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了空居士修行养生网

了空居士讲禅宗公案——石头路滑

2017-1-20 18:38| 发布者: 明昌| 查看: 451|

摘要: 时间:2016年12月18日 主讲:了空居士蔡衍颛 文字整理:明菂(碧莲) 原文(摘自《五灯会元》: 师于唐天宝初,荐之衡山南寺。寺之东有石,状如台,乃结庵其上,时号石头和尚。 上堂:“吾之法门,先佛传受。不论 ...


时间:20161218

主讲:了空居士蔡衍颛

文字整理:明菂(碧莲)

 

原文(摘自《五灯会元》:

师于唐天宝初,荐之衡山南寺。寺之东有石,状如台,乃结庵其上,时号石头和尚。

 

上堂:“吾之法门,先佛传受。不论禅定精进,唯达佛之知见。即心即佛,心佛众生,菩提烦恼,名异体一。汝等当知,自己心灵,体离断常,性非垢净。湛然圆满,凡圣齐同。应用无方,离心意识。三界六道,唯自心现。水月镜像,岂有生灭?汝能知之,无所不备。”

 

时门人道悟问:“曹溪意旨谁人得?”师曰:“会佛法人得。”曰:“师还得否?”师曰:“不得。”曰:“为甚么不得?”师曰:“我不会佛法。”

 

师问新到:“从甚么处来?”曰:“江西来。”师曰:“见马大师否?”曰:“见。”师乃指一橛柴曰:“马师何似这个?”僧无对。却回举似马祖,祖曰:“汝见橛柴大小。”曰:“没量大。”祖曰:“汝甚有力。”僧曰:“何也?”祖曰:“汝从南岳负一橛柴来,岂不是有力?”

 

邓隐峰辞师,师曰:“甚么处去?”曰:“石头去。”师曰:“石头路滑。”曰:“竿木随身,逢场作戏。”便去。才到石头,即绕禅床一匝,振锡一声。问:“是何宗旨?”石头曰:“苍天,苍天!”峰无语,却回举似师。师曰:“汝更去问,待他有答,汝便嘘两声。”峰又去,依前问。石头乃嘘两声。峰又无语,回举似师。师曰:“向汝道“石头路滑。””

 

主持:今天晚上我们继续请师父为我们来讲解一下石头希迁大师的一些公案。

了空居士:上次有同修说讲这些禅宗公案对我们有什么用啊?其实禅宗公案都是禅宗的这些大宗师平时在待人接物的一些言语。你们听我讲公案讲的多了,你们就知道这些大宗师的一切言一切行都与自性相应,也就说他们都是圆满的,你们驳不倒的。假如大家有一天也能够跟禅宗大宗师那样言行都圆满了,那人生真是游刃有余,作用是这么大。无论你是做领导,还是做员工,无论你是做老板,还是打工,你所到之处真的就圆融了,八面玲珑…我看是不止了,真的是随方就圆——这个时候八面玲珑对比起来还逊色很多,八面还总有八面之间的棱角,没那么圆吧——那个时候就圆融了,玲珑剔透了,所以很厉害。

主持:在今天开讲前,先介绍一下石头希迁大师这“石头”二字的来历吧。在《五灯会元》这本书里找到这样一句话“师于唐天宝初,荐之衡山南寺。寺之东有石,状如台,乃结庵其上,时号石头和尚。”

 

师于唐天宝初,荐之衡山南寺。

了空居士:这个天宝,是唐玄宗李隆基的第二个年号,第一个是开元,第二个是天宝。就是说是唐玄宗那个时候,荐,有人推荐吧,有人推荐到衡山,衡山,在湖南,南岳衡山,衡山南寺,那个寺就叫做南寺。其实我们家乡就有东岩、西岩、北岩就有两个,大北岩、小北岩,也是以方向这么定的,东山就有三座比较大的寺庙,一个叫东岩,一个叫大北岩,一个叫小北岩,我们家乡寺有时也叫作岩。所以南寺,我下午也有查百度,确实那里有个南寺。

寺之东有石,状如台,

了空居士:这座寺的东边有一块大石头,状如台,台就桌子,很宽很大,台,或者是戏台、平台,很大,一个平台,应该就一个平台,比桌子还大。

乃结庵其上,

了空居士:庵就是结个茅庐吧,搞一个茅棚,乃结庵其上,在上面搞一个茅棚。

时号石头和尚。

了空居士:时,就当时,号称石头和尚,就住在石头上。

主持:我看了这一句,看到他结个茅庐在里面清修吧,这是不是也是一种苦行的一种方式?

了空居士:我告诉你,真正的大宗师,他生活很简朴,但是也没有特别去搞什么苦行的,没有去特别标榜什么苦行的,没有。

主持:我在《五灯会元》石头希迁大师这一章节里面找到一段大师上堂讲的一段法语,我觉得还是蛮殊胜的,所以也把它摘录过来,请师父给大家讲解一下。

 

上堂:“吾之法门,先佛传受。   

了空居士:就说我传授的这个法门,这个修炼方法,先佛传受,就是过去的佛所传授下来的。

不论禅定精进,唯达佛之知见。

了空居士:就是不讨论禅定精进,我钻一下牛角尖:六祖就对印宗和尚说“不论禅定解脱”,这里就不论禅定精进,看来六祖和石头希迁有一点不一样,是不是?(主持:一样吧,因为他们都讲的六波罗蜜。)确实,禅定解脱,六祖对印宗和尚说的“唯论见性,不论禅定解脱。”,其实这句是省略句,“不论禅定解脱”,“不论精进忍辱”,当然你们可能会很有兴趣,“不论持戒布施”?世尊说“以戒为师”,你不论持戒,那谁敢说这句话?我告诉你这句话摆进去是可以摆进去的,如果以后人家问了空居士你所传之法?我说是“先佛所传,不论持戒布施”,那么就跟石头希迁连精进都不论了,对不对?都对,为什么?《金刚经》不是说“不住色声香味触法而行布施”“无我无人无众生无寿者修一切善法”,你看我了空居士斗胆敢说在旁边凑一下“不论持戒布施”,布施先不说吧,《金刚经》已经印证了“不住色声香味触法而布施”,所以该布施就布施,不该布施就不布施,是不是?不然就是浪费资源。那么,不论持戒,你了空居士敢说这句话,等下不怕拔舌地狱吗?不是的,我是个小凡夫,我哪有本事说这些,我请两位大宗师来给你们印证,哪两位呢?一位是南泉普愿,一个是归宗大师,一个斩蛇(参见《归宗斩蛇》公案),一个斩猫(参见《南泉斩猫》公案),你看他们如果说持戒,那不是杀生了吗?《楞严经》世尊分明说的清楚,先佛世尊第一决定清净明诲就是不杀生,你这两位大宗师是真是假?怎么一个斩蛇,一个杀猫,怎么这么做?其实那个时候该斩就要斩,那个时候该杀就要杀。我告诉你,还有另外一个打算杀生的菩萨还常常站在我们面前,那是谁?韦陀菩萨,手上那个降魔杵不是也在警告那些魔子魔孙说你们谁来扰乱我这个就砸下去的。韦陀菩萨是不是他一个人?你们体谅他吧,他发愿帮我们做护法,在那里也恐吓恐吓嘛,其实没砸下去,谁说的?无数的大菩萨都是这样,去哪里看?《楞严经》,你们去《楞严经》打一个关键词“千叶莲花(应为千叶宝莲)”,就释迦牟尼佛当时头顶放光,有十二道光,上面有一尊化佛,然后放出十二道光,每道光里面都有如恒河沙的金刚力士,有些人持杵,有些人擎山,托着一座山,相貌都非常的威猛,阿难和在座很多人都怕,你们去搜索就知道了(注:尔时世尊从肉髻中。涌百宝光。光中涌出千叶宝莲。有化如来,坐宝华中。顶放十道百宝光明。一一光明。皆遍示现十恒河沙金刚密迹,擎山持杵,遍虚空界。大众仰观,畏爱兼抱,求佛哀祐。),所以说“不论持戒布施”也说的过去,也对的。那么论什么呢?一切都是以智慧,实事求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观音菩萨够慈悲了吧,在楞严会上三十二相应入国土身,也有一个身就是大将军身,大将军在干什么?在保家卫国,上阵杀敌的嘛,大将军身都有的。那好了,所以这里石头希迁大师说“不论禅定精进”和六祖的“不论禅定解脱”,其实都是省略句,你可以“不论禅定布施”,“不论忍辱精进”,,但是就不能不论智慧,般若就不能说,不论般若就完蛋了,其实他们就是在论般若。般若其实就是自性的起用,他说“不论禅定精进,唯达佛之知见”,佛之知见以什么来体现?就是般若,你们千万就不要说了空居士你好像信口开河,六祖“不论禅定解脱”,石头希迁就“不论禅定精进”,你了空居士就“不论持戒布施”,你怕我们说漏了,你来个不论般若,那完蛋了,恰恰就是不对。唯达佛之知见,佛之知见就是般若智慧的起用,就是观照般若,文字般若,它的本体是实相般若。

即心即佛,心佛众生,菩提烦恼,名异体一。

了空居士:即心即佛,你的心跟佛的心有什么两样呢?知见立知,就是凡夫知见,知见不见,就是佛之知见。关键就是有没有妄想执著?有,就是凡夫知见,没有,就是佛之知见,这些名字它的本体其实是一样的。后边也是一样,然后心佛众生,然后就烦恼菩提,然后就名异体一,你们要知道,这个体一的一不是说有一个共同的东西,不是,这里的一不是同一个体,这个体是实相无相,没有一个东西是真正的体,它的体都是无相,不垢不净,不生不灭,不增不减,这个体就是诸法空相。

汝等当知,自己心灵,体离断常,性非垢净。

了空居士:就是在说我们的心灵体离垢净,也就是说我们的心其实对境而起用就产生了这个想法那个看法,其实在这个想法那个看法的背后是什么?就是清净的心。这清净的心,绝对的清净它就没有净和不净的执著了。所以六祖特别强调不要以为排除一切念头就是净,“起心即是妄,净心在妄中,但正无三障。是人若修道,一切尽不妨。常自见己过,与道即相当。”为什么不说常自见他过呢?就怕你戴着有色眼镜,一个人能够反思自己,发现自己的错误,就说明你这个时候你的心就比较清净了,为什么不爽快的说就清净了?不是,发现自己的错误也是有不同层次的,所以我不能一口说已经清净了,只能说比较清净了。所以这个清净的心就是看自己看别人你都能够等量齐观。

体离断常,首先来说,这个体是指哪里?是指我们的心体,心体是怎么样?心体是无相的,对境而起用,就知道有心,再通过六根对六尘产生六识,你离了六尘,你处于茫然的状态,你的心又通过意根执著了空,所以“于有离有,于空离空”,这就是我们的心的体现。我们这个心你要说有你拿不出来给我看,要说没有,他时时都在用。所以以前香严对慧寂说:“吾有一机,瞬目视伊,若人不会,别唤沙弥。”就是这个心在叫我这个沙弥走来走去,是这个意思,但是我们这个心又没有一个具体的东西,要说有嘛,拿不出一个东西来,要说没有,它时时可以起用,所以说非断非常,断者完全没有,常者完全有,这非断非常也就是非空非有,断就是属于空,断灭相,有,就是常,非断非常,就是非空非有这个意思。

湛然圆满,凡圣齐同。 

了空居士:湛然圆满,湛然,就是清清澈澈的,深不可测的圆满充满一切处,你们就不要以为又有一个东西充满虚空,就是起用的时候尽虚空,遍法界,不起用的时候你好像也找不到。凡圣齐同,不管是凡夫还是圣人,他们这个心,这个最清净的心,这个自性是一样的,齐就是没有高低,同,一样。

应用无方,离心意识。

了空居士:应用无方,就是怎么用都好,想过去想现在想未来都好。离心意识,最关键这一点,我们老是用自己的知见去猜来猜去,真正开悟的人自性起用是纯一直心,他不用特别地去思考、推敲,他一眼就知道了,没有这个心意识这个去猜想、思维、推敲等等,一眼就知道。

三界六道,唯自心现。

了空居士:三界六道,当然三界就包含了六道,六道其实就是三界,三界六道往往合起来。唯自心现,这句话大家可能觉得很奥妙,其实吧也就是说我们的心遍一切处,但是又没有一个具体的东西,所以三界看起来很大,天上地下,无边无际,其实我们的心本来就是能够遍一切处的,三界其实就是我们心中跟外界产生的种种现象,你们说这么简单吗?其实不是的,这其实是众生的共业,众生的一切共业而形成的三界,不是你一个人形成。

水月镜像,岂有生灭?

了空居士:水月镜像,这是比喻,就是月亮在天空,地下有多少水,里面就有多少月亮的影子,岂有生灭?其实这是比喻,就说月亮在空中,印出下面的这些像,你说这些像到底是有生呢还是无生呢?就是说三界六道的种种情境,就是种种因缘和合而产生的,它就是这么如梦如幻,你不能说它完全生,因为说它完全是生的,那它就也不永恒,要说它完全灭吗?它也确实是存在。是这样,所以说不生不灭就是这个意思,它不是真正的生也不是真正的灭,所以在《中论》有一首偈很出名“诸法不自生,亦不从他生,不共不无因,是故知无生。”你要说没有嘛也有,要说有他又不永恒,老是变化,就是说不生不灭这个意思,它的本性就是不生不灭。不生不灭不要理解为永恒,永恒其实是属于不生不灭里面的生。

汝能知之,无所不备。”

了空居士:就说你能够悟到这个境界,你就圆满了,无所不备。就是明心见性,见性成佛,圆满什么?你就跟三界六道浑然一体了,这就是破无明证法身,法界为身嘛。就“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能生万法。”

主持:这一段希迁大师上堂这一段法语,师父您有什么评价?

了空居士:这就是告诉我们:你的心不执著你就能够跟法界不二了,就证得永恒。永恒就是不着生不着灭,也就是《波罗蜜多心经》的究竟涅槃。谢谢大家!

主持:我对这段话的理解可能不像师父理解的这么透彻,我就感觉到一种非凡的气势,我刚才一边在听师父讲解一边就在想,这才叫大彻大悟的人的究竟的语言,他没有多一个字少一个字的,句句都是究竟圆满了,真的是很令人感慨。

了空居士:感叹之后还有妙用呢,一个人能够悟到万物同体,你到哪里去,无论你是独处还是家里还是去工作乃至去社会,你都能够找到你言行的平衡点,你任何一个位置你都能够转的过去,当然有时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真的缘不殊胜,(诸如)释迦牟尼佛马麦之报之类的,要不然饿着肚子走也算了,总的来说不是将事情处理好就是能够挨过去,要不然就能够改善一些,也就说他真正能够达到得大自在,昨天我们在幸福人生讲的那些烦恼都能化解。你们可能说希迁、六祖都是出家嘛,好过,不是的,维摩诘居士,你们去读《维摩诘经》第二品,方便品吧。

主持:××师兄请教师父:有一句话说“诸法不自生,亦不从他生”,那么六祖又说“何期自性,能生万法。”诸法不是从自性生的吗?这如何理解?

了空居士:噢,“诸法不自生”,不是说这个法它能够生出那个法,打个比方吧,我们一个种子种下地,然后就长出一棵树出来,这棵树又长出花来,开着花又结了果,不是说这棵树就是这个种子生出来的,那朵花就是这棵树长出来的,这个果子就是这朵花长出来的,不是一个生一个嘛,是不是?你看看,它的连续的点你要精确到哪一个时空点上呢?也就是佛祖很有智慧,他发现万事万物,你们看起来是连续的,但是它总是有间断的地方,好像我们物质的结构一样,不可能里面全部密到凑合在一起的,都有空间,我记得以前读物理的时候,老师曾经说一个钢铁做成的瓶,里面装了东西,假如压力到某一程度的时候,它同样会将里面的东西漏出来,压力足够高的时候,从科学的角度就是什么微观粒子之间开始有这些空隙了,它不是彻底密合的。所以大彻大悟的人确实很厉害,它们是不连续的,所以不能说从这个生到那个,“亦不从他生”,他不是自己生自己,也不能认为是从其他地方生过来,但是他继续说没有这棵树哪有这朵花呢?“不共不无因”,他们不是一个绝对的整体,但是他们不可能没有因果关系,他后边就跟你说清楚,也就说他们是相对的,不是绝对的,“不共不无因,是故知无生” ,那好了,“何期自性,能生万法”,这里的生,是相对而生,而不是绝对而生,这就是“不共不无因”,六祖这个“何期自性,能生万法”其实就是《中论》这首偈的“不共不无因”,譬如说我看到那里有一根铁钉要拔出来,那我就用手去摇摇摇,结果就被我拔出来了,那这个钉子被我拔出来这个过程,就是我看到了,然后就想到用手去摇摇摇,然后就拔出来了,但是他这之中不是绝对的连续的,他总是有一个间隙,要说他没有连续嘛,完全不共嘛也不对,有,我看到了才想到用手去摇,然后给拔出来,他们就是有种种的因缘在里边,但是他自己不是绝对的一个整体。这“何期自性,能生万法”,就是我最清净的心看到这个事情,因此我就想出了一个办法,去处理这个事情,我从看到到想出来再去落实,你看起来要说不连续嘛也连续,要说绝对连续嘛也不是,“不共不无因”就是这个道理。这个“何期自性,能生万法”其实就是“不共不无因”。不是“诸法不自生,亦不从他生”,因为那种本来就不可能的。

我真的很赞叹××同修的学习精神,我说内心话,××同修你听了我的讲解之后,你落到实处去运用,而不要再从另外一个角度去思考,落实下去,你就要开始行证了——现在叫信解——那就更好。那以后就理解的很透彻了,就如人饮水,冷暖自知。我一讲,你觉得对,你就落到实处去,这么做。,铁碟

主持:那下面我就请师父讲解发生在石头希迁大师和他弟子之间一些有趣的公案吧。我先读第一个公案吧。

 

时门人道悟问:

了空居士:时,就当时,有个门人叫做道悟,就问石头希迁大师。

“曹溪意旨谁人得?”

了空居士:祖师西来意就指达摩祖师,曹溪意旨是指六祖惠能大师,说惠能大师正法传给谁,正法眼藏,意旨,其实就是他的圆满智慧谁能得到?

师曰:“会佛法人得。”

了空居士:会佛法人得,会,我们可以从两方面来理解,一个是懂得,严格来说就用一个懂得明了就行了,明了佛法的人,懂得佛法的人就得到了六祖惠能大师的传承吧。

曰:“师还得否?”

了空居士:说师父呀你还有没有得到六祖惠能大师的意旨啊?就是有没有得到他的智慧?

师曰:“不得。”

了空居士:希迁大师说没有得到。

曰:“为甚么不得?”

了空居士:道悟就说师父你为什么没有得到?

师曰:“我不会佛法。”

了空居士:希迁大师就说我不懂得佛法。

主持:这个公案到这里就结束了。

了空居士:这个公案假如我这么一讲,大家听了就觉得没什么味道,没什么味道的意思也没什么收获。不知道同修对这一段有什么疑惑的有没有?有就打出来,没有我就给大家继续转下去,关键要转下去才有趣。“师还得否?” 希迁说“我不会佛法。”那么道悟如果继续说师父你不会佛法,你在这里住持什么寺院?说师父请便,让别人来住持吧,那怎么办?有时候可能会这样的,说你不会佛法,是不是?那么该怎么回答?就可以告诉他,世尊也说他在燃灯佛所实无一法可得,他也没有得到佛法,那么没有得到佛法,那继续反过来,那道悟说师父没有得到佛法,那释迦牟尼佛要跟燃灯佛学什么呢?就说师父呀那你当年跟行思大师学什么呢?雪峰义存也有人问他,你当时去德山那里学到什么?他说我空手去空手回,有这句话吧。那么这个时候,如果石头希迁也按照义存大师这么说法,说我没学什么,空手去空手回,那就反过来说,师父那我们以后要跟你学什么?那你就说不用学什么,那师父我就回去了,是不是?那不就搞的一团糟嘛,这个时候就不能用无这方面来回答了,你还记得西堂智藏吧,那个俗世去问径山,径山就什么都说无,问智藏大师什么都说有,一个说有一个说无,道悟如果继续说师父那你去行思大师什么都没有学,那我们要跟你学什么?到这里可能只能搞个哈哈大笑,道悟可能就很难悟了,这个时候其实就反过来以有来卡住他,(希迁说)我当时在行思那里就成就圆满智慧,就反过来。那么说师父你圆满智慧在哪里?你说你有什么不明你告诉我,我就用圆满智慧来给你回答,是不是?那么一下就卡住了,你要用有来给他回答,就好像那天我曾经斗胆也表演一下大颠被石头希迁喝出去,正好××同修在问 ,我说××同修假如你来问我被我喝出去,你会不会一路骂回去?我说你可能想了空居士你也不去想想你跟石头希迁大师比起来是十万八千里还是十万七千里都不一定,你敢这么比?我说不对,他也是个人,我也是个人啦,我哪里比他差,退一万步来说,他是大彻大悟的大宗师,大彻大悟有什么用?是不是?你们说大彻大悟就有圆满智慧,那反过来,我智慧哪里不好?哪句话说错了?那既然没说错,你暂时也觉得我好像有点圆满吧,那我将你喝出去也对,你不应该骂,是不是?就好像我们在涿州有一位同修,那个时候他问我说你敢给人家摸顶?我说六祖也给人家方便摸顶,他说他(六祖)是祖师,你是什么人?我说我是凡夫,但是我问你,六祖你说他祖师,在我看来他就是多了个衣钵而矣,假如那个衣钵当年被我捡到了,那又怎么样呢?你说衣钵不能随便捡,哎呀,我们不论衣钵吧,我和六祖都是两个人,都是一样的人,六祖有个衣钵,我还识字,六祖还不识字呢,我哪里比六祖差了,你说做祖师就有圆满智慧,圆满智慧有什么用?就是言语行为不会错,驳不倒,那我哪里错呢?你指出来,如果你指不出来,你暂时也告诉我你好像也驳不倒,那不就跟六祖也扯平了嘛,所以那天那个大德被我也差不多气死了,我说反正人家叫我摸,我就摸嘛,他说那你帮人家摸顶,人家有什么感觉?我说别人没感觉吧,因为我觉得也没什么吧,所以他一下子被我气死,这就是机锋对答,所以这个就有趣了。你们说可惜当年道悟没有继续问下去,现在帮你们表演下去。

主持:没有下文了,我想也许道悟到了这里,他就明白了,他就没再问下去。

了空居士:也许是,有空也可以搜索一下,道悟后来怎么样了。

主持:做这些大宗师也不容易,高处不胜寒。

了空居士:是你说的,人家才没有觉得高,人家是稳如泰山,哪有高。

主持:××同修关于“我不会佛法”请教师父,是不是没有学到什么就是什么都学到了?

了空居士:不是,其实他说我不会佛法,就是我不执著佛法,“法法本无法”,实无一法可得,所以说我不会。

主持:我们就继续下一个公案吧。

 

师问新到:“从甚么处来?”  

了空居士:希迁就问新来这里挂单的人,新到,就刚刚来的人,“从甚么处来?”你从哪里来呀?

曰:“江西来。”

了空居士:就说我从江西来。这里的师也是指石头希迁,江西一般就马祖那边了,

师曰:“见马大师否?”

了空居士:师,就石头希迁大师,说你有没有见过马大师。他很恭敬的,叫马祖道一叫马大师,你看行思称希迁——以前还是个沙弥——都称作子,六祖就称那些来求道的人都叫做善知识,这些开悟的人大宗师没摆架子的。

曰:“见。”

了空居士:他说我见过。

师乃指一橛柴曰:“马师何似这个?”   

了空居士:橛柴,就一段木头吧,虽然也有说草根,但其实这里我觉得应该是一段木头比较自然一点,就说马大师像不像这段木头啊?

僧无对。

了空居士:这个新到就被希迁搞的哭笑不得,说怎么可以这么得罪人的,说马师就像这段木头,那个人真的是哭笑不得,真的是无言以对,不知该怎么说。

却回举似马祖,

了空居士:意思就回去了,又回到江西去到马祖那里,应该这个人是在马祖那里学习过的,弟子也好,在那里挂单也好,还是什么参拜过马祖,他就回去举似马祖,就是将这个事情告诉了马祖,他说去到石头那里,石头说马师像不像这段木头:何似此木。

祖曰:“汝见橛柴大小。”

了空居士:马祖说你看见那段木头有大小吧?就说你看见那段木头吧,有多大呢?

曰:“没量大。”

了空居士:他就说我没有具体去量过,意思应该说也比较大了,但具体我没有量,如果很小,就说哎一点点,没量大,需要量就说明还是比较大的。就是具体我没有去量,还是比较大的。这个比较大是我猜的,但是从他的意思可以看的出,假如说很小,就一点点,很短,是比较大他才会说我具体就没有去量。

祖曰:“汝甚有力。”

了空居士:马祖就说哇你很有力气。

僧曰:“何也?”

了空居士:这个僧人就说怎么这么说,怎么说我力气很大呢。

祖曰:“汝从南岳负一橛柴来,岂不是有力?”

了空居士:马祖说你从湖南南岳那边,负,就是背,负一橛柴来,就背着一大段木头过来,你力气不是很大吗,路这么远。

主持:这个公案就到这里结束了,这个公案非常有趣,感觉隐隐之中,就是江西与湖南之间一个隔空的对决。

了空居士:其实吧,据说走江湖走江湖就从这个时候开始有的,马祖在江西,希迁在湖南,天下很多学人有时候来拜见马祖听听他在教导,有时候又跑到希迁那里去听听希迁大师的教导,后边马祖还有一个弟子叫隐峰,他也是在马祖这里学到一定程度自己觉得学的差不多也要到希迁那里去会一会,都有的,很有趣的。所以难怪我有时候出去,以前南京也有两位大德跟我论辩,北京也有一位大德跟我论辩,南京结果就他就送给我七千块钱,北京那个跟我论辩输了,他就给我磕一个头,我开玩笑磕108个,他说一心一意磕一个,我说也好,都当众磕的。还有有一次在北京也是有一位阎老师也是跟我探讨,结果他很高兴,就请我们吃饭。就很多,在网络上更多。其实吧,我们如果外行人就说,这个希迁很没有礼貌,怎么问马大师像不像这段木头?就分明在污辱别人嘛,那个僧无对,假如你去希迁大师那里他说马大师像不像这段木头,你怎么办?(主持:也是无对吧。)简单说不像就好了,就说不像,看石头希迁大师怎么说。如果你说不像,希迁大师也只能说吃茶去还是什么,其实如果这么转过来,就说明希迁大师就输他一招了。如果你说不像,那么希迁大师肯定接下来就问那马大师像什么?假如我是希迁大师,我说那马大师像什么?你说马大师就像马大师,那希迁大师该怎么说?(主持:希迁大师就呵呵大笑。)甚至喝出去,如果遇到德山一棒打过去,你怎么说马大师像马大师。那你们可能说了空居士你会钻牛角尖,假如你是那个僧人,希迁大师说你见没见过马大师?说有啊,马大师像不像这段木头?我说不像。希迁说那像什么?我说很像和尚,就说像您。那他(希迁)说为什么像?马大师也有眼睛有鼻子有嘴巴耳朵,跟你一样,一样不少,那么接下希迁大师怎么回答?他肯定就哈哈大笑,将我留下来算了。因为这句话很巧妙地压你一下,你怎么说马大师像木头呢?那你像不像木头呢?你自己看一下,是不是?这个智慧就是辩才无碍,在辩论的时候有无碍的辩才。那么这个人(僧)憋了一肚子的气,去跟马大师去诉苦也好,出一口气挑一下两个大宗师,看看你们谁有高招制服对方。没有想到马祖很幽默问他那段木头有多大,僧人说我就没有量过,应该也很大吧,马祖就说你力气太大了,僧人就说怎么力气太大了,马祖就说你从南岳背着这个木头来到我这边,这么远的路,力气不是很大吗。其实马大师这句话,如果那个人听了就言下大悟 ,其实大宗师说话他处处都是圆满的。你们看以前日本有个大师吧,他跟他的师兄弟出去外边走到一段泥泞的路,天又要黑了,正好有一个年轻的姑娘站在那里发愁,要走过这段泥泞路是不可能的,所以这个大师就很自然地说我背你过去,然后背到走完泥泞路就放下来,头也不回的走了,一路上他的师兄弟就开玩笑说哎呀你是不是看到今天那个姑娘很漂亮才去背她,他就说我都放下了,你们为什么还背着。马祖这句话其实也是异曲同工,你力气太大了,背着这个木头,其实根本就没木头,马大师一说他也楞住了。那么你说很有趣,假如你了空居士去跟马祖说,当然我不会这么说的,假如我到希迁那里,我肯定就会说不像,然后他说像谁?我就说像和尚。看他怎么搞。就说像您和尚,就像希迁,看你怎么说。你认为讽刺马大师像块木头,如果你觉得是,那你也像木头了。那你输我一招,那么,道理上我就不用回头来跟马大师说了,哎呀石头这么说,不用的,马祖也不用夸我力气大,我就不费吹灰之力回来就好了,吃几餐斋饭然后就回来就好。但是反过来,假如说这个人在马大师这里被马大师说你力气很大,从南岳背这个木头到这边来,他又无语,严格来说,马大师是要让他明白我身上根本就没有木头,我是心里执著这个事情,那么他刹那间其实如果一明白放下了,这个事情不是刹那间就化解了嘛,就可能会言下大悟了。你说了空居士你吹的太大了吧?这么容易言下大悟,历史上很多人就是这样言下大悟,譬如慧可大师,他当时在雪地站了多少个小时,那个雪都淹到膝盖这里来,后来达摩祖师睁开眼睛,(慧可)就给达摩祖师说我心不安,请师安心,达摩祖师就说将心来——当然砍掉手先不说——哎,觅心不见,达摩祖师说我帮你安好了,哎,言下大悟,你说慧可慧可,天下得几个慧可?我说得一个,你说没错了,他智慧非常好,达摩祖师都赞叹他智慧可以,所以叫做慧可。还有没有?有的。我不记得哪本佛经有记载说有一个求道的人托着两盆花去供养释迦牟尼佛,释迦牟尼佛就告诉他放下,他就放下了一盆,释迦牟尼佛说放下,他又放下了第二盆,释迦牟尼佛又说放下,他刹那间两手是空的,据说他也言下大悟。所以也许马祖说你力气很大,哎呀你不是从南岳背着大木头来到我这里嘛,马祖厉害啊,所以他不是在开玩笑,人家说字字诛讥,大宗师说话(字字珠玑)。不是希迁轻薄看不起马祖,哪会呢?他们都是六祖后边的法嗣,大宗师没有这种刻薄的做法的,没有,他是故意看他怎么回答。是不是?很有趣吧,我们延伸一下吧。不然,你读到这里也觉得意犹未尽,后边该怎么做啊?当然你们说你了空居士不是自己称一个小凡夫嘛,没错,但是下下人有上上智,要不然,你看看我这这么延伸下来,哪里有错?你们能将我驳倒吗?如果驳倒,我也无语,是不是?会不会?不会的。

主持:师父,要不我就把下一个也是发生在江湖之间的故事请师父继续讲解,然后我们再把这两个故事做一个对照吧,请师父帮我们往现实这个角度再延伸延伸。

 

邓隐峰辞师,师曰:“甚么处去?”  

了空居士:刚才我还说隐峰,你就正好说起来了。邓隐峰,你们知道,《隐峰推车》那个公案我已经讲过,隐峰大师他俗姓邓,称为邓隐峰,他原来就是在马祖那里学习的,他学到一定程度,觉得可以了,自己感觉良好,就告辞马祖,说他要走了,马祖就问他你要去哪里?

曰:“石头去。”

了空居士:隐峰说我要找石头和尚去,也就是切磋切磋,过过招,说句不好听的话就是去踢踢馆吧。你看周金刚不是挑着一担书,从四川不远千里——不远多少里我说不出来了——不是来龙潭崇信那里踢馆,自古都有的,所以在座的同修你们好好学,改天也有周金刚、邓隐峰找你们切磋都有的。隐峰就要去找石头和尚切磋,石头当时很出名,出名了就很多人来的。(主持:我们现代人有个便利,一般都网上在找,那如果感觉不对劲,大不了下个线,隐身一下。)不是,古人也不是说吵架打架的,下了线其实也就漏了陷。

师曰:“石头路滑。”

了空居士:马祖说石头路滑,也就说石头和尚很厉害的。你要小心,不要在那里摔跤了,不要在那里搞不过他了。,里

曰:“竿木随身,逢场作戏。”

了空居士:隐峰当时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也很有信心,竿木随身,竿木是什么?竿木就是人家演杂技的那些竹竿,空里 强竿木随身,逢场作戏。他的意思就说师父啊我也学的差不多吧,也有一定的本事,到那里去了我也没什么怕的,逢场作戏,等一下就怕戏做不成了。

便去。

了空居士:马祖说你这么信心那你去一下好了,没有特别阻止。

才到石头,即绕禅床一匝,振锡一声。

了空居士:就是到石头和尚那里,石头正好坐在那个坐具上吧,禅床上吧,他就绕了一圈,表示有礼貌吧,振锡一声,锡就锡杖,上面有所谓的九环,就摇着会拉拉的响,就是表示打个招呼吧。要说没礼貌也有点礼貌,要说有礼貌也没什么礼貌。隐峰觉得我也很中庸吧,也觉得自己有点水平吧。

问:“是何宗旨?”

了空居士:隐峰就问石头和尚是何宗旨:你坐在这里是干吗的?你是属于什么流派?什么法门?你到底坐在禅床这里打坐干嘛?

石头曰:“苍天,苍天!”

了空居士:石头希迁大师就说“苍天,苍天!”,你问我在这里干吗?他就说“苍天,苍天!”

峰无语,

了空居士:隐峰被他说苍天,苍天!”,就不懂得答了,无语。

却回举似师。

了空居士:他就变成长跑运动员了,江西到湖南不过据说也不是非常远,可能一两百公里差不多,不过也厉害了。他就答不出来,觉得学艺不精,答不出来又跑来找马祖了,不过也看得出来求道之心也是很精进,不辞辛苦,古人真的这种真诚心很厉害,等下我再给大家竿木随身,我也来逢场作戏演一演

师曰:“汝更去问,待他有答,汝便嘘两声。”

了空居士:马祖说你再去问他(希迁)吧,天啦几百公里,他也很真诚,师父叫他去他就去,他不说我不去了,走的腿都酸了,他真的就去了,他说你再去问他有何宗旨?如果他说苍天苍天什么,你就嘘两声,这里也看的出隐峰有点粗心,他也没说师父嘘两声是什么意思,也没有说师父那他说苍天苍天又是什么意思,不过有时候这些大宗师也时候很幽默,他有时没有跟你说,说没事你去这么做就好。

峰又去,依前问。

了空居士:如果是《水浒传》戴宗就好,日行几百里,他又去了,依前问,也是问是何宗旨。

石头乃嘘两声。

了空居士:哇,他问是何宗旨,石头希迁大师就嘘两声,哇,可能隐峰都吓呆了,这个石头希迁大师厉害,他是不是有他心通啊,怎么我在那么远,我的师父告诉我嘘两声,这两声都没听到我一问他就嘘两声,啊,他就吓愣了。

峰又无语,回举似师。

了空居士:他又无语了。又回去告诉马祖这个情境。

师曰:“向汝道石头路滑。”

了空居士:我原来就告诉你“石头路滑。”,你就偏偏要去,每次都碰了个没趣回来,是不是?

主持:这个江湖故事就到这里结束了。

了空居士:我也来学一下隐峰竿木随身,逢场作戏。当年假如是我跟着去吧,隐峰问石头希迁是何宗旨,然后石头就说苍天苍天,那么隐峰就无语了,你们可能说了空居士假如你当年跟着隐峰去,你在旁边该怎么办?那我们就哈哈大笑就好了,然后就礼拜而归就好了。那么你说石头希迁大师,隐峰问他是何宗旨,他就说苍天苍天,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其实就说天啦你都不懂,跑来这里跟我问什么呢?是不是?要来跟我过什么招?老天呀老天,你都不懂,是不是?那懂什么?其实就是无住嘛,无我相无人相无众生相无寿者相嘛,马祖叫他说等下他说什么,你就嘘两声,其实这嘘两声跟哈哈大笑是差不多的,可以说是一样的,就说哎你也知道。就好像楚圆对方会说这个“监寺知是般事便休”,开悟其实就是你平时好好做事那种状态,就是开悟的状态,监院你还要跑在这里说我不告诉你你打我,是不是?那么他后来第二天具威仪礼谢,楚圆便呵:“未在。”“未在”其实就是说你千万不要执著有开悟这种现象,真正开悟的人是连开悟都不执著,一切都是自然的流露,“未在”就是这个意思,本来我就坐在凳子上怎么说未在呢?所以你们要知道,他处处都是圆满的。他(希迁)说苍天苍天,然后第二次又过去,他嘘两下,嘘两下就是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吧,问我什么宗旨,哪有宗旨,是不是?你以为执著什么宗旨。那么你说嘘两下这不就落空了吗?其实真正的落空是连嘘两下都没有,才是落空,那么同修们,也许××同修这些年轻人也觉得很有趣的,那师父大宗师这么好做,那以后人家问什么要不然就说苍天,要不然就他嘘两下,那么好做,那小心你的手指不要给俱胝禅师给砍了,那个徒弟竖一指不就被砍了吗?是不是?不是说简单的,你要恰到好处才行,不然等一下人家就问你你像不像那个木头!你说那你了空居士谜底都说出来了,以后说不像就行了,我告诉你真正开悟的人是一切时一切处做事都驳不倒的。××同修曾经在微信上告诉我说师父你为什么每一个角落都能够搞得那么严谨,我说不是我去搞的,是自然的,我本来就是这样,自古不是说君子慎独嘛,虽然我不是君子,但是我是一个见贤思齐的人嘛。她说有一些师父就说我现在跟你们讲我都是很认真,但是平时我就放松一点,就没有那么到位了,她说这是什么意思?我说其实他根本就是不懂,骗你们的,真正有圆满智慧的人他处处是圆满的,当然你们有时会发现他有些地方不圆满,但是当你要逮住他的时候,他一下子又被他反过去了,这才叫厉害,老子说的“大成若缺,其用不蔽”,还有“大辩若讷”,那些真正会辩论的人他没有老是出门就老是在说话的,他是看准时机,该说就说,不该说就不说,墨子说的是不是,“唯其言之时也。”不是老是说的,没有的。谢谢大家!

 

主持:我就这两个故事想请问一下,一个就是隐峰禅师他两次都是无语,然后回举似师,其实这两次他都没有悟到什么,应该是这样,对吧?

了空居士:没有。他后来就老老实实在马祖那里学的,到隐峰推车那个时候就是开悟了。

主持:回头我在《五灯会元》里找一找隐峰禅师他是如何开悟的。

了空居士:对,非常好,严格来说,让我来说,是不是在推车那个时候就开悟了,马祖说我的脚伸出来就不收回去,他说师父我的车推出来就不倒回去了,然后从他的脚推过去嘛,然后马祖接下来拿出一把利斧,很锋利的斧头,然后就去那里说刚才谁推车压了我的脚,隐峰就走出来伸长了脖子,意思就说是我,马祖就呵呵大笑,就将斧头拿回去了,那么你们说这个开什么悟?不过就隐峰有点赖皮吧。哎呀,假如我拿把斧头,你们就不用怕,因为现代是法治社会,我斗胆也不敢砍人,但是马祖那个年代不一样,古代有这种封建礼教,好像说父子,父亲将儿子打死好像都不用斩头的,我记得不是很清楚,反正有这种封建礼教,师父将弟子怎么,我别的不说,那个谁不是给德山一杖打伤了,还去养伤,如果是现代人马上告到法庭去了,师父还要赔钱,甚至还要吃官司,古人没有,他很老实,他去养伤了,是不一样的,古代马祖甚至一斧头砍死了,也许也没问题的,不要说砍死,砍伤就好了,是没问题的,所以隐峰敢站出来,如果我拿把菜刀,说谁压了我的脚,你们尽管站出来就好,我菜刀不敢砍的,时代不一样了,但是当年是不一样的,真的不一样的。你看,慧可将手臂砍下来,如果现代人还可以去告,你是什么妖魔,害的我将手给砍掉了,人家说什么工伤,什么伤都有的,这个不一样,所以隐峰当时他敢站出来,意思不是说他赖皮,是他有智慧了,他明知道师父上是在考验他,他刚才那么做是没有错的,那么这个跟开悟有什么关系?真正有大智慧的人,他处理任何事情都是圆满的,马祖将脚伸出去,故意说我不抽回来,看你那里就一条小通路,那么隐峰推了一个小车这么轻轻地搬一下就过去了,其实就告诉大家有智慧的人他懂得处理事情,这件事情就不会因为一点事情就卡在那里,我们回想自己,你们多少次就搞出瓶中养鹅,什么车都不能推了等等,有一天你们跟隐峰一样开悟了,什么事情你都能够游刃有余了。谢谢大家!

 

主持:这两段里面,马祖对那位僧人好像说话带一点点嘲讽,对隐峰呢,马祖是很好的在教他,就说他对这两个把话搬过来的两位,马祖好像说话态度不一样。

了空居士:噢,我告诉你,你说嘲讽那就用你双鱼之心度马祖之腹了,你哪里看的出嘲讽,他不是说你力气很大嘛。(主持:这就是有一点点讽刺他了嘛)不是,这是开他玩笑,但这其实是告诉他观心无常嘛,不要一句话就憋到现在,其实也没什么所谓的,是你不懂得答而矣,如果当年马祖让我去,我说马大师不像这段木头,你问我像不像?我很纯真,就说不像,那不就没事了。结果希迁大师有问那像什么?我说就像和尚您,那你不就被我乘机挖了一下墙角嘛,你说像木头,那你看看你像不像木头?是不是?这句话不就被我打了一招了吗?是不是?你也不能说你这个了空居士斗胆敢来说马祖像我,我就说师父真的像啊,你也有眼睛有鼻子有耳朵有手有脚,马大师也是,不然你跟我去江西看看,是不是?怎么像木头?不像,不然师父你看看你自己像不像这块木头?马大师是像你呢还是像木头?是不是?那他不是输了我,不能说我没礼貌,我非常有礼貌,而且很巧妙地将他像木头这句话给卡住了,是不是?所以这个就是这样啦,不是讽刺,其实是最恰当了,假如马祖不是这么说你力气很大,绕一个弯,那怎么来化解他这个心结呢?隐峰嘛,也恰恰就是我向汝道“石头路滑”,叫你不要去,你要去,你两次都输了,看起来是替他惋惜,其实是让他知道自己还没开悟,好好留下来学,是这个意思。不要以为态度不一样,厚此薄彼,没有的,该厚就厚,该薄就薄,是不是?

我顺便说一句,××同修会不会觉得禅宗公案跟我们无关?其实是关系太密切了,是不是?改天如果人家说马大师像不像木头?你就懂得答了,或者以后人家说了空居士像不像那块石头?你问他像哪个石头?你说像石头希迁差不多,像路边的石头就不像了。

()  2,逢场作戏。有定再度碟尽他碟 尼个得曲个白产处处碟有么个较:啼前贷曲

了空居士修行养生网 ( 粤ICP备16101106号  

返回顶部