。”扬眉,有些人说话眉毛都会一动一动的,我好像是不会。瞬目,就眼睛一眨一眨的,这个个个都会。除了眼睛和眉毛会动这种本事,也就说你会说话,会有这种表情,你除掉这些,然后你找一下你的心在哪里?将那个拿出来。

师曰:“无心可将来。”

了空居士:大颠祖师他也想的很认真,他说我们一切语言表达、表情等等,这个就是心的体现呀,如果这些语言表达、表情这种流露都没有了,哪有心呢?就没有了,除了这些就没有了。

头曰:“元来有心,何言无心?

了空居士:他(石头希迁)就说你原来说你的心就是会听话会懂得这些东西这些表情啊,现在为什么又突然被我一问又说没有了,原来你不是说有嘛,你就认为这个眼睛动来动去,眉毛动来动去,会听别人说话,看得到别人的东西,这就是心嘛。我说除掉这些,你就说没有心了。那么,这是怎么回事呀?原来说有,被我说除掉了这些,你又说没有了。那意思是这些自己在动的吗?

 

无心尽同谤。

了空居士:你说无心也是不对的。原来有心,现在又无心,我告诉你无心也不对的。

 

师于言下大悟。

了空居士:大颠祖师听完就言下大悟,原来这个心就是非有非无。用的时候有,不用的时候好像就没有了。其实就是最清净的心,要看你,它就用来看了,要听你,它就用来听了,不用看不用了,就是住在空里边了,是不是?所以刹那间就明白,这个最清净的心起用就变成扬眉瞬目,见一切言语,不用的时候就是住在空里边什么都没有,那其实还执著一个什么都没有,那个能知道空也能知道有,那个才是真正的心。

 

主持:下面是另一段对话了。

异日侍立次,

了空居士:异日侍立次,就说大颠祖师有一天站在石头希迁大师身边侍侯着。

 

头问:“汝是参禅僧?是州县白蹋僧?”

了空居士:这话就问的很幽默了,就石头希迁问大颠,你是参禅僧呢?还是州县白蹋僧呢,就是说那些到处云游,漫无目的的逛来逛去的那些游方和尚呢?你是属于哪一类呢?你是要来学习的还是在外边混日了的?

 

师曰:“是参禅僧。”

了空居士:大颠祖师就说我是参禅僧,我是专门来学习的。

 

头曰:“何者是禅?”

了空居士:石头希迁就问他什么是禅啊?你参禅你知道什么是禅吗?

 

师曰:“扬眉瞬目。”

了空居士:大颠祖师就说“扬眉瞬目。”就是说眉毛动动,眼睛能够眨眨这些就是禅。假如是我们当年遇到石头希迁大师,他问我们“是参禅僧?是州县白蹋僧?”然后又问我们什么是禅?这个也很难搞的。说明学习要很认真,要有所悟。不是混日子。(主持:这里大颠祖师说“扬眉瞬目。”也是应着上一次他们的对话。了空居士:我请出另外一个人,你就知道了,“吾有一机,瞬目视伊。若人不会,别唤沙弥。”还有“有主沙弥无主沙弥”。“扬眉瞬目。”你眉为什么会扬呢?目为什么会瞬呢?肯定是有主眉目。我这么说你就明白了吧?主持:我想问的是他是为了让石头希迁大师明白他对上一次的对答已经明白。了空居士:是的。)

 

头曰:“除却扬眉瞬目外,将你本来面目呈看。”

了空居士:除掉扬眉瞬目,扬眉瞬目背后是什么东西?本来面目。不要说扬眉瞬目,扬眉瞬目背后是什么?后边有个主宰者还是什么?

 

师曰:“请和尚除却扬眉瞬目外鉴。”

了空居士:大颠说师父请你除掉扬眉瞬目,看看怎么样啊?“他也厉害,现在是开悟了。

 

头曰:“我除竟。”

了空居士:也厉害,石头就说我除掉了,已经除好了。你觉得怎么样?哎呀,这些都机锋对答,很厉害。(主持:他说我除竟的意思是说我现在呈现在你面前的就是我的本来面目,是这个意思吗?了空居士:对,你看怎么样?我除竟了,你叫我除,那我就除了,你看看啦,看我怎么样?

 

师曰:“将呈了也。”

了空居士:大颠说,师父呀,我已将扬眉瞬目除去了,将本来面目搞给你看了。看起来这些都叫作绕舌,其实你不要看他绕舌,你也要答的对,不然一句答错了,就要喝出去。你说你除掉了,告诉大颠说我已经除掉扬眉瞬目了,除好了,那你除好就说明有个东西摆在面前了。他(大颠)也说师父你能除,我也除好了。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